演出活动|舞蹈知识|舞蹈家|舞蹈评论|人物访谈|舞蹈摄影|编导日记|舞蹈视频|编导|舞蹈音乐|舞蹈家杂记

变性舞蹈家金星的传奇婚姻

2014/08/14 11:07:37 来源:北京文艺网  

  我以前说过,我不会崇拜任何人,但是如果我要崇拜谁,一定是我未来的老公,能够跟我结婚的人,就是真正能够欣赏我、明白我价值的人。能成为我老公的人,真是太有品位、太有眼光、(笑)太识货啦!

  一辈子结不止一次婚的人有很多,但是像金星这样,第一次跟女人结婚,第二次跟男人结婚的,恐怕不多见。

  2005年2月1日,舞蹈家金星与德国男友汉斯成婚,从此圆满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一生可能扮演的所有角色——女儿、恋人、母亲、妻子。

  变性舞蹈家金星

  除了在舞台上光芒四射,这位中国式现代舞创始人特立独行的个人生活也广受关注。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是全中国最大的行为艺术,我这一生都是在做一个行为艺术。这个行为艺术不是维持一天,而是一直到我死为止。我用我的生命、我的作品来做人,看社会怎么认同我,接受我。”她的变性、她的婚恋,并非刻意营造,而是个体真实的需求,她为自己的生活讨得一份自由,同时也豁达地把评说的自由交给众人。

  38年前,一枚染色体去错了地方,在自然的法则里,这是容易出现的错误,但要在社会的法则中纠正这个错误,却百倍艰难。诗人于坚对金星说:“金星,你是全中国心理最健康的一个人。”

  在飞机上遇见汉斯

  金星的德国老公汉斯,是在飞机上结识的。

  这位沉默内敛的德国高个子男人,通常只坐经济舱,恰巧那次经济舱机票售罄,才破例买了头等舱的机票,恰好坐在金星的旁边。

  不知道是眼熟还是惊艳,一旦坐定,他的眼睛就被身边这位独特的东方女子系住了,打了结似地不肯离开。金星因为随行带着宠物狗“妞妞”,怕打扰到身边的乘客,向他礼貌致歉,两人就此聊开,谈话十分投缘,临别还留了电话号码。

  金星直截了当地告诉汉斯:这个家里,孩子的地位永远是第一位的,孩子永远比你更重要。

  下飞机在机场看见一群舞蹈演员来接金星,汉斯才恍悟自己邂逅的就是在欧洲声名远播的现代舞舞蹈家金星。几天以后鼓起勇气打去电话,已是寤寐思服、君子好逑了。

  从恋爱到结婚,在金星自己的心理上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但是组建一个家庭,需要很多慎重理智的考虑,一次次地条分缕析、约法三章,为的是给孩子一个稳定、幸福的家。

  关于结婚以后住在中国还是住在德国:

  “我的事业重要?还是你的事业重要?”

  汉斯老老实实地说:“当然是你的事业重要。”

  “对于3个中国孩子的成长来说,中国重要?还是欧洲重要?”

  汉斯再次点头:“那当然是中国重要,孩子从小要学中文,打基础。”

  关于家庭地位,则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金星直截了当地告诉汉斯:这个家里,孩子的地位永远是第一位的,孩子永远比你更重要。

  汉斯完全接受了这个排行,为了给孩子创造中文环境,2005年这个热到融化的暑日里,这个严谨而温柔的老公兼老爸,到复旦大学报名学汉语去了——原先他的中文水平只限于在家追着最小的孩子叫“萧撒儿(小三儿)”。在家里,金星跟汉斯说英语,汉斯跟孩子说德语,金星和保姆跟孩子说中文,“把孩子都搞乱了!现在孩子一开口,中文里面蹦德语单词!”

  金星是个性情中人,择偶标准简单质朴:“只要身体健康心理健康,人的能力有高低,财富有多少,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的本质素质。”但是为孩子们选爸爸,她的要求是严格的,她要为孩子创造最好的成长条件,让她的孩子在爱的环境中自由成长。

  她得意自己生而具有做母亲的天分,不但换尿布无师自通,还懂得根据孩子的性格因材施教:大儿子嘟嘟懂事而且自信,讲道理只要点拨到就可以;小三儿鬼精鬼精,将来肯定是个做生意的料儿;女儿妮妮从小缺乏安全感,有点贪心,还有点小自私,而且小姑娘性格皮实,记吃不记打,需要严格管教。

  当了母亲的金星变得安静了,上海的娱乐场所,连名字都报不出几个,朋友来了不知道该带人上哪儿玩去。“我哪有那功夫呀!我是一个当妈的人啦!”

  我是一个妈

  节假日跟老公开车带孩子去公园,金星穿着牛仔裤领着孩子坐在汽车后座。车子前有穿着超短裙的年轻姑娘走过,汉斯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不自觉地把头扭了个180度。金星看在眼里,没吭声。

  第二天,金星穿着超短裙,噔噔噔下楼,汉斯眼直了,“你今天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

  金星很得意地说,“我就是想叫你知道,你昨天看的那腿,你老婆也有!”

  汉斯说,“好啊,那你以后多穿超短裙好了。”金星说:“昨天我们上公园呢,带着孩子爬上跳下的,我能那么穿吗?我是一个妈!”她太喜欢做母亲了,“我是一个妈”成了一句骄傲的口头禅。她至今记得最初抱起儿子那一瞬间里,那种浑身瘫软的感觉。在她眼里,女人有自己的事业、婚姻和子女,就是女人对自己最好的证明。

  金星的家

  偏偏有人看轻女人的这一切。

  金星开着车跟汉斯出去,几次有人凑过来艳羡:“太太你好福气呀!嫁了个老外,开好车,住好房子。”

  “啊呸——!这车是我自己买的,我老公是外国人怎么啦,他就是外国一个普通工人,我们家我挣钱!”她恨路人那副嘴脸,她骂上海笑贫不笑娼,她最看不起的就是“上海宝贝”。

  原先一个意大利男朋友来上海看她,特意带了本英文版的《上海宝贝》给她当礼物,以为这是送给东方个性美女最恰当的礼品。就为这本彻底违背自己价值观的书,金星马上提出分手。“这种品位的男人,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

  经历过3个真心爱人:得克萨斯牛仔、意大利心理医生、比利时政客,金星被朋友称为“被欧洲男人宠坏的女人”。每次恋爱,她先要开门见山地告诉对方自己原先是男人,后来变性成了女人。“事先说清楚,免得自己累。”只有能坦然接受这一事实的男人,才可能真正交往。而她不找中国男人的原因,只是“中国男人心理负担太重,很难接受我这样的。就算他自己不在意,周围的人也会用不一样的眼光看他,我也不想让别人累。”

  坐在一袭裙装打扮的金星面前,听她侃侃而谈在她眼里各国男子的印象,颇有趣致。她说,找丈夫可以找英国、德国男人,因为他们绅士、庄重又严肃,有责任感;找情人可以找法国男人,他们浪漫,细腻;而美国男人更像个大孩子,美国的动画片就生动反映了这样一个大男孩子的“灵魂”——天真的情节和结局,孩子气的对白。所以,她特别喜欢跟她的孩子们一起看美国动画片。

  转眼,金星与德国丈夫汉斯的婚姻已经五年了,而这五年来,他们五口之家的幸福生活一直是大家所羡慕和关注的话题。

  作为舞蹈家,金星是成功的,她的舞蹈在欧洲获得空前轰动,她的“金星现代舞团”每到一处,都引起“金星效应”,场场演出爆满。

  而作为妻子,金星更是与德国丈夫相夫教子,沉浸在为人妻,为人母的幸福氛围中。

  其实,再辉煌的舞台艺术,回归到生活中,金星和所有女性一样,都要经历那些琐碎细节、盐油酱醋、买洗烧……

  金星:

  汉斯跟我一直用英语交流,我和保姆跟孩子说的是中文,而汉斯则是对他们说德语。时间一久,我就发现,孩子们的中文里常常会蹦出德语单词。这可不行,我不希望孩子的语言混乱,何况他们现在生活在中国,就应该好好接受良好的中文教育。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汉斯自己也能把中文学好了。毕竟,英文交流有的时候无法替代中文里渊深的词义。

  汉斯的态度:

  碰撞结果

  为给孩子创造良好的语言环境,汉斯最终接受了妻子的意见,到复旦大学报名学汉语去了。而当老公开始正规接受中文教育后,金星也便时常改口用中文跟丈夫交流交流。一个德国汉化老公即将升级成功啦!

  关键词:棍棒下出孝子

  金星:

  三个孩子都在成长中,老二和小三都还很小,小孩子做错事的时候,有的时候你没有办法跟他讲道理,他连词汇都还没有能力完全理解,讲长篇大论是根本无效的。我受我的母亲教育影响颇深,我觉得打小孩并不是不理智的,有的时候恰恰是一种合理的方法。

  汉斯的态度:

  碰撞结果

  大道理无法说通一个又哭又闹的小调皮的时候,汉斯这个老外爸爸就索性把“武力”交给金星。一家子软硬皆施,教育效果显着!最终,汉斯默认了金星的教育方法是对的。

  关键词:从“单身”到“一家子”的转变

  金星: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彼此很多生活习惯都没有适应彼此,比如我每次有邀、有饭局、有演出、有采访的时候,我都会直接走人,跟汉斯连个招呼都不打,我当时觉得那是我工作上的事,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有关系,我干吗还得事先向你汇报清楚呀!

  汉斯的态度:

  ——他最初很不习惯我这样的态度,他觉得作为妻子,无论是工作还是私人邀请,都得跟丈夫打个招呼,告诉对方自己要去哪,去干吗。因为这样既不必让他担心,也是对他的尊重。

  碰撞结果

  金星后来感觉到,自己以往单身独来独往的习惯不能再运用到婚姻状态中去了,因为如今她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她的生活不再仅仅属于她一个人独享,她到哪都有一个亲人在牵挂着她。现在她每次需要一个人外出办事前,都会跟汉斯说一下,假如碰不到汉斯,也会先打个电话告诉他

  关键词:语言沟通和文化差异

  金星:

  有一次我跟我的几个中国朋友久违重逢,大家非常开心,有聊不完的话,汉斯当时很礼貌地主动提出请我的朋友们吃饭。由于听不大懂中国话,他很快速地吃完了饭,接着眼巴巴地看着我们边吃边聊得欢,结果他耐不下性子了,就用英文说:‘你们吃完了吗?吃完我去结帐。’结果,大家都没了食欲,也没了聊天的兴致了。

  汉斯的态度:

  ——他并不了解中国人的文化和习惯,所以他不知道他这样是非常不礼貌的,等于在赶大家快点吃完、快点走人。我等朋友走后,跟他发了一顿火。

  碰撞结果

  汉斯后来改正了这一“缺点”,以后每逢出现与妻子的朋友语言沟通不“流畅”的时候,他就自己默默地先跟服务员结帐,然后一声不吭地离开。这样既做到了大方请客,也做到了不打扰金星和她的朋友的交谈,给朋友们留下了彬彬有礼的好印象。

  关键词:爱屋及乌的赞美

  金星:

  汉斯最近两年迷上了摄影,他把家庭、孩子们的成长,拍得细致入微。有的时候翻翻家庭相册,豁然发现,孩子们正在不断成长,这真是一件奇特的事情!于是,我会赞扬他拍得不错。但是,当他受到赞扬后,他会更加迷恋这一爱好。他有想走专业摄影的倾向,我觉得他离专业摄影还有一定距离。而且,人一但把自己爱好的东西当成某种目标和任务的时候,就会搞得特别累,之前那种纯粹爱好的快乐感也会失去。

  汉斯的态度:

  ——当听到我夸奖他后,他的信心更加充足起来,他认为,受到家人的鼓励是最好的动力。所以,他特别想往他的摄影事业发展。

  碰撞结果

  汉斯尽管并没有成为职业摄影师,但如今他俨然成为了舞蹈家金星的家庭私人摄影师,他们家里的一景一致、一花一草,都摄入了汉斯的镜头下。由汉斯来拍摄、记录自己最私人的幸福生活,金星觉得既有安全感,又有亲切感,真是一举两得。

  金星说

  我以前说过,我不会崇拜任何人,但是如果我要崇拜谁,一定是我未来的老公,能够跟我结婚的人,就是真正能够欣赏我、明白我价值的人。但是,我绝对不会爱一个跟我完全一个舞蹈领域的人,我不会希望对方跟我一样,执着舞蹈、热爱舞蹈,把舞蹈当生命。否则我们的两人世界会很可怕,有太多重复、太多相同的东西叠在一起,那样,我的生活中除了工作是舞蹈之外,连我的爱情,我的吃喝拉撒也都是舞蹈了。人需要从某个空间中不断抽离出来,那样才能真正得到心灵的沉静和身体的休息。而汉斯正是我需要的那种男人,他谦让又认真,每次我首演,他都会当一名观众,坐在台下,静静欣赏我,为我鼓掌。他并不懂舞蹈,但是他懂得欣赏我。我常常说,好男人不是靠你自己去争取就一定可以争取来的,这是缘分,是老天安排的,也是你修来的福分,是老天对你的好,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而我有幸遇到了。

  汉斯的话

  她是个有独特魅力的女人,她思维敏捷,而且懂得什么是她需要的,什么是她不需要的。她坦诚,她告诉我,她把孩子放在家的第一位,然后才是我和她的舞蹈。我在德国甚至整个世界都没有再遇到像她这样独立又特别的女人,她也懂得宽容一切。这也是我愿意离开德国,放下事业跟随她来到中国的理由。

  “孩子是老天给的礼物”

  金星说自己现在的生活都是十六七岁在部队当兵时候的幻想,做一个女人、会说很多外语、周游全世界、有自己的舞蹈团、做妻子、当妈……如今金星的愿望都实现了,有了一个成立十年的舞蹈团,有一个“贤内助”德国丈夫和三个孩子,“踏实”是金星现在最大的感受,而且这种踏实是职业生活不可能给的。

  “当孩子妈”是金星最享受的过程,甚至还没结婚就成了三个孩子的妈,大儿子嘟嘟、二女儿妮妮,三儿子小三都是收养的,现在分别是9岁、7岁、6岁,结婚前金星一个人带了三个孩子和一个舞蹈团,练功的时候就把孩子放排练厅,东抱西抱,换尿布,孩子叽叽喳喳……金星不但不烦,心里还充满感激,“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现在全给我了,名义上是我收养孩子,其实是老天给我的礼物。”  金星的家很国际化,德国爸,中国妈、法国狗、上海小乌龟,三个孩子分别来自北京、重庆和东北,但在这个特殊的家庭里,却有着平常家庭都少有的坦诚、真实。对丈夫、对孩子,金星什么都不隐瞒。

  金星家里摆着一张她当兵时候的照片,孩子对妈妈身份的好奇也是从这张照片开始的,于是金星和当时才4岁的大儿子嘟嘟有了这样一段对话。“妈妈以前是小帅哥?”“对啊。妈妈做男人不合适,如果做男人就做不了你的妈妈了。”“世界真奇妙,妈妈你小时候是个小帅哥,长大就变成女人了,但我想我现在是小帅哥,我将来可能还是个小帅哥。”孩子的同学也知道金星的经历,有时会好奇地问,嘟嘟说,“你们也爱管别人家的闲事啊?把自己的事管好吧。”

  有一天金星开车带着三个孩子,5岁的嘟嘟问她,“妈妈,我们是从哪来的?”金星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一天到的这么早,那也别回避,谈吧。

  “先说谁啊?”

  “先说妮妮吧。”

  “有一个阿姨在医院生了妮妮,后来……”

  “妈妈你别说了,是不是这样的?那个阿姨生了妮妮,但阿姨家里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管不了妮妮,她就把妮妮给你了。”

  “对,那小三儿呢?”

  “我知道,有个阿姨在医院生了小三儿,但阿姨要去很远的地方,没时间管小三,就交给你了”

  “对,那你呢?”

  “我不是你生的吗?”

  “孩子,妈妈原来是男人,怎么能生孩子呢?”

  “我知道了,其实你特想生我,但你生不出来,你就找了个阿姨帮忙,把我生出来了。你谢谢她们了吗?“

  “当然。”

  金星问过儿子最爱的人是谁,儿子说,“两个人,生我的妈妈和养我的妈妈,”后来又补充一句“不要嫉妒哦。”“不嫉妒,那个阿姨如果不生你,妈妈也养不了你。”

  “老天爷不是把天分给每个人,如果你浪费的话是作孽”

  2000年金星从北京搬到上海,有人说到了上海十里洋场金星不知道要疯成什么样子,恰恰错了,她把夜生活全部推掉,早上6点半起床,晚上11点半睡觉,早饭晚饭一定和孩子一起吃。“自己做饭?下辈子吧,我还是不逞能了”,现在孩子一上街看到锅碗瓢盆喊“阿姨”,看到珠宝喊“妈妈”,金星说,“儿子,好眼力!”

  汉斯是一个细心的人,他天天记录孩子们的精彩语录,有一天大儿子嘟嘟的一句话让金星夫妇特别感动。嘟嘟看到神笔马良的故事,他问汉斯如果有神笔想要什么东西,汉斯说,要画很多玩具给小朋友,小三儿说要画很多钱买PSP,嘟嘟说:“我要把死去的小朋友都画回来,他们的爸爸妈妈就不难受了。”因为前两天嘟嘟刚刚在电视上看到被拐儿童父母痛哭的新闻。

  嘟嘟太善良,每次在剧场一看到金星跳独舞转身就走,演员跳群舞的时候就回来,因为他不忍心看妈妈那么孤独地站在舞台上,他眼中的妈妈是他最信任、最开心的人。嘟嘟的学习成绩不好,在班上是倒数第二,倒数第一的是个智力发育迟缓的女孩子,她的父母还是坚持把她放在普通小学,嘟嘟每天帮她整理书包,放学的时候牵着她的手送到她父母面前,所有同学都笑话他,金星说,“儿子,挺好的,妈妈不要100分,就要65分,但你还要照顾那个小同学。”

  排名靠后遭同学笑话,嘟嘟不怕,因为金星拿游泳教育孩子,“60分以上就像头露出水面可以喘气,60分以下就要憋气,妈妈要求不高,你露出水面慢慢游就行了,如果可能就游快一点。”嘟嘟明白了,写作业很自觉很认真。

  让金星最安心的是女儿妮妮,她现在在北京和姥姥一起生活,典型的北京小妞,一口京腔,回上海她会纠正其他两个孩子的普通话,“我妈是朝鲜族女人,把女儿调教的跟小长今似的,7岁的妮妮现在会织平针毛衣、会包饺子、会刷碗,回到上海帮我照顾哥哥弟弟。”金星特自豪。

  金星夫妇教育孩子什么事情都不要抢,但他们从不担心孩子没有竞争力,“这三个孩子从小跟我到世界各地,嘟嘟五岁就跟着爸爸到香格里拉爬上4000多米的玉龙雪山。有一次我带他们去听音乐会,儿子问我下半场有几个曲子,我说一个,一个乐章演奏完了,他看看我说,"妈妈,你骗我",我说,"没有啊,一个曲子 5个乐章啊"。”

  金星深感现在一个孩子太可怜了,“我带三个孩子去公园玩,别的孩子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他们三个只有一个玩具,一人玩一会,别的孩子抱一大堆玩具却一脸茫然,没人跟他抢。小三从头到脚没一件新衣服,都是穿哥哥剩下的衣服,孩子无所谓,给孩子穿什么是大人的心理,孩子只要暖和就行”。

  孩子是金星生活的充电器,舞团则是事业的充电器,金星舞蹈团走到今天已经十年,金星说天天都有放弃的理由,但放弃是一句话,坚持却是一辈子,“老天爷不是把天分给每个人,如果你浪费的话是作孽。”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