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活动|舞蹈知识|舞蹈家|舞蹈评论|人物访谈|舞蹈摄影|编导日记|舞蹈视频|编导|舞蹈音乐|舞蹈家杂记

李楠、邵俊婷——我眼中不一样的她/他

2016/06/03 09:42:45 来源:舞蹈剧场微信公众号  作者:张昊 陈伟科
04年,在邵俊婷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她和李楠相遇,但彼此之间并没有那种一见钟情的情愫,在邵俊婷进入青年舞团后,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与配合,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对彼此产生了微乎的情感,经过“发酵”,便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

李楠 邵俊婷.jpg
图片摄影:高天 张曦丹

  李楠


  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舞者;第六届全国舞蹈大赛表演金奖等;代表作品:《七步》《情殇》等。


  邵俊婷


  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舞者;全国桃李杯舞蹈比赛“金奖”、CCTV电视舞蹈大赛“金奖”等;代表作品:《江枫渔火》《爱莲说》《洛神赋》《情缘》等。


  04年,在邵俊婷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她和李楠相遇,但彼此之间并没有那种一见钟情的情愫,在邵俊婷进入青年舞团后,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与配合,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对彼此产生了微乎的情感,经过“发酵”,便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现在的他们,也会在生活上经历一些磨合与争吵,但彼此之间从未出现过任何猜想,只要观点一致的都会共同完成、共同鼓励。对于舞蹈艺术,两个人各自取长补短,共同成长、共同进步。


  让我们一起带着这份奇妙的情感,跟着“舞蹈剧场——舞蹈人”的脚步,一同去看看他们对舞蹈的热爱,同时也去探寻——他们眼中不一样的她/他。


  邵俊婷:作品《爱莲说》让我“成名”,同时也让我成长!在广东舞校的时候我就比较偏爱中国古典舞,之后便毅然而然地决定选择中国古典舞表演作为自己的大学专业方向,而《爱莲说》便在这个时期孕育而成,并家喻户晓。为什么说它让我成长?主要由两个因素构成:表演这个作品,首先让我感受到了它的意境---这是表达一个传统的女性形象,一个像莲花一样具有高洁品格的女性形象,以中国古典舞为载体,表现出一种清新高洁的气质。在《爱莲说》的动作语汇中,那种拧、倾、圆、曲、三道弯、S线,看似妖娆,但却表现出莲花高洁的一种形象,出淤泥而不染。另外,《爱莲说》通过“桃李杯”这个平台展示了一个优秀的教学成果,它并没有与中国古典舞课堂训练脱离,相反,它寻找到了一个更加形象化的肢体语言来表现作品中想要表达的含义,例如简单的“兰花指”,我需要用不同的形式去表现“花”,那么,这个时候就有可能让它产生一定的“变化”。因此,在感受这种不断的变化中,让我不断地成长。


  李楠:我眼中不一样的《爱莲说》


  站在观众的角度,我们可以先从它的创作背景谈谈它的独特之处。邵俊婷及作品的编导赵老师都是从广东过来的,虽然中国古典舞是李正一及唐满城等前辈创立和推广出去的,但是广东区域的中国古典舞与北京舞蹈学院在表现形式上稍有不同。首先是地域文化的差异性,广东地区属于沿海城市,接触外界的机会要多于内陆地区,深受外界如香港、澳门等城市文化的影响。因此,就真正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古典舞而言,到了广东是有一点点变化的,而这一点点变化肯定会在作品的创作与表演上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包括他们的中国古典舞教学和舞蹈学院的中国古典舞教学也不太一样。这个不一样主要是表现在力道和呼吸的控制上,舞蹈学院讲究传统的,而广东那边(或其它地区)则会有变化一些。《爱莲说》是为了参加“桃李杯”而编创的,我个人认为这个作品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对于中国古典舞的不同认识。但是它在气韵上,却把中国古典舞的元素动作拔高了。这个节目的出现我觉得是一个必然也是一个偶然。我听说最初它叫《荷花赋》,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理解没什么问题,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就是比较俗。《爱莲说》这个名字是之后从诗词中提炼而来。通过这个名字,一下就提高了作品的文化内涵。如果说《荷花赋》还是沉浸在一个传统的中国古典舞创作氛围中,那么《爱莲说》则是对作品文化与学术层面的提升。


  邵俊婷:《爱莲说》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种超越提升


  这个节目在我目前的表演经历中表演次数最多,也得到观众的好评,其中的人物形象在我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超越,是一个新的高度。当然,我也尝试了更多的表演题材,比如说《唐婉》、《洛神赋》、《长恨歌》等。当我在表演其他人物形象的时候,遇到的一切都让我更加成长,我觉得我的身体和对于舞剧的把握又是一个成熟的进步。 ?


  李楠:突破不是标新立异,而是要看时机


  我觉得舞蹈表演或者舞蹈创作的“突破”仅限于他“自己”或者“我”。或许大家会看腻一个作品,总觉得应该创新才能迎合观众的口味,但是我觉得如果这样想的话,就需要做太多的所谓的“突破”,最后往往忘记最为关键的基础。所以“突破”是必须达到一个修养高度之后的,并且抓住时机,在对的时间里做对的事情。


  李楠:邵俊婷在表演上是在“当众孤独”


  我也是做了这么多年的演员,我会有一些定式思维,我在看这个节目的时候,首先我从她的表演可以感受到她真的达到了那个“自娱”境界,有句话叫做“当众孤独”。我觉得这是从初学者到高级的必经之路,你先做到“当众孤独”,你才能把自己放到那个大环境里,感同身受。那我为什么要强调我主观的态度?因为我曾经挺怯场的。你知道吗?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出来的孩子都很刻苦,很老实。长期下来,老师教你模仿完后还是接着模仿,就不会从一个学生变成一个演员,那么顺理,我就特别能感受到她那当众孤独的享受,这是她作为演员最可贵的地方,她早就有这种感悟,因此她的悟性比谁都要高。


  邵俊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更加享受舞蹈这种状态,并一步步走向巅峰


  跳舞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我享受的永远只是为了跳舞而跳舞,我其实更享受跳舞这个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对舞蹈的认识也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我们的认知也在提高。而现在的我更能感受舞蹈的过程,舞蹈的韵味,舞蹈的快乐,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达到的。同时,现在的我作为一个母亲,如果让我在舞台上扮演母亲的角色,我可能比之前在舞蹈表演中更加生动形象地表现所要的人物形象。


  邵俊婷:舞蹈表演不仅要靠窍门,更多的是悟性


  在教学的过程中,我会用最直接的形体动作去教学生,言传身教,注重表演元素,舞蹈用肢体配合心灵的舞动,舞蹈精髓终归还是要靠他们的悟性和经验,只能说教给他们这些小窍门之后,能融会贯通的就会稍微好一点,表演终归还是要经历实战,才能达到一种高度。这东西没有办法,经验不能靠学,只有在表演中尝试失败,才能从失败中觉醒。


  李楠:我更加注重舞蹈表演时的投入,多一份真性情


  我比较喜欢地方上的舞蹈演员,他们在表演上很投入,倾情投入,不怕失败。地方演员的训练在规格上肯定不如北京舞蹈学院,而舞蹈学院在长时间的研磨、规范和要求中,表演里最重要的真诚缺少了,而地方上的演员在掌握“能力”以后,虽然没有规范性可讲,但是善于学习和模仿。北京舞蹈学院经过专业化的训练之后,往往少了“真性情”,容易失去自我。


  “邵俊婷:进了舞蹈学院后,相比中专的享受舞蹈,多了一份压力中专的时候不是为了表演而表演,而是享受舞台的感觉,但是到了舞蹈学院,无形的压力变多了,你承担的是整个舞蹈学院的舞蹈展示成果,虽然此时的阅历修养也有了提升,但相对于中专时期,我觉得那时候只是为了一份快乐,一份身心的享受。


  邵俊婷:每一个古典舞舞者都需要沉淀磨砺才能有所成绩,并保持良好的艺术心态


  每个中国古典舞爱好者都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沉淀,在这个噪杂的社会中,有多少人为了功名,为了一份所谓的“荣誉”,而逼迫着自己,违背自己的初心活着。舞者,特别是跳中国古典舞,更要沉淀,无论环境有多艰难,在困难中发展进步,虽然生命总有一天会终结,但是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严格要求自己就行,舞蹈主要是心态: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邵俊婷:一个优秀的舞蹈演员要有良好的学习状态


  进入舞蹈团体并不仅仅是为了享受,更重要的是学习心态。动作富有张力,更加多元化,当然,还得需要有一定的悟性,一方面是天性,另外一方面是后天的努力培养,这时候,身为舞者,就需要大量地观察生活,然后调动内心的小宇宙。


  “李楠:以自身而言,表演是“多方面”的小的时候对于“就业”并不是十分的敏感,学舞蹈只是当时家里面的期望,希望我们加入到舞蹈的行列,最后因为条件适合,让我们选择了舞蹈专业。以自身的感受而言,在大学期间,我比较喜欢古典舞的表演方式,相对于民间舞或其他舞种较为“内敛”,也适合自身的一个身体素质。如果始终从事的中国古典舞专业,我只需要把中国古典舞的精髓留住就行。但是进入青年舞团后,需要接触不同类型的舞蹈,例如《春之祭》的排练,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身体是自由的,舞蹈表演也是多方面的,而且思维需要转换得很快。


  李楠:表演应该把问题“带出去”,然后再把问题“带回来”


  在以前的时候,我经常出去外面跟一些地方导演或者名导演排练作品和演出,这个时候,我就会将一些自身所不能解答的问题给“带出去”,经过与他们的交流和磨合学习,我再把这些东西“带回来”给我现在的工作岗位,我就会使自己在舞蹈表演或者是舞蹈创编上进步。


  “李楠:学生应该善于与他人交流,在不同领域不断进步现在的学生不太愿意与人交流,有太多的心事自己内部消化,自己思来想去可能得出的结果会更差,我特别想给现在的学生一些建议:在脚踏实地学习和生活的同时,应当学会与不同的人交流,有机会使用社交的办法与自己爱好方面的人士建立一个长时间的交流,这样子就能使自己在这个领域上不断进步。


  李楠、邵俊婷:青年舞团,是我们的精神寄托!


  作为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中国最顶尖的舞蹈团体,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顶尖的舞蹈家,但是作为舞团的我们,我们更希望在日后的将来,能够一起将舞蹈这门艺术在表演的认知和感知上“走”出去,更多的以团队的形式将更好的演出及作品“呈现”在观众的视野。


  后记:


  关于李楠和邵俊婷,有的人说他们是两个理想主义者的结合,但他们却认为自己不是。理想主义只是一种概念层面的东西,在他们身上我们却看到了一种有憧憬有远见,抓住自己的优点勇敢尝试,总结经验,不怕失败,在人生的低谷重整旗鼓,完成理想的进行时。


  作为舞者,他们的态度映衬着他们心灵的状态,这种状态在表演的过程中已经通过他们在舞台上所刻画的人物体现。他们在乎的是作品表演过后观众的反响和自己的反思,这也是他们的理想。当然,这种状态也是所有舞者的理想。并且不会被社会的现实所泯灭。


  祝福这对为舞蹈而结合的青年人!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