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宋鲁郑:五毛钱引发的法国黄色革命

2018/12/05 15:34:48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宋鲁郑
   
当法国由于微调柴油价——仅仅0 065欧元(约值人民币0 5元)就引发席卷全国、以打砸烧为特征的黄马甲运动时,就不由得大大一哂。

  我在法国近二十年,每次这个国家在世界上闹出动静不外乎两种事:要么是恐怖袭击,要么大规模的政治暴力。所以当法国由于微调柴油价——仅仅0.065欧元(约值人民币0.5元)就引发席卷全国、以打砸烧为特征的黄马甲运动时,就不由得大大一哂。


  在西方国家,民众不满政府而走向街头是家常便饭。但象黄马甲这样动辄就演变成激情四射的暴力行为还真是非法国莫属。警察和示威者打作一团,躺着中枪、遍体鳞伤的各种商店比比皆是。


  著名的旅游圣地香街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既有白烟也有黑烟。白烟是催泪瓦斯,黑烟是抗议者点燃和回击的武器,中间自然还夹杂着(警方的)水柱和(抗议者的)石头瓦块、闪光弹、燃烧弹。真是火光与浓烟齐飞,水弹共长天一色。


blob.png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最为搞笑的竟然是有示威者高举红色、写有极为醒目中文的大旗:上书“中国工农红军”六个大字。显然在抗议者看来,这不是普通的社会矛盾,而是“阶级斗争”。所以出现“让我们杀死资产阶级”如此暴力和革命的口号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不过法国政府肯定不会把它当作有外部势力干预的证据,哈哈。


  一谈起法国政治,世人往往都笑曰:这个民族喜欢革命憎恶改革。确实,法国的历史就和过山车一样剧烈动荡起伏,从大革命开始到现在就已经出现五个共和、两次帝制、两次复辟、一次君主立宪,还有一个短暂的巴黎公社。


  这种政治现象自然和法兰西民族浪漫和缺乏耐心的国民性密切相关。革命显得如此立竿见影,快意恩仇,而改革的复杂性、琐碎性、慢腾腾往往令法国人急切切地拍案而起,把桌子掀翻。所以,在法国即使搞改革都是革命式的。


  这一次正在法国上演的轰轰烈烈的黄马甲运动,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这种“国民性”的体现。以致于法新社也认为巴黎香街感觉就像是爆发了革命。


  当然国民性不是个筐,不是什么都能往里装。这次突发的狂飙运动还是有许多不同寻常的看点,耐人寻味。


  众所周知,浪漫主义的法国向来崇尚价值观,对其他国家总觉的自己高人一等,就是对美国也一向颇为看不起,视之为金钱买掉一切的国家,包括它的民主也是充满铜臭。所以这一次微不足道的柴油涨价竟然能引发这样的政治乱局,确实出乎意料。


  因为马克龙深谙法国人的弱点,涨价也是以价值观为包装、打着拯救世界的旗号:履行《巴黎气候协定》,减碳减排、发展低碳经济。不料这一次法国人并不买账,以超乎想象的程度和激烈手段进行回应。


  马克龙显然也没有料到这样的局面,回应左右摇摆。一方面说民众有抗议的权力,表示对他们的理解和宽容,另一方面说制订好的政策不会轻易修改,形同再度激怒。


  马克龙的失误不仅仅在于以为包装成高大上的价值观就能打到民众的软肋,从而令百姓不便反对而吞下去,更大的失误在于他上任以来搞过一系列改革,比如针对国营铁路等等,都超出想象的顺利过关,被顺境冲昏头脑的他这一次显然过于自信了。


  不错,他上任之初的改革进展很顺利——都超出我的预测。原因一是法国深陷困境,危机重重,确实需要改革,这一点社会上总算罕见的有了有共识。二是他的改革都是针对部分群体,比如国营铁路。而且民众对这个群体享有的特权早就怨声载道,所以并没有掀起多大风浪。


  但这一次不同,柴油涨价影响的面非常大,说全国都受影响也不为过。更重要的是柴油不仅便宜,柴油车耗油还低,是绝大多数普通民众的首选,特别是低收入者。需要指出的是,虽然这一次仅仅上涨了5毛,但今年以来已经上涨了23%!


  低收入者是对价格变动最为敏感的群体,而且由于生活更为困难,其情绪更易被点爆,其行动最坚决和充满暴力,或者换句话说“革命性”最强。或许冲上最前线的是他们,但背后的支持者却是广大民众。


blob.png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当然任何一场运动都是一样的,一开始目标是明确的、直接的,但随着运动的发展,其目标就会演变,规模就会自然扩大。虽然抗议之初是油价上涨,但很快就变成反抗社会不公。由于不公不义的事哪个社会都很难完全避免,所以运动一旦兴起,参加者就迅速以几何级扩张。


  至此马克龙应该明白,世界也应该明白,即使法国这样崇尚美好价值观的国家,当面对具体的经济问题时,也会首选面包。


  其实这一点在我刚刚观选的台湾地区也是一样。正如一位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学生在陈其迈选前造势场合所讲的高调:面包虽然重要,但价值观和尊严更重要。听到这样的话,就知道此人自我感觉得到了法国政治的真传。但今天黄马甲就如此快的打脸了。


  但法国价值观不敌面包,从政治学上讲还有一个重大意义。我们知道,一个国家要想良好统治,有秩序,既要有国家暴力,如警察和军队,也要有价值观的认同。否则仅凭暴力是不可能持久的。


  默克尔表面上是一拍脑袋就决定接收100万难民,实际操作起来却并没有什么阻力。根本原因就在于,至少当时德国举国上下面对难民都有共同的价值观。匈牙利则相反,政府不接纳难民,百姓也持同样的立场。假如政府和民众正好相反,政策就没有办法实施。


  所以当法国由于经济原因(经济已经无法支撑它的价值观)或种族问题而越来越多地在价值观上失去共识的时候,这个国家还将如何统治?


  除了国民性、价值观,在我看来,这场运动还和制度脱不了干系。


  放眼今天,西方政治人物脱离民众,不懂民生疾苦已经是常态。正如韩国瑜自己总结的:他做了十二年“立委”,居然连去便利店买东西都不会了。退化到生存能力都没有了,就这还怎么能了解民意?


  韩国瑜之所以能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和他政治失意后的十多年一直混迹菜贩,反而练就一身草根气,更知道民众是怎么想的。从而当时机来临时才能一飞冲天。


  马克龙是法国历史上最为年轻的总统之一,他上的是精英学校,干的是金融等高端行业,然后就直接成为奥朗德的顾问和内阁成员。这样的经历让他能理解五毛钱对百姓意味什么是根本不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今天越来越多的法国人视他为“富人们的总统”。


  如果看看整个西方,民众大概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主义者,既不懂政治,也不懂治国,却能说出他们的心里话。要么是马克龙这样的精英人物,受过良好教育,修养好,有很高的政治素养,但却常讲“何不食肉糜”。


  目前整个西方大国中,只有法国还能够在选举中“压制”住民粹主义,但照目前的形势,一个只有26%支持率的领导人,估计也就只有一个任期。民粹主义者将是唯一的选项。


  政治人物是制度困境的一个方面,民众则是另一个方面。今天整个西方失去了改革能力,“当家做主”的人民也是责任难逃。


  一个国家不可能总是顺风顺水的发展,总会有逆境和困难,也就需要改革。但西方民主这种制度设计对人民的要求非常高:不但要理性,还要有长远目光,还能为了全局利益牺牲局部利益,为了未来牺牲当下,为了集体牺牲个人。但这样的人民基本上不存在。一旦自己的利益受损,要么立即走向街头终结改革,比如上世纪九十年代希拉克时代,要么用选票中断改革。


  和制度有关的第三个因素则是反对党。


  本来,按照制度设计,忠诚的反对党的职责就是监督执政党,纠正错误,更好的治理国家。然而这个制度设计是如此的违反人性。反对党最梦寐以求的是成为执政党,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令执政党犯错,放大执政党的任何错误,让它失去民心而下台。


  执政党有难,哪怕是国难,它们只会趁火打劫。这一次黄色风暴如此猛烈就和在野党推波助澜有关。甚至当发生全面的暴力行为时,在野党不但不站在政府一边,反而指责政府故意凸显暴力场景,意图使其在这场运动中彻底失去人心!


blob.png
社交媒体上大量传播博物馆被破坏的场景


  且看法国左右翼在野党的表现:


  极右翼领袖勒庞女士甚至“诗兴大发”,发推称赞:“英雄啊,黄背心,你们把自己的身体变成壁垒,高唱马赛曲,保护无名英雄纪念碑,以免遭到打砸。你们是站起来与小流氓勇敢斗争的法国人民”。


  法国站起来党魁讥讽内政部长,本来属于放火政府,现在却扮演起救火队的角色。他甚至指责政府有意识在星期六让暴力膨胀,从而让人民运动失去信用。


  共和党也谴责暴力,但谴责的是“自我封闭在这一暴力中的共和国总统和政府”,称是因为他们没有听取人民,没有向人民伸出援手,才引发人民的愤怒,把责任全推到执政党身上。


  法国不服从领袖梅郎雄指责“当权者希望发生严重事件来让人们感到恐惧”,当晚他发推称:“这是历史的一天,在法国,公民起义让马克龙一派以及金钱世界发抖。”


  别忘了现在的在野党也是昔日的执政党,它们也有着众多的资源。当他们介入的时候,这场运动怎么可能不一再升级?怎么可能短期收场?


  要知道这个连法国的象征凯旋门都不放过的暴力运动,伤害的是这个国家的国际形象和民族荣誉,但政党利益高于一切,这就是今天西方民主政治的现实。


  2014年台湾发生“太阳花运动”时,学生非法占领“立法院”,在野的民进党不但不谴责,相反还全力声援。可是它就不想想,如果民进党执政,学生也去做同样的事情,它该怎么办?


  不过面对这样的局面,执政党也是轻描淡写,竟然把游行发生暴力事件归结为少数职业破坏者(法国内政部长认为暴乱是破坏秩序的惯犯、职业打砸抢所致)。而对于这些所谓的职业人士,多年来一直存在,历经多个不同政党执政,却从未得到整治。以致于有警察怀疑这些人是政府故意放养的,如无暴力行为出现,当局又如何能公开劝阻民众上街,将其负面化并在短期内压下社会运动呢?


  我多年来之所以对法国民主越来越失望,当家做主的人民如何表现就不说了,那些精英组成的各政党,怎么就连暴力这样的问题都会没有共识呢?如此无原则不就是为了一个权和利吗?这怎么像搞了两百多年的老牌民主国家的样?


  所以一个五毛钱的改革就能引发一场如此烈度的革命风暴,就是今天西方制度运行困境的写照。


  最后要说的是,在五毛钱的改革出台之前,法国还对高等教育进行了超大幅度的改革,甚至可以说是教育路线的大变革。但奇怪的是,这样大动作的改革竟然在法国未能引起一点波澜。


  原因很简单,这次改革的对象是留学生。过去法国对学生采用平等原则,只要是学生,不管来自什么地方都一视同仁。公立大学除了收一点注册费外,所有人都是免费。这和英美教育产业化完全不同。为此既显示了法国的软实力,增强了法国(法语)的吸引力,而且还在全球培养了不少亲法派精英。


  然而,这一次法国决定改变这样的教育方针和理念,所交费用上涨十几倍:本科生从过去的170欧元涨到2770欧元!硕士从243欧元涨到3770欧元!


  最奇葩的是,法国总理菲力普声称学费暴涨的目的是为了:“欢迎更多留学生来法国。”没有看错,他说的就是:为了“欢迎更多留学生来法国”!法式政府的逻辑就是如此。


  但事实是由于来自非洲的留学生占42.7%,他们多数都没有能力承担这个费用而不得不离开。


  法国这样做的原因谁都知道,就是因为财政困难才不得不放弃教育平等的价值观。这和法国民众因为经济而放弃环保低碳价值观是一样的。能光天化日之下如此黑白颠倒,也真是令吾辈大开眼界。


  且不说法国教育理念的改变是否合理,后果是否严重,从长远来看国家是否得不偿失,问题的关键在于全法国竟然一片静悄悄,这和区区五毛钱引发的爆炸性效果实在是过于悬殊。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留学生没有选票,其利益自然没有保障,自然可以被任意侵害和剥夺。如果说民众可以为了五毛钱而阻断改革是一个极端,那么另一个极端就是这种制度根本无法保护弱势群体。别说没有选票,就是选票少也同样被忽视。这恐怕就是法国少数族裔比如穆斯林往往诉诸暴力的原因,而且寄希望于未来通过高生育率改变处境。


  非常之事必有非常之因,法国这场微不足道的五毛钱引发的如此不成比例的黄色革命,背后就是国民性、价值观共识的崩解和制度的失灵。不管是哪一方取得胜利,最后失败的都是整个国家。国民性无法改变,看来能动的只有价值观和制度了,只是以今天的法国来讲,它还有这个可能吗?


  原文链接:https://www.guancha.cn/SongLuZheng/2018_12_04_481982.shtml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