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北上广”都市文学如何反映时代和都市特质

2017/01/05 10:07:14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 刘茜
不久前,由广州市社科联、暨南大学、南方日报共同主办的广州“新观察”系列活动第十七期:“作家与城市—— 北上广 三地都市文学与都市文化”研讨会在暨南大学举行。

  原标题:文学如何反映时代和都市的特质?


  北京、上海、广州这三座城市都是特大型城市,又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而作家该怎样通过作品来透视城市,怎样通过城市的变迁来探寻当下整个社会的脉络和走向,将城市进程中的复杂性,将人心灵中种种可能性、复杂性都呈现出来?文学又将如何反映一个时代和一座城市的特质?


  不久前,由广州市社科联、暨南大学、南方日报共同主办的广州“新观察”系列活动第十七期:“作家与城市—— 北上广 三地都市文学与都市文化”研讨会在暨南大学举行。


  与会的专家学者还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及前不久他在中国文联和作协大会的重要讲话,将文艺和国运联系起来、将文化与国脉相联。一个伟大的时代怎么样让优秀的作家、优秀的作品呈现?这也是都市文学重要的使命。


  “北上广”都市文学


  可看到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都市化进程


  贺绍俊首先就“京派文化与都市文学的互动关系”的话题发表演讲。他说:北上广,这三座城市分别代表了中国现代化和都市化进程中的三种典型特征:北京的政治性,上海的金融性,广州的开拓性,它们各自代表了一种典型的发力点。


  贺绍俊认为,上海具有金融性。金融性背后隐藏着对价值、法规、秩序的认同,金融流通的背后是价值的流通,这个价值放大来看是关于现代性的精神价值;金融性意味着与国际接轨,意味着对价值的认定和传播,意味着交流和对话的重要性。而广州代表了新兴的传统,也就是中国改革开放造就的传统,这体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开拓性。而对于“京派”他则说,“历史上京派文学的创作,从表面上看,是书写乡村、田园生活而有意要远离政治的,实际上这是他们强烈政治理想、政治情怀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北京后来兴起的都市文学,从都市文化精神来分析有内在的一致性,即强烈的政治情怀。”


  陈思和就“上海文化视野下的都市文学传统”发表演讲。他认为,上海和广州有共同点,它们都是在近代中国和世界在沟通中发展起来的,其中租界、文化侵略都发生了作用。“上海有了租界后,成为港口城市,成为物流的集散地,世界各地的元素都汇集在此,最后发展为现代化城市。”但他也认为,上海文学总是往前看历史、很少看问题,像广州以张欣为代表的作家跟城市未来的发展同步前进的作品在上海比较少。


  在作家石一枫看来,北上广这些大城市与当下中国人的生活,总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


  “开拓的广州”


  快速变化中,如何安放我们的精神家园


  贺绍俊在发言中使用的概念:“政治的北京”“金融的上海”以及“开拓的广州”,引起了与会者的共鸣。


  在他看来,将广州定义为“开拓的广州”,是为了强调它在创造一种新传统,它代表了改革开放的一种中国特点。贺绍俊指出,文学最本质性的东西是对人的灵魂的探寻、人的精神性内涵的探寻。当我们在讨论都市文学的时候,我们也要注意到文学最重要的价值所在。


  广州市社科联主席曾伟玉则认为,广州都市文学更包容、更现实、更温厚,在现实与绝望之中,反映都市人在社会的快速变化中,怎么来安放内心及精神家园。


  在张欣眼中,改革开放对都市文学是很重要的渗透和推动。都市文学其实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田园记忆,虽然我们生活的地方不同,但是,其实我们是很农村化的,很多观念都是跟农村差不多,只是我们的生活场景不在农村。


  “改革开放后,都市文学才有了自己的形状。可能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感觉更为敏锐。”张欣表示。她说,当大家说起广州、广东时,更多联想到粤剧声音,爆满的茶楼,四季盛开的鲜花,《72家房客》,芝麻糊的叫卖声。“这些都是田园记忆,而且这些东西太过于表象”。


  她提出三个比较显著的变化:一是广州这座城市是更多元、更包容。“发财在广东”在这里,任何情感的表达都被认可。第二,它更现实,但是也更温厚。问路要交费,在饭馆茶水打包也没有人笑话你,大家都知道一天要赚三餐不容易,大家都有市井的一面。第三,大绝望导致大挣扎。“广州离港澳最近,受资本主义制度的影响潜移默化还是挺深的,对于钱确实看得很重,而且永远是暗流涌动,在利益面前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放弃了也觉得无可厚非。这个城市的心语就是让我在绝望中开出花来。”


  钟晓毅则从三个方面描述广州。第一是经济的广州。第二是市井的广州,市民社会在广州非常成熟。广州人经常喝着老火汤,但是同时又喝着星巴克。第三是海外的广州。省港澳一直以来都是连为一体的。西风东渐,首先是经过广州,然后吹进内地去。钟晓毅提出,这三个广州对于理解都市文学的内涵,可能有另外一种拓展的意义。另外,跟海外,跟海上丝绸之路相关的,跟华侨文化相关的广州,对都市文学发展有一个很大的推动作用。她对都市文化、都市文学的前景很看好,尤其是“三个广州”的土壤,以及跟海外、跟世界接轨的环境。


  “广州都市文学”


  如何反映这个城市的特质?


  北上广,在文学领域里也是不可避免的一个词。北京、上海有着非常清晰的城市文化、文学脉络,所以有“京派”和“海派”的说法。而广州呢,学界一般是用岭南文化的概念来泛指广州的文化。江冰认为,岭南文化实际是乡村文化的概念,不是都市文化的概念;至于广州当代的城市文化究竟是什么,有没有形成自己独有的系统和脉络,尚需斟酌。


  “中国的城市是在变化和发展中,我们是变化发展中流动的漂泊者,这是都市文学要关注的最大价值所在。”江冰说,从他2006年开始在杂志写专栏以后,越来越深层次地理解了广州。这些专栏文章最后汇集成一本书《这座城:把所有人变成广州人》。


  江冰说,在现有的文学史中,特别是现在中年学者编的文学史中,几乎对广州上世纪九十年代都市文学是一笔带过,要有的话也只是张欣的小说——这无疑隔断了文学史传承的过程。“中国主流文学界的视野,或者说它的话语权主要是由北京、上海来确认,广州的学者没有写文学史。但实际上,广州文学还是有自己脉动的节奏,这个脉动的节奏始终跟中国文学界的主流,和以政治性为推动的文学有疏离感,这个疏离感是我们的文学史所需要写的。”


  他认为,广州有四大题材优势,首先就是近代史,第二是改革开放,第三是海洋性——也就是“一带一路”中的丝绸之路,第四是华侨。这四大题材都跟城市密切相关。改革开放所崛起的珠三角城市群,在这里分不出乡村和城市。所有种种,都给中国文学带来了很大的题材。


  21世纪社会结构在发生变化,年轻人代际差异也很大。江冰认为在这种变化中,都市文学将代替中国漫长的乡村小说,而且21世纪最伟大和杰出的优秀小说都将出现在都市文学中。


  曾伟玉说,广州文学脉动节奏和中国当下主流文学的疏离感,其实这就是我们要在广东财经大学成立“广州都市文学与都市文化研究基地”的宗旨。她认为,广州本土有一批自己的文学评论家,就是说要有自己的话语权。对整个广东、广州的都市文学,改革开放以来的文学进行梳理和研究,拿出我们的成果,这样才不会辜负这个时代和我们的城市。


  文学界忽视广州都市文学是不应该的


  评论家陈思和教授说,文学界忽视广州都市文学是不应该的,因为从“一口通商”开始,到辛亥革命,再到改革开放,广州都走在了中国近代化以及中国融入全球工业文明的最前列。务实、开放和平等的性格特点,经过百年历史浪潮的洗礼,最终成为广州人“特征”的关键词,也成为广州这座城市的竞争力所在。以张欣为代表的广州作家的作品反映了这种现代都市人的精神气质,具有很强的时代性。


  他还重点阐述了广州媒体文化对广州都市文化的作用和形成都市文化的重要地位。他认为,当地报刊所坚持的思想深度,就是广州精神。《花城》杂志所发表的中国最前沿的作品,也是领先的。中国有思想性的杂志,以前是《读书》,后来是广州的《随笔》。广州的媒体不仅属于广州,也是属于全国。在报业影响下,广州都市文学敢于直面城市化进程中所出现的种种问题和各种思潮,广州媒体极大地影响了都市文化,这是其他城市所没有的。


  “对广州的定位,或对都市文化、都市文学的定位,不需要太过于强调地域性。城市的特征就是碎片化,碎片化怎么可能是完整的东西呢?地域文化则是完整的东西,但是现在都市化哪儿有这样的东西?都市就是都市,不是乡镇,它是国际化的。广州的都市文学这一点上走在了全国前列。”陈思和表示。


  (实习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