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2016年新京报年度好书致敬礼

2017/01/11 09:41:39 来源:新京报  
描述杨先让老师很难。因为他是一个非常生动的人,一个对学生好得没边儿的人。我体会最深的,是作为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能有偏爱他的老师,在背后给予他关照,这是很幸福的事。

  原标题:帕氏与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心有灵犀


blob.png


  《帕斯捷尔纳克传》


  其实《帕斯捷尔纳克传》本来就不是畅销书,但它在俄国确实畅销过。作者贝科夫是后现代诗人、作家、电视主持人,在俄国家喻户晓,由这样一位作家来写另外一位家喻户晓的作家,显然产生了某种“广告效应”。


  这本书来到中国,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遇到了王嘎这样很优秀的译者,加上我们现在对于俄国白银时代的文学阅读有了一个回潮。为什么是白银时代?因为那个时代俄国知识分子的精神气质很契合中国当下部分知识分子的预期,两者之间有一种精神上的呼应。我们再回看白银时代的俄国知识分子,有以下几点会让中国当代知识分子感到心有灵犀:第一,他们对文化的珍重;第二,艺术上的创造精神,甚至是具有现代主义成分的创造性;第三,他们对整个人类怀有某种终极关怀。这三者加在一起是感动我们的地方,这本《帕斯捷尔纳克传》的意义可能也在这里。

  刘文飞(俄语文学研究者)


  原标题:给马克斯·韦伯“打工”很值得


blob.png


  《马克斯·韦伯与德国政治》


  我的亲友当中甚至有人叫我韦仔——韦伯的打工仔。当然,这个说法很不严肃。我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阅读韦伯的《新旧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读完之后觉得有一种史无前例的感觉。我自己最大的益处是,韦伯这个人不是意识形态专家,他不是纯思辨的理论专家,也不是教条专家,他是个问题专家。不管他是学术还是政治问题,形而上还是形而下的问题,也不管是前现代、现代还是后现代的问题,他总是把眼珠子盯着那个问题分析、论证、思考,这和很多思想大师不同的地方。他的方法论与许多人不同,有多元因果的手段,启发性特别强大。

  阎克文(译者)


  原标题:杨先让在我身体埋下艺术的基因

blob.png


  《杨先让文集》


  描述杨先让老师很难。因为他是一个非常生动的人,一个对学生好得没边儿的人。我体会最深的,是作为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能有偏爱他的老师,在背后给予他关照,这是很幸福的事。


  我很幸运,一直在杨老师的影响下学习艺术。我后来的成长、思想、木刻技法,以及对学生的培养,都来自杨老师最早埋下的种子。我的艺术之所以受到西方的关注,是因为我的艺术中有西方没有的东西,这部分都是杨老师对我的影响。

  徐冰(艺术家)

  原标题:中国本土文化根基里很欠缺“博物”精神


blob.png


  《纳博科夫的蝴蝶》


  我和这本书还挺有缘的,译者本来不是我,最开始是我的发小,后来因为专业领域超出他的研究领域,就找我帮忙,后来我们一块儿把这本书弄出来了。


  社会上说,有一种复兴中国的博物学传统或博物传统的风潮。我认为,博物不能称为学,中国其实也没有所谓的博物传统。要说《尔雅》是中国的博物,你看《尔雅》,能根据你看到的描述鉴定自然界的博物吗?有人说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是中国博物的传统,因为我母亲是研究中草药的,我从小也读了很多中草药典籍。举个例子,《本草纲目》中的金银花,现在植物学中十多个物种都可以被作为李时珍的金银花对待。所以,中国本土的文化根基里很欠缺博物这块东西。把这本书尤其把“博物”放到“新知”里特别准确,中国确实需要这种博物的精神、博物的传统,我们要学习这种博物的精神。

  丁亮(译者)


  原标题:那个年代,舒新城“只唯真理,我行我素”


blob.png

  《我和教育》


  舒新城先生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所谓不幸的,没有课题费、没有经费,条件非常艰苦;但他又是幸运的,那个年代,他做研究全凭个人的兴趣,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没有谁要指使他按照他们要的那一套去做,可以只唯真理,我行我素。那时他在国共两党高层都有很多朋友,两边朋友都劝他加入他们的党,但他都拒绝了。他在回忆录中说,他只想做自己,保持了自立独立的人格。两年前,34卷的《舒新城日记》影印出版了,后来的舒新城是否保持了其独立的人格,当然尚需对日记更加深入的研究。

  向继东(编者)

  原标题:用文集延续陈梦家的生命


blob.png


  《陈梦家学术论文集》


  十几年前我到中华书局的时候,陈梦家著作有一部遗稿还没有完成,放在中华书局出版部已经将近20年,因为太难了,当时西周铜器研究断代,当中很多字是要造的,中华书局一个老上海过来的刻模字工人专门给刻了5000多个铜模字,为排这个书,一个字单刻、单制的。2001年国家发布了旧工艺铅排要淘汰,校样还在那儿,责任编辑已经退休若干年了,后续也没有人接着弄。我当时是毛头小伙子,刚进中华书局,领导把这个项目交给我,让我来啃。我本来以为能够改改铅排三校样就可以了,结果没想到铅排版给撤掉了,只有重新电子照排版。电子排版时很多字都造不出来,非常难,所以也做了很多年。


  我们在致敬陈梦家的时候,其实不仅仅是致敬陈梦家,陈梦家逝世50周年,我们致敬的是那一代逝去的亡灵,那一代死去的人太多了。15年来我们一直在做,包括后面我们要继续做,希望中华书局成立110周年时,陈梦家全集可以出版,陈梦家前面55年的生命成为历史,后面55周年中华书局给他延续出著作,55年之后让历史,让学术界来评判和看待。

  俞国林(编者)

  原标题:传统,是来自血液的东西


blob.png


  《月亮粑粑》


  坚持儿童绘本要用中国画,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喜欢西洋画,喜欢印象派、表现主义,但后来我越来越喜欢传统。我看到更古老的汉画也色彩斑斓,一个很平的颜色,那种厚重感像是用油画语言重重叠叠才能体现。我刨根究底时一定会问到传统,传统是种活的东西,是来自我血液的东西,它深入到我们的习惯,沉淀于我们深层的审美心理。这是我的自然。


  为什么要和我的自然对抗呢?我喜欢中国,感谢养育我的这块土地,我从未脱离传统,我是中国人。但愿所有中国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以最自由的方式,向传统表达自己的敬意或爱意。

  蔡皋(作者)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佳钰 张畅


  (实习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