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余秋雨:他摸到了灰烬深处的余温

2017/03/13 13:43:33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路艳霞
《白先勇:姹紫嫣红开遍》纪录电影3月12日在北京电影学院首映,这也是该片在大陆首次上映,“文学的白先勇”“昆曲的白先勇”在银幕上呈现。

  来源标题:白先勇传记片在京首映,再现“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白先勇:姹紫嫣红开遍》纪录电影3月12日在北京电影学院首映,这也是该片在大陆首次上映,“文学的白先勇”“昆曲的白先勇”在银幕上呈现。电影放映结束后,银幕中的主角出现在了现场,一场“一个人的文艺复兴”的对话,在台湾作家白先勇和大陆学者余秋雨之间展开。


  《白先勇:姹紫嫣红开遍》由台湾目宿媒体“他们在岛屿写作”团队历经3年的拍摄而成,该片以《游园惊梦》的意识流形式为白先勇作传,从22岁创办《现代文学》的青春朝气,到近年写作《父亲与民国》的赤诚;从圣塔芭芭拉29年教书的回望,到相隔40多年桂林米粉的滋味记忆、苏州园林的10年重游;从宛若黑暗王国的舞台演出,到无数演讲及授课的旅程……交替叙说白先勇的特殊际遇与文学历程。本片曾于2015年和2016年分别在香港、台北公映。


  对于故土,白先勇有一种说不出的乡愁。他迷恋桂林米粉的味道,“那些米粉真的好吃,一辈子没忘记过。”1987年再去中山陵,看到“天下为公”几个字,他忍不住掉下泪来。白先勇说,背井离乡之后,人的那种漂泊感,对大陆的那种向往,对青春的追念,对过去的追念,是一代台北人的基调。


  从乡愁出发,白先勇对传统文艺的复兴也有自己的一番全新试验。白先勇忆起一段往事,多年前他曾经身为《中国时报》特约记者采访余秋雨,那天晚上,他们谈到了中国的“文艺复兴”,白先勇说这是个非常艰巨的工程,但不能不做。而文艺复兴工程中,他拿昆曲做试验,将一个古老的剧种搬到舞台,将现代和古典连接起来,让其重放光芒。


  “给古典剧作以现代生命,汤显祖本人也无法想象。”余秋雨说,汤显祖生活艰辛,儿子也死了,他不可能搞出戏来。而让中国传统昆曲的美感动全世界,白先勇做到了。白先勇随后回应道,有两部书对他影响最大,一部是《牡丹亭》,一部是《红楼梦》,他很高兴能替汤显祖和曹雪芹做一些事儿,自己让《牡丹亭》在21世纪还魂一次,还在课堂从另外的全新角度讲《红楼梦》。他说,希望这两个作品,成为中国文艺复兴的两根台柱子。对此,余秋雨也评价说,白先勇走的路子和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文学家有相似之处,不是学究式,不是完全照搬传统,“白先生不是白手起家,他有一个范本。”


  回望历史,在历史的沧桑中实现“一个人的文艺复兴”,也是白先勇做出的另一番努力。《白崇禧将军身影集》《父亲与民国》,是白先勇为他父亲白崇禧将军出过的两本书,以一个文学家温和、平正的方式来表达历史。白先勇为了写《父亲与民国》,曾想方设法找到900张照片。北伐战争从1926年开始,1928年结束,白崇禧将军曾经率领第四集团军第一个打进北京,一直打到了山海关。白先勇回忆,自己是在《北洋画报》上找到了父亲当年在故宫崇禧门拍的一张照片。他很陶醉地说,“崇禧门”暗含了父亲的名字,好像在欢迎他打进北京,“这样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有这样的巧合,给人印象非常深刻。”


  白先勇更补充道,其早年写的小说集《台北人》与传记《父亲与民国》虽然中间隔了50年,一个是文学,一个是历史,可是这两者之间也有非常深的血缘关系,前者是后者的文学注脚,后者是前者的历史架构,堪称相互映衬。


  余秋雨对此深表敬佩:“在最高的文化品位上,为中国留下了如此重要的作品,这是白先勇对历史最大的贡献,他摸到了灰烬深处的余温。”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