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张之路小说《吉祥时光》:历史场域中的童年叙事

2017/03/22 09:58:42 来源: 新浪读书   
   
春风送暖,万物复苏,作家出版社于3月18日顺利举办了着名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最新作品《吉祥时光》的研讨会。

  春风送暖,万物复苏,作家出版社于3月18日顺利举办了着名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最新作品《吉祥时光》的研讨会。


  此次新书研讨会定名为“历史场域中的童年叙事”,于3月18日上午9点30分在中国作家出版集团15楼会议室举办。小说的作者、着名儿童文学家张之路,与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高洪波,着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以及着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等人都出席了此次活动。


  在着名文学理论家、作家出版社总编辑黄宾堂的主持下,研讨会正式开始。会场首先播放了新作《吉祥时光》的宣传视频,紧接着由黄宾堂介绍了各位与会嘉宾,并致欢迎辞。随后,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高洪波发言对张之路的新书《吉祥时光》作出了介绍和评价。他指出,《吉祥时光》作为一部回忆体、笔记体小说是作家张之路近年来相当重要和特别的一部作品。小说用悠长舒缓、平和冲淡的笔调细致地刻画了1948年到1957年期间北京男孩吉祥的童年生活,用孩子的眼睛映射出新中国成立前后的社会百态。而对这七年时间中国社会的书写,在儿童文学作品里也是第一次。此后,首都师范大学教授、着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金波发言。金波以《吉祥时光》中的《乳白色的小树》《牵着妈妈的手》等篇目为例,认为《吉祥时光》文风冲淡平和,始终充盈着一种诗意的温情的气息。它是个体的童年回忆性书写,却并不属于个人的怀旧式的惆怅回望,它试图捕捉住在飞速流转的时光中那些遗落的美好、那些童年的真趣,和今日的孩子一同分享,一同品味,一同守望。接着,曹文轩、王泉根、方卫平等学者、评论家依次进行了精彩的发言。


  张之路是我国当代着名作家、剧作家,曾获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以及中国安徒生奖。着有长篇小说《霹雳贝贝》《第三军团》《非法智慧》《汉字奇兵》等,作品曾影响了几代读者。新作《吉祥时光》是首部凝望新中国成立前后时期的童年忆往,穿越岁月历久弥新的成长故事;是来自朴素年代的温暖与光亮,重现着淳良、温厚、达观、仁义的中国情操。张之路表示,书写自己的童年是他多年的愿望,虽然《吉祥时光》是个体的童年回忆性书写,却它并不属于个人的怀旧式的惆怅回望,它试图捕捉住在飞速流转的时光中那些遗落的美好、那些童年的真趣,和今日的孩子一同分享,一同品味,一同守望。


  附录1


  《吉祥时光》后记


  后记


  张之路


  当我把《吉祥时光》的“完成稿”交给编辑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有许多东西没有写。


  我没有写西墙下的夹竹桃:雨后的院子,蜻蜓在空中飞舞,有的一只架在另一只的身上飞,我们不知道这是爱情,我们管它们叫“架彩”;有的蜻蜓落在盛开的夹竹桃上,悄悄地走过去, 一抓一个……如果能抓到“膏药”或者“捞兹儿”(两种特殊花 纹的蜻蜓),那就是中彩了。


  我没有写草地上的指甲草:姐姐把指甲草上的花瓣摘下,用小木棍儿在石头上捣碎,除了把她的指甲涂得通红,还把它涂在我的腮上,我们一起哈哈大笑……


  我没有写小南屋前的玉簪棒:我一岁的时候,手里拿着含苞的白花儿,光着屁股和它合影。那张照片被压在玻璃板下,最精彩的地方后来被沁进的水沾掉了……


  我还没有写枣树上的杨剌子:那绿色的虫子几乎蜇遍了家里所有的人,但回忆起枣树时,它与又脆又甜的枣子却同样出现在你的眼前……用现在的眼光观察杨剌子,它的外表是很酷的。


  想到这些难忘的小生命,似乎被写空了的心忽然又变得充盈起来。


  书写自己的童年是我多年的愿望,但是有一天,当我提起笔来的时候,我发现开始的时间太晚了,许多事情已经不记得了。尤其是那些情感和话语,那些声音和颜色。


  那个家、那个院子我已经离开了五十年,许多人和事都已随风而去,留下的也已经支离破碎……岁月流逝,星光逐渐暗淡。除了时间和距离,还因为十年特殊时期摧残了那里无辜的树木花朵,摧毁了那里善良的生命……


  “想不起”和“不愿想起”,让我沉重而纠结。我想念那个地方,但是我不愿意回去,那里有我难忘的美好时光,也有不堪回首的记忆……


  我看着大楼拐角的一株玉兰,已经是冬天了,没有一片树叶,却有一个个“花苞”俏立枝头,我实在分不清这是玉兰树的“迟暮”还是蓄势待发的“新生”。


  我就像在冬天的季节里寻找春天的花朵,艰难虽是艰难,但生命的绽放总是给我意外的惊喜!


  我还是要写,童年在记忆的深处,当你试图唤醒它的时候。有时候它像个陌生人一样走到你面前,让你不由不怀疑,这是我的童年吗,还是我的思念走火入魔了?有时候它却又奇迹般跳起来拥抱你,让你返老还童。


  我努力地在写。生活本来馈赠给我的“戏剧性”的可以变成故事的情节都随着时光消失了,尤其是那些细节和语言。剩下的只是一个个镜头和画面,缺少的是动人的感情的记忆。


  有人说,大人物的回忆是属于“历史”的,小人物的回忆则是属于“文学”的。我虽然是个小人物,但心中童年的故事里也有刻骨铭心的历史,我不愿意让我的读者以为我的童年是在一个虚无的年代度过的。我希望读者能看到过去,能看到那个时代中一个真实的童年。


  我用心地在写。这不是一部回忆录,因为我的童年里还有属于文学的人性和温情,也有可以启迪人生的智慧与文化。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相信,我的童年若写到心灵深处,便也是你的童年。


  这几年因为各种机会让我看到许多作家书写自己童年的书。我有兴趣思考和讨论这个问题,我也从同行和朋友们的作品中学习到不少经验。


  希望把童年写成一部文学作品,那就要在真实的基础上有适当的虚构。但是许多写作者在书写的时候都发现,真实的生活是排斥虚构的。但是没有虚构,就没有“文学”。我理解的这里的虚构,实际是感受过、思考过的生活。我现在写下的“文学”是感受过的生活。


  我自己在书写童年的时候,经常遇到几个问题:重大历史事件和普通生活的关系,沉重与轻松的关系,童年中儿童视角与书写者当下思索经验的关系。


  不断地遇到,不断地克服,也就不断地获得成功感。


  我还想写出老北京的文化,可什么是北京文化呢?北京文化有好多种,皇家文化、士大夫文化、平民文化。我们的主人公的身份决定了他的文化阶层,而不是非要找个京剧演员或者八旗子弟来站脚助威。


  北京有句老话:东富西贵,南贱北贫。在20世纪50年代,虽说都是北京,但各地区又都有自己的文化和语言。有些俏皮话很有色彩,反问句居多,大都用在不太友好的场合。售票员问:“先生,您买票了吗?”这位先生不高兴了,就回答:“买票了吗?你把这个‘吗’字给我去掉成吗?”再比如,甲不小心碰了乙,甲说:“哟,没看见——”乙回答:“没看见?!你长着眼睛是喘气儿用的?”


  这些对话有特点,但不能代表老北京人都那样说话。我觉得古道热肠是老北京人一个特点,凡事要讲个“理儿”也是如此。我尽力而为,不太刻意。


  我还庄重地在写。我要用这部作品寄托我对父亲、母亲、姐姐的思念,送给我还健在的哥哥、我的朋友们,同时献给那些真诚和善良的好人。


  感谢作家出版社的编辑左昡、邢宝丹。感谢那些支持和鼓励我写作的读者朋友!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