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知中·竹林七贤》特集:还有选择大于生死?他们说,有

2017/03/30 08:57:12 来源:新浪读书  
晋人之美美在哪呢?几句话的描述肯定不够。我们用整本书的内容,让想了解“魏晋风度”和“魏晋时代”的读者,一次看个够。

blob.png
  《知中·竹林七贤》 知中ZHICHINA编辑部 中信出版社


  现代视野,传统承袭,中西对比,这三者是内容品牌“知中ZHICHINA”品牌的核心理念。


  知中的第5本纸质书《知中·竹林七贤》特集秉承这三点核心,不仅对史料做出严谨考证,全面呈现竹林七贤的人生经历及精神世界,还通过现代视角,解读竹林七贤所代表的“魏晋风度”和“晋人之美”,以及多角度深入剖析竹林七贤所处的魏晋大时代;并且通过中西对比的方式将“魏晋南北朝”和“欧洲文艺复兴”做文化比较,探索在世界范围内,竹林七贤以及魏晋一朝的历史文化坐标。


  目录


  知中《竹林七贤》特集·言论


  七贤人际关系图谱


  魏晋历史大事时间轴


  动荡百年:魏晋时代大潮


  “竹林”在何处?“七贤”为何人?


  探索魏晋风度的文学宝库——《世说新语》


  进与退:竹林七贤的40岁


  七贤轶事


  哲学与音律:魏晋名士的音乐之道


  从“贵无”到“崇有”——席卷魏晋的玄学思潮


  成于阮籍,兴于王戎——魏晋清谈之风


  看似佯狂,实则悲戚——魏晋任诞之风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魏晋名士与酒


  五石散与魏晋服药之风


  竹林生莲花:魏晋佛教的兴与衰


  水墨丹青中的“名士风流”


  从“建安风骨”到“两晋风流”:魏晋文学发展小史


  风流传承千载:诗词中的竹林七贤


  衣食住行:魏晋名士生活细节小考


  形形色色的“孔方兄”:魏晋货币演变历程


  魏晋时代的女人们


  门阀和皇权的角逐——东晋历史大背景


  江左风流王谢家,尽携书画到天涯


  竹林遗珍——“七贤文化”的后世传承与影响


  归去来兮——中国“隐士”文化小探


  嵇康阮籍,异于常交?


  同象殊途:魏晋南北朝与欧洲文艺复兴


  魏晋历史大事记时间轴


  参考文献


  晋人之美美在哪呢?几句话的描述肯定不够。我们用整本书的内容,让想了解“魏晋风度”和“魏晋时代”的读者,一次看个够。


  研究晋人之美,就不能不说魏晋时期的七个妙人——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和阮咸,也就是“竹林七贤”。


  七个人的故事,从哪里开始讲起?我们决定从“竹林七贤人物生平”“七贤逸事’‘竹林七贤的人生进退”“诗词中的竹林七贤”和“水墨丹青的‘名士风流’”这些角度,去讲清楚“竹林七贤”的一生历程,除了竹林七贤的人生经历,当然还需要探究他们的精神世界。


  竹林七贤虽然早已作古千年,但对他们的解读在历史上始终不绝,原因是什么?


  自性的觉醒,他们身上所体现的“魏晋风度”,绝对是原因之一。于是在《知中·竹林七贤》中,我们从“玄学之风”“清谈之风”“任诞之风”“服药之风”“魏晋名士生活细节小考”“魏晋名士的音乐之道”“江左风流王谢家”“中国‘隐士’文化小探”这些方面去解释“魏晋风度”到底是什么。


  竹林七贤是魏晋时期玄学的代表人物,以狂狷反抗乡愿的社会,初看这七个人似乎是超然世外的高人,他们不拘礼法,言行举止都极具个性,但真的研究起这七个人,才发现,他们看似桀骜不驯,其实都有着不得已的苦衷,而要理解他们的苦衷,就不得不去了解他们所处的魏晋大时代。于是,问题来了,这本书不仅要说清楚竹林七贤生平,讲清楚他们的思想脉络,还必须得讲明白他们所处的魏晋时代。


  真的研究起魏晋朝代,才发现,这个朝代的精彩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魏晋时期,曹魏和司马氏家族的明争暗斗惊心动魄,真正的历史,从来不会逊色于任何最精彩的朝堂权谋剧。


  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曾经有精辟的言论品评魏晋时代——“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痛苦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


  了解一个时代,该从哪些角度去看?


  在书里,我们从“魏晋历史大潮”“门阀和皇权的角逐”“魏晋佛教的兴衰”“魏晋文学发展小史”“魏晋时代的女人们”和“魏晋货币演变历程”这些视角,讲故事给你听。


  除了历史和文化源流,我们还想从魏晋的衣食住行的各种细节,来呈现一个时代。当然,不是光用文字,因为,在编辑稿件的时候,我们发现,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艺术珍品实在太耀眼了。在“衣”部分,我们选择了《北齐校书图》和《女史箴图》;


blob.png

  在“食”部分,搜罗的甘肃高台魏晋墓葬多种多样的壁画砖也是为了让大家更直观的了解千年前的晋人到底吃什么,怎么吃,和我们有什么区别呢?在“住”部分,《洛神赋》图里的楼船就不能错过了,当然还有莫高窟的精美壁画。这些传世名画,书中都用了极高质量的彩印效果来呈现。


  很多人都觉得讲历史人物很容易陷入说教,只是一板一眼地讲几个一千多年前的陌生人,为什么我们要去了解他们?其实不然。竹林七贤是特别的,他们在魏晋乱世里的选择,或进或退,你去细读,在理解了他们的处境后,会发现看似佯狂的外表下,是悲戚的不得已,很容易得到共鸣。


  知取舍,知进退,人生的抉择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千年前的竹林七贤如此,千年后的现代人也一样。人们通常容易知进,而不知退,孔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可见把握好进退之间的分寸,懂得取舍,是相当困难和需要智慧的。那么,进退的度该如何拿捏呢?


  竹林七贤是怎么选择的呢?以嵇康阮籍和向秀为例:


  嵇康——生死。嵇康卒的那一年,他39岁,在把“世故纷纭,弃之八成”后,还是祸事缠生,一句“非汤武而薄周礼”,让司马氏家族听了觉得代指讽刺自己夺权,如鲠在喉,只好除之而后快了。行刑当日,三千太学生请愿未果,一句“广陵散于今绝矣!”,从容赴死。


  阮籍——退让。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事变”,趁魏帝曹芳离开洛阳,起兵谋反,控制朝廷,自此,曹魏军权政权落入司马氏手中。那一年,阮籍四十岁。政情险恶,名士历来少有全者。阮籍在凶险朝局中选择一退后,并没有一片海阔天空,而是一退再退,在病终前一两个月,亲手写下了司马氏代魏的《劝进表》,满纸无奈的歌功颂德。


  向秀——安顿。向秀不是刚烈,至性的嵇康,他在四十岁前后经历了魏晋换代,公元266年,司马炎迫使曹魏帝曹奂禅位,改元泰始,是为晋武帝。向秀未避祸计,顺应朝廷威逼拉拢,在司马氏朝廷当官,“在朝不任职,容迹而已。”


  你会发现,他们也有“不得已的委曲求全”,也有“后悔也无力回天”,他们是“七贤”,也是普通人,在生活里经受矛盾,在乱世里做出人生进退的选择。了解竹林七贤的人生抉择,千年之后,我们内心进退有了七种方式。


  除了精彩绝伦的竹林七贤故事,惊心动魄的魏晋乱世风云,作为一本书,《知中·竹林七贤》还有什么特别的?


  也许就是它同时可以被当做“颜值”很高的书画珍品集锦,具有收藏价值吧。


  为了高品质呈现书画珍品原貌,我们选用精致的印刷工艺,质感超好的纸张,以丰富读者的阅读体验。


  在这本书中,我们收录有魏晋名士书法珍品近30幅,包括: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王珣《伯远帖》、王羲之《兰亭集序》(唐 冯承素摹本)等;


  以及历朝画作精品近50幅,包括:孙位《高逸图》、《北齐校书图》、顾恺之《洛神赋图》、仇英《高山流水图》等等。


  《知中·竹林七贤》这本书,想让你们读起来很容易,故事说得饱满精彩,一口气连着看,看完还意犹未尽。也想让你们不舍得一次读完,读一读竹林七贤,也停下来想想自己,从他们的人生来反观一下自己。


  为了让你们想要一读再读,放在书架上收藏,偶尔还想拿下来再看,我们怎么能不好好善用魏晋南北朝时期那么多的书法绘画艺术珍品。先说一个个人喜欢的吧——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伯远帖》。两年前,纪念故宫100周年的《石渠宝笈展》上,除了夸张的排队超过6小时,就为了一睹《清明上河图》真容的盛况,不得不提的还有在展览上同时展出的《伯远帖》。《伯远帖》是晋人真迹,东晋王珣的一封书信,面对实物的心情难以言表,展览结束,又被藏进深宫,想要下次一睹,不知又得等到什么时候。好在《知中·竹林七贤》这本书上,用了2页的跨页,把伯远帖纤毫毕现地原版呈现出来了。


blob.png

  文化和艺术的力量,这个时候就需要书本和纸张这样的载体来带给观者不同的感受。《知中·竹林七贤》这本书里,总会有一幅让你爱不释手的字画,希望你愿意常常翻开这本书,像会老友一样,偶尔记得和书里的旧识打个招呼。


  文摘


  嵇康在当时号为主张老庄之自然,即避世,及违反周礼之名教,即不孝不仕之人,故在当时人心中自然与名教二者不可合一,即义而非同无疑也。阮籍虽不及嵇康之始终不屈身司马氏,然所为不过‘禄仕’而已,依旧保持其放荡不羁之行为,所以符合老庄自然之旨。


  By 陈寅恪(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


  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


  By 宗白华(美学家、哲学家、诗人)


  旧政权必然没落,新政权不能稳定,而作为当时社会中间的智识分子,所谓‘名士’之流,反映在他们思想上者,亦只是东汉党锢狱以后的几许观念,反动回惑,消沉无路。


  By 钱穆(历史学家、儒学学者、教育家)


  汉代之齐家治国,期致太平,而复为魏晋之逍遥游放,期风流得意也。故其时之思想中心不在社会而在个人,不在环境而在内心,不在形质而在精神。于是魏晋人生观之新型,其期望在超世之理想,其向往为精神之境界,其追求者为玄远之绝对,而遗资生之相对。从哲理上说,所在意欲探求玄远之世界,脱离尘世之苦海,探得生存之奥秘。


  By 汤用彤(哲学家、佛学家、教育家)


  魏晋清谈之风,读书人谈不得国事,只好走入乐天主义,以放肆狂悖相效率。有的佯狂,有的饮酒,如阮籍饮酒二斗,吐血三升,天下称贤。所谓贤,就是聪明,因为能在不许谈国事之时谈私事,纵欲以求人生之快。


  By 林语堂(作家、翻译家、语言学家)


  五言诗体起于汉代的无名诗人,经过建安时代许多人的提倡,到了阮籍方才正式成立。阮籍是第一个用全力做五言诗的人。诗的体裁到他方才正式成立,诗的范围到他方才扩充到无所不包的地位。


  By 胡适(思想家、哲学家)


  如果我们认为汉代本质上是集体主义的时代﹐那么汉王朝的末期则见证了个人主义的兴起。事实上﹐从2世纪末到4世纪最初的几十年﹐是中国历史上个人主义唯独的繁荣时期。在这段时期里﹐个人主义在思想领域和实践范围内都很盛行。


  By 余英时(历史学家、汉学家)


  公元200至240年,是中国人道主义的觉醒,这时期的哲学研究是对汉帝国传统机制的调整,摒弃了繁复的哲学语言,代表人物是刘劭和王肃;240~250年,这一时期特征是玄学的重生。社会总是动荡不安消解了知识分子维持社会稳定的计划,钟会和何晏是这一时期的思想家,但王弼是更重要的代表人物;250~260年,这一时期是针对所有儒教改良企图的彻底抵抗,标志着道家的胜利,代表人物则是‘竹林七贤’。


  By Donald Holzman(美国汉学家)


  公元3世纪的‘竹林七贤’是一群自由思想的哲学家和诗人,他们从传统社会中脱颖而出。


  By Kenneth Scott Latourette(美国历史学家)


  所谓‘乱世’,就是明天都没有保障的时期。在生命处于危机之际要使表现机智化,没有精神上的从容,是绝对不可能的。机智和悲壮感,是和‘死的美学’无缘的。它只会和那些不管是看得见也罢,甚至连希望的边也看不到也罢,都从容冷静地环视着周围无论如何也想要继续生存下去的人们接近。它是在不安和绝望中,尽管被打得头破血流,但仍然赤手空拳,不问胜负,想要抗争到最后以求生存者的武器。这也就是阮籍和‘竹林七贤’的其他人物,在那个时代得以机智地生存的原因。


  By 井波律子(日本中国文化研究学者)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