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洪子诚戴锦华就《文学的阅读》对谈“读书的目光”

2017/04/25 10:34:55 来源: 新浪读书   
   
2017 4 23世界读书日,《文学的阅读》新书发布会在言几又书店(中关村店)举行,本书的作者洪子诚老师,与戴锦华老师对谈“读书的目光”。

blob.png
  《文学的阅读》 洪子诚 著 北京出版社


  2017.4.23世界读书日,《文学的阅读》新书发布会在言几又书店(中关村店)举行,本书的作者洪子诚老师,与戴锦华老师对谈“读书的目光”。


  洪老师在《文学的阅读》的序言的最后写到:“或者说,书本最主要的是教会、启发我们观看世界的热情和方法,也就是‘重要性在你的目光中’”。两位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教授畅谈“读书的目光”,现场观众也是反响热烈。


blob.png

  洪子诚老师说,书本最主要的是教会、启发我们观看世界的热情和方法

  戴老师问洪老师的第一问题,“对于洪老师来说,文学的阅读意味着什么?阅读是否仅仅关于学术?还是也关于生命?”


  洪老师谈到,职业是一个因素,但另一方面,也跟他的生命跟生活有很重要的关系。洪老师举到一个他自己切实的经验:“我对外界有一种畏惧感。前不久读到日本一个作家芥川龙之介的作品,《大岛寺信辅的半生》,里面讲到大岛寺的一个特点,很多事情他都是先从书本中发现的。虽然想了解人生,但是他不凝视街头的行人,而是从书中了解他们的爱情,正误与虚荣心。他举一个例子,他在现实中可能不知道女性的美,但他从书中学到女性的美。我可能比他更封闭,可能在书中发现,也不敢在生活里印证。书本跟文学对我来说,是想象的一个非常丰富的空间。”


blob.png

  戴锦华老师与洪子诚老师对谈“读书的目光”

  洪老师引用黑塞在50年代讲过一句话,“我们跟书建立的关系,不仅是跟内容的关系,而且是跟特定的书本的关系。”洪老师专门带了一本戴老师《涉渡之舟》最早的版本,以及何其芳老师早先版本的《预言》,说这些版本的书是他最早读到的,就同其建立了关系。之后很难再读其他版本。


  在面对被问了很多遍“新诗对您是什么”这个问题,洪老师说他自己一直保留着对诗的神秘感。他希望把对诗的神秘感保留下去。他引用了一首诗来说明他对诗的神秘感:它是怎么来的:这是一个谜。/并非无法解开,只是我宁愿/为自己保留少许神秘性。(《我们年龄的雾》 )


  戴老师在对谈中,说到自己为什么如此尊重洪老师的一个原因,“有多少人在那个时代(六七十年代)是弄潮儿,但是他们今天把自己描述成“先知先觉”,对抗那个时代的主流。洪老师始终没有这样,他告诉我们,他想跟上,但是他做不到,他不能。我始终在洪老师的描述中,包括他在学术中处理文本的过程中,学习如何处理历史。”而“洪老师始终是他自己。越来越知道自己是谁,诚实地走下去。”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