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李修文对谈宁浩:写作就是求神拜佛,拍电影也是

2017/04/28 11:43:34 来源:新浪读书  
4月26日,《山河袈裟》作者李修文、着名导演宁浩、作家韩松落,3人来到北京师范大学,给读者做了一场有关文学和电影的分享会。

  4月26日,《山河袈裟》作者李修文、着名导演宁浩、作家韩松落,3人来到北京师范大学,给读者做了一场有关文学和电影的分享会。


blob.png

  “我们的文学课和电影梦”分享会“我们的文学课和电影梦”分享会


  李修文从《山河袈裟》说起,谈到了自己多年的写作困境,以及人民与美给自己带来的写作上的奇迹般的“遭逢”;宁浩讲述了自己对影视创作的理解。李修文说:写作,就是我披在身上的袈裟;宁浩说:找到创作的道路,首先就是忠于自我。


  宁浩:《山河袈裟》挖掘出了人性最脆弱、最本质的东西


  宁浩:我和修文认识很多年了,在一个觥筹交错的夜晚,我们俩一边聊天,一边喝酒,那种一见如故的感受很强烈。我跟修文的沟通更多是在审美层面,我们俩在很多方面见解都一致,包括对艺术、电影或文学的创作观和美学观,甚至是对时代的关注。这很难得,所以我们俩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李修文:那是我们的初识。一个外人可能对喜剧导演充满了狭隘的认知,并不清楚一个喜剧导演灵魂深处的痛苦、虚弱。我认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肯定是首先承认自己的生命力乃至创造力虚弱的部分,才可能洞穿虚弱。我不光看见了宁浩内心真实的虚弱,也看见了他对虚弱真实的抵抗。这对我有很大的启发,而且在很多时候,对自己产生某种巨大的鼓舞。


  宁浩:修文的书我是在读的,因为他有审美洁癖,有很坚定的价值观,这样的作者现在非常少。修文的散文集,说是散文,在我看来也像小说。他加了很多的情境,我读完以后,觉得看的不是文字,都是画面,非常有人物感、电影感、视觉感,这是我特别喜欢的。对于创作的认识,对于从狼狈不堪的生活里面去挖掘人性最脆弱、最本质的东西,对于整个世界的关怀和关爱,这都是他长期以来一直坚持的。所以,他的小说和散文,包括《山河袈裟》,我都非常喜欢。


  关于创作:首先是真诚地面对自己


  韩松落:不少朋友对创作感兴趣,大家在创作前可能觉得这也能写、那也能写,但当真正下笔时,却发现这也不能写,那也不能写,有些东西甚至不必去写,也不愿意去写。我很想知道,两位是怎么找到自己真正的道路?


  李修文:我觉得还是生活本身。过去我也写过所谓的先锋小说,也写过中国传统古典话本影响下的小说,到后来我开始改变自己的写作态度,我假设我不再有读者了,没有写作对象了,我要怎么写?我想,我要像写日记一样,要像求神拜佛一样,我要诚实。如果你在佛前都不诚实,可能佛也救不了你,所以在写作态度上我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很奇怪,当我的态度有了重大转变后,那些过去连碰都不会碰的词汇,会自动浮出水面,生活已经帮你验证了可以信赖的字词。你甚至可以窥见你的命运,写作真正地和命运结合在一起,这是我在写作困难时期的深刻体验。我觉得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是从事创作,扞卫你的创作观、扞卫你的生活方式,就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宁浩:我的感觉就是忠于自我。修文也说了,忠到什么程度呢?他举个例子求神拜佛,你得特别坦诚地面对你自己的一切,不管龌龊、崇高、渺小,你都得接纳,你才有可能找到创作本质的一部分。我特别有阿Q精神,我也特别认同我是那样的人,那我就站在这种角度去写世界,这里头没有什么崇高和龌龊的区别,但是你必须得特别真实地面对自己。另外,面对你自己的生活,就是你也不用到处去想,去挖什么东西,或者找一个多奇幻、多奇特的故事。尊重身边的一切神迹,你身边的东西本身就是神迹。


blob.png

  《山河袈裟》 湖南文艺出版社

  《山河袈裟》:回到人民回到美


  韩松落:修文在《山河袈裟》里提到过两个词叫“人民和美”,就是这本书的主题,但是我看了一下,他所讲述的人民和其他作家讲述的人民不是一回事儿,所以我想问一下,这个人民对你意味着什么?


  李修文:人民就是意味着同路人,就是同伴。我心目中的人民,实际上和其他人所认知的人民没有本质的区别。我觉得这个词可能在历经每一个阶段后,会填充进不同的内容,但基本的组成部分是人和更多的人、人心和更多的人心。也许有人觉得“众生”类似于这个的词汇,但我感觉“众生”是一个个分散的个体,而人民是让个体感觉身在一个巨大的群体当中,让人产生依靠感,强烈的认同感,人民有一种情感的皈依所在。


  宁浩:其实每一个人都是逆境,说白了,人生走到后面,会发现无一不处在逆境当中,没有人不在与整个逆境做斗争,无论你是要活下去还是你要有点想法、你要获得幸福生活,你没有权利顺流而下。譬如很多人知道为房子车子去奋斗,是一件很虚无的事情,自己是被迫的,但大多数人仍这样去做,甚至拼命挣扎地做。我们穷极一生在寻找爱情、友情,都是为了避免深入骨髓的孤独感。就像孤僻的小孩儿都适合搞创作,你可以用一个作品,获取最大范围的一个沟通的渠道,你跟大家产生了共鸣。这就是为什么创作人呕心沥血,一生都在追求和表达,其实,他们就是想要找到有共鸣的人。这就是我对人民的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