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十月青年论坛第七期在京举行:春暖花开 共论《陌上》

2017/04/29 09:48:05 来源:新浪读书  
4月26日上午,十月青年论坛第七期《讲述乡村的方式——从付秀莹谈起》在北京大学静园二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举行。

blob.png
  与会嘉宾合影


  4月26日上午,十月青年论坛第七期《讲述乡村的方式——从付秀莹<陌上>谈起》在北京大学静园二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举行。李敬泽、陈东捷、孟繁华、邵燕君、刘琼、李云雷、饶翔、徐刚、丛治辰、文珍等近二十位文学批评家、作家、编辑与付秀莹一起,讨论她的长篇小说《陌上》。


  十月杂志主编、论坛主持人陈东捷先生介绍,《陌上》发表于《十月·长篇小说》2016年第2期,是最近影响很大、极富特色的乡村题材的长篇小说,对于年轻的写作者,这种描述乡村的体量、方式,都是少见的,说明作者一直与乡村、土地保持紧密的联系。本次论坛有幸走进北大静园二院这片富于历史和文化气息的风水宝地,与春天和土地相连,续文脉,接地气,论乡村。


  批评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担任本次讨论的学术主持。他指出,《陌上》是2016年的重要作品,其特点在于力图用一种审美的方式,以一种精微的修辞去把握、讲述我们现在的乡村。这种风致、这种韵味都非常好。但是同时也带来很多的难度、问题和挑战。乡村审美化的路径,是在什么意义上有效的,它的有效性和边界在哪里,这是付秀莹的《陌上》给我们提出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在当下,乡村处于一种离散的状态,乡村经验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性,在谈论讲述乡村的方式之前,我们甚至可能都得先谈一谈何为乡村,现在什么是乡村,乡村还何以是乡村。这必须放在大的城乡结构、大的政治、经济、社会结构中去认识和衡量。除了审美这一层面,除了我们通常所认为的道德的个人境遇、个人性的这一面之外,谈论乡村、讲述乡村,一种社会学的分析,一种社会历史的分析,一种大的眼光的把握,或者大角度的把握,可能终究会被证明仍是必不可少的。


  批评家、沈阳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所长孟繁华先生认为,《陌上》在调子上、整体的格调上,在当下书写乡村生活的众多作品里,确实独树一帜。一个年轻的作家不急不躁、富于历史感地书写“芳村生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讲述乡村的方式,大概主要是三种,一种的是比较悲观一点,除了像梁鸿的“梁庄”系列,虚构文学里,贾平凹的《秦腔》,阿来的《空山》,都是相对悲观的叙事。 也就是说,乡村中国生活的碎片化,和城市几乎上是没有什么太大差异;在乡土中国,他们不可能构建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不可能有一个核心的情节、一个主要的人物,讲述中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故事。第二种相对乐观一点的也有,像关仁山的《麦河》,像周大新的《湖光山色》,他们还能够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第三种就是像刘亮程的《虚土》,格非的《望春风》,付秀莹的《陌上》。每个人的经验和他看到的乡村,事实上都是个人的经验,或者说当下乡村的一角。谁想把整个中国乡村生活在一部长篇小说里面完整表达出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三种态度我更欣赏的肯定是最后一种,当下中国乡村的变革,是整个历史链条中的一环,它不是最后,我们还没有走到乡村中国变革的最终境况里面去,所以谁要指认这就是乡土当下的生活,我认为都是片面的。所以用一种很旷达的、很宽容的,或者稍微有一些历史眼光来表达当下乡村生活的,我觉得可能会更客观一点。比如用秀莹的这种方式,一种非常缓慢的、有耐心的方式来讲述。


  批评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从网络文学与纯文学差异的角度,肯定《陌上》极具个人风格的细节和风景描写。用什么样的叙述方式进入到乡村写作,这部作品里有鲜明的红楼风。一个作家继承哪种美学、叙述传统,和他个人的情感、立场、站位有关。这部作品中的女性,更多地像林黛玉,有很多女人的小心思,莫名其妙就发脾气了,稍微离开一会儿就不知道怎么了,男人也没招她,她就砸锅摔碗说离婚,特别“女权”。以作家的角度,很容易把林黛玉的心思带到乡村逻辑里面去,或者说贾平凹可能把他今天的文人心态,带到他的乡村叙述之中去。这个我要考虑到的是作家个人的权限,但如果你是现实主义,如果考虑到文学求真的任务以及这背后的文学传统,我更宁愿看到赵树理的文学传统。用《红楼梦》的文人气,《金瓶梅》士大夫的气,用得不合适的话,更容易掩盖乡村现实主义背后应该有的批判性的传统。


  青年批评家、《文艺报》新闻部主任李云雷回顾了20世纪中国乡村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不断变化和调整,相应的,作家描述乡村的方式也在变化和调整,80年代以后,很难再看到关于乡村的整体性叙述,很难从整体上塑造出一条乡村的出路。付秀莹的小说是我们这个时代典型的中国故事,或者是一个比较新的中国故事,这个新的中国故事就在于她把一些比较新的社会经验融入到她的小说当中,从秀莹的这本小说,就可以看到,在我们中国的乡村,原来是有这样的故事。另一方面,她在叙事中也继承了我们传统中国的美学,并且用一种新的方式表现了出来。或者说,她是用她的笔法把一些本来就存在的个人经验或者地方的性经验,变成一种文学的经验。


  作家文珍从写作的角度谈论《陌上》。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写,非虚构的或是虚构的,其实我们都是想从当今的中国现实,试图去把握中国故事。刚才大家都谈她的语言是《红楼梦》《金瓶梅》式的,但我关心的是付秀莹她到底在这样一个传统的继承上面往前走了多远。我觉得她很有意思的是她的结构方式,在每一章的后面,会有一小段小字部分,那个小字部分很重要,就像芳村这样一个大村庄,是一个活物,它有了灵魂。看上去她画了一个静态的清明上河图,但是事实上是个现代的装置,看所有静态的画卷里面,点开某一个东西都会放大,就很像博物馆里面长篇的动态画卷,点开某一个东西,发现里面的东西开始动起来,开始演示他们的生活,而里面的主角一定是女人。付秀莹这样的女性写作者,她给我们提供了贾平凹等男性作者不同的视角,而且她会唤出房屋的灵魂,会唤开所有的墙壁,看到所有的故事,她会让这些看上去静态的画卷、看上去非常伟大的精神,一一落到细碎的实处,让中国故事有了灵魂。


  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说,作为编辑,对一个书稿的判断和在座的会有很多的不一样,有一个特殊的地方是,编辑是在场的,有很多时候是在文本的写作过程里面就参与了。秀莹在《陌上》这部作品里,把她的乡村经验最好的一些部分、最精华的部分,相当于集大成式的做了一次处理。我打一个比方,就像一个厨师到市场上去买了一堆菜,他来做菜,其实每个作家能从生活里选取来的原材料,其实都是很独特的东西,一定是要在下厨有一个特别慎重的考虑。我想秀莹这盘菜其实是炒的很不错,我想说的是什么呢?在我们集大成式的来处理我们的生活经验时,这样的机会可能不多,甚至可能也许是最好的一次。所以从编辑的角度,当然会期待这一次你会做到尽善尽美,不留任何遗憾。因为这个菜我们是不可能回炉的。但在结构方面,这个文本还是留有一些遗憾,也许若干年后,芳村会有它的续集。


  本次论坛是十月青年论坛的系列活动。据悉,十月青年论坛已举办过六期,往期论题有“城市与现实”、“青年与时代”、“介入与疏离:新世纪诗歌的社会性考察”、“回馈乡村,何以可能?——文学与社会学的对话”、“河北青年作家群”等。论坛采取“杂志+高校”的合作模式,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院校中文系共同举办,先后邀请了李陀、李敬泽、张清华、格非、西川、黄纪苏等文学界、思想界名家与青年批评家对谈, 将杂志的优势——处在当代文学生产的第一现场,与高校的优势——青年学者们在理论创新、历史研究方面的能力相结合。


  论坛策划人、十月杂志编辑主任季亚娅介绍,十月青年论坛的宗旨,就在于回归80年代文学杂志的光荣传统,于当代文学生产与阅读的第一现场,开辟一片讨论与交流的新天地。文坛前辈大家与青年一代写作者、评论者面对面碰撞,紧扣时代话题,直面当下社会现象,发现和提出问题,就当下文学与思想文化的前沿话题展开对话。“论坛就是一次真诚坦率的聚会,大家有个说话的地儿,集中起来交流自己对文学、思想和时代的看法”,她说。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