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铁二代”作家成龙:沿着钢轨行走成就了我

2017/05/23 10:30:48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作者: 何玉梅
   
动车、煤窑村、山西方言,有圈内朋友对成龙开玩笑说“这部《高铁穿越煤窑村》就是为赵树理奖写的”。成龙却说,对于获奖没有奢望实属幸运。

blob.png
  成龙在大秦铁路机务段釆风。


  动车、煤窑村、山西方言,有圈内朋友对成龙开玩笑说“这部《高铁穿越煤窑村》就是为赵树理奖写的”。成龙却说,对于获奖没有奢望实属幸运。


  发表作品的司炉工


  这几天,成龙正忙着在大秦铁路拍摄电视专题片。大秦铁路是自山西省大同市至河北省秦皇岛市,纵贯山西、河北、北京、天津的中国西煤东运的主要通道之一,是中国新建的第一条双线电气化重载运煤专线,1992年底全线通车。2008年运量突破3.4亿吨,成为世界上年运量最大的铁路线。“大秦铁路是党员示范教育基地,这部专题片要献礼‘七一’,必须要做成精品,我负责写专题稿。”成龙现任太原铁路局传媒中心副主任,一些重大的采访任务,他都亲自出马。


  1964年出生的成龙,本名郭保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铁路文联常务理事,中国铁路作家协会常务理事。


  喝着酒,吃着肉,成龙聊起了自己的文学之路。成龙的父亲是一名火车司机,从小生长在铁路家庭,他向往自己哪一天也能开着火车跑。父亲退休,大哥身体较弱,于是成龙顶了班。


  要想成为火车司机,必须从司炉工做起,然后再考副司机、司机。司炉工是锅炉司炉人员的简称,蒸汽机车上的一个工种,通俗点讲就是烧锅炉。那时他17岁。“高中差几个月毕业,想着考美院,美院要考文化课,我语文没问题,但是理科不行,索性就放弃了。”


  男孩从小调皮捣蛋,父亲担心其旷课学坏,每天让其用钢笔抄写《山西日报》上的内容,下班后要检查其是否完成。潜移默化日积月累,上初二时,他的作文被语文老师在班里当范文读。


  成龙从小喜欢画画,到现在没有放弃画笔。问其画作水平如何,“就是自己的爱好,不一定喜欢画画就要培养成画家,喜欢钢琴就要成郎朗。懂美术,提高自己对美的鉴赏力,观察事物就更细致些。”


  成龙认为,艺术是触类旁通的,绘画奠定了自己的艺术品位,“体现在写作上,比如环境描写、人物形象的塑造,都需要鉴赏力,把很多性格特点放到一个人身上,也是检验审美的地方。”


  当司炉工前几年,成龙每次出乘都带着画板、速写本,趁机车停车时画画。由于一走就是好几天,经常住在乘务员公寓,携带画具不方便,就买了《十月》、《当代》、《收获》等文学杂志,有时间就看看。看久了,他觉得自己也能写出这样的故事。


  成龙当司炉工的第五年,在《人民铁道报》上发表处女作《篮子》,之后他的小说和报告文学作品陆续发表于省市各种报刊。当时的局机关领导发现了成龙的文学天赋,于是将其调到了机关办公室,负责写公文材料等。“司炉工比较辛苦,我也想尽快脱离这个苦海。”


  写铁路人的“铁二代”


  由于自己是“铁二代”,同时又是铁路局的文化宣传干部,一直以来成龙写的都是跟铁路、铁路人有关的东西。


  《高铁穿越煤窑村》是成龙2013年年初创作的一部4万多字的中篇小说。作品以山西吕梁煤乡为背景,以建设高铁的工程标段征拆为视角,揭示了高铁即将铺设、征地、穿越煤窑村期间的矛盾冲突,表现了煤老板一家人面对高铁征地的不同态度,同时再现了中国农村孝敬父母的优良传统与重男轻女的陈旧观念。小说的结尾为读者隐喻了高铁线路的开工与建设,改变了煤老板贾四狗与妻子柴翠翠以及子女的人生走向。


  2009年,我国第一条开工建设的高速铁路——石太客专开通运营,“石太客专开通后我就想着修高铁,修到一个出煤的村庄如果要占煤老板的煤窑地界,煤老板该作何选择?”冲突矛盾肯定是少不了的,但从哪个角度切入,成龙酝酿了3年,“每天闲下来就琢磨这事儿。”


  2012年12月,成龙开始动笔写《高铁穿越煤窑村》,只要写超过5000字的东西,他的习惯是先写手稿,然后再录入电脑。“我自己专门印的500字的大稿纸,派克钢笔,纯蓝墨水,我喜欢那种钢笔写字时撇捺之间的幸福感、愉悦感。”


  20天手稿完成,4.7万字,10天录入电脑,边录边改,“差不多一个月时间。”


  小说中第一人物高铁标段“征拆部”部长胡文成这个名字,成龙说是随意起的,“小说是胡写呢,这篇文章得写成,于是就有了‘胡文成’。柴翠翠和其娘家人的名字颇费了一番心思,套用了山西土语中人名喜欢用叠音字的习惯。”


  小说虽然是虚构的,但也能找到其影子。成龙妻子的老家在灵石县,该县矿藏资源丰富,因此诞生很多煤老板,有些还与成龙家是亲戚,一夜暴富后的煤老板们通过大量的消费来体现着自己的价值,暴富和挥霍成为当时煤老板的代名词。他熟悉这些人,把这些人的个性经过杂糅、组合,就塑造出了柴翠翠、贾四狗们。


  在万物世界中,人性是最为丰富、最为复杂的,在生命的历程中,几乎每个人都呈现出多面性: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有美好的一面,也有丑陋的一面;有善良的一面,也有自私的一面。在不同的环境中,生命个体展示着不同的人性。


  成龙通过自己的作品展示着人性中的善良与自私。煤老板贾四狗,重男轻女观念严重,为了传宗接代,出轨四川来的“小姐”杜秀美,并与其生下龙凤胎,后与糟糠之妻柴翠翠离婚。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汶川地震后冒险押运车队为灾区捐献食物,失去了一条腿。


  贾四狗的煤矿在政府整顿私挖滥采行动中被查封。他带着一对双胞胎和杜秀美回了四川,汶川地震后,失去一条腿的他在四川开了农家乐,离异后带着两个女儿的柴翠翠去北京开起了超市……人物的归宿暗合了当下山西经济结构转型,每个人正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挥别“过去”。


  “偶然”拿奖的业余爱好者


  对于获得赵树理文学奖,成龙说纯属偶然。“我这个小说是2014年发表在《中国铁路文艺》杂志上的,压根没想过要拿奖。我不是科班出身,就是个业余爱好者,单位的活儿闲下来就写写。文学圈里比我有功底的高手很多,怎么能轮上我呢?后来朋友建议我参选,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报送了这部中篇小说。去年11月7日,《山西日报》公示出备选作品名单,中篇小说奖项里第三名,我第一反应是不太可能。12月21日获奖名单出炉,我才相信这是真的。我得感谢铁路,是铁路成就了我。”


  文学是有限向着无限的眺望!尽管是铁路局唯一一个中国作协会员,至今已有31年创作史,但成龙自谦“顶多是个运气不错的老文学爱好者”。


  一个人获奖,得益于一群人的滋养,成龙说,在自己的写作生涯中,现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的张平和省作协副主席张锐锋对其帮助甚大。


  张平与成龙相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彼时,张平还在山西省文联《火花》编辑部工作。盛夏时节的某天,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拿着一篇万把字的短篇小说稿走进张平的办公室,说要投稿,这个小伙子就是成龙。从此两人相识,亦师亦友。其后,张平将成龙及其作品推荐给了时为《黄河》杂志编辑的张锐锋。很快,成龙的中篇小说《此时,甲肝正流行》便发表于《黄河》。着名文学评论家雷达在综合点评1988年小说走向的文章里,把王朔、刘毅然与成龙统评为“王朔现象”。


  为增强成龙文学创作的自信心,扩展其世界文学畅销书的视野,张平曾送他一本美国作家马里奥·普佐的长篇小说《教父》。这本书至今珍藏在成龙的书柜里。


  去年12月,张平从媒体上获悉成龙的中篇小说《高铁穿越煤窑村》荣获“赵奖”,“单从这部获奖中篇小说的标题,它就是一部描写当下、‘接地气,聚人气’的现实主义作品,更是成龙坚守笔耕铁路题材创作30载的标志性作品!”张平如是评价。


  闲暇时,成龙也会和妻子去逛逛公园,边走边寻思藏在心里的小说素材。虽然《高铁穿越煤窑村》拿了“赵奖”,成龙更认可自己到目前为止,写的最长的一部小说——《北京颂歌》,“总共13万字,这个作品更具艺术感染力。”


  写小说不是成龙的主业,但他称会一直写下去。6月底,他的小说集《高铁穿越煤窑村》将出版面世,张平亲自为其作序——他沿着延伸的钢轨行走……“文学是一个需要耐得住清贫与寂寞的事业。这部《高铁穿越煤窑村》中短篇小说集,是成龙坚持30年文学创作的第一本合集。我也坚信,随着成龙在铁路文学创作方面义无反顾、一步一个枕木地沿着延伸的钢轨行走,一定还会奉献给读者第二、第三本文学佳作!”我们祝福成龙,期待他更多的优秀作品面世。(图由杨文彬 提供)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