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四川方言:对门实户与张姓舅舅的事》

2017/06/19 08:44:17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丁正耕
   
谁能想到,在川南赤水河边先市古镇和平街我的老家的对门的邻居兼长辈,竞然可以在珠三角相见。

  谁能想到,在川南赤水河边先市古镇和平街我的老家的对门的邻居兼长辈,竞然可以在珠三角相见。


  昨天,与张雪红四妹一块,从深圳出发去看舅舅舅妈张崇武与邓绍端。


  这个动念,是三年前小平在中山看舅舅时电话我并与舅舅简单说了几句后就产生了的。


  先市是古镇,唐代时就有建制了。宋朝时几次抗北的胜仗就是在古镇对面的丁山下成胜的。古镇风景崎丽,学风淳厚,小镇上喜好锻炼的人很多,闹霄时的龙灯、希望滩的送龙,夏季时赤水河汹涌的带着黄沙土颜色的河水的奔流不折,常常都会出现在我的创作意念中……简直给我留下了无尽的想念。


  在我们家对面,有一个比较特别的住户。一个被我们喊着外婆、一个被称作舅舅、但又一个又叫作邓嬷嬷、而户主又叫做“杨老乡”的,但又与我们的母亲不一个姓的亲戚。


  年少时,记得对门实户的两家走得蛮勤。虽然镇小,但文革中那些芸芸种种的怪事,好像是一件也没少过。斗“程站头”、红旗红联两派打武斗、大办民兵营等等,都在我幼小的心里烙下很深的映记,以至后来反思人类罪恶之源并成为我一生中在艺术题材上反反复复难以穷尽的述说,都给我故乡的趣事有着极大的关联。但舅舅张崇武在我心中的映像,并不是偶有行走石板街上的他的高大的身形,而是他患肺部病通过自学治瘉疾病与成为县里自学成才的榜样后,又在几所高校任兼职教授传播他自己的医学探索成果、临床方单施用济世的美传。当然,还有他的古诗文功底。


  我记得我从部队回地方那年,母亲还带着我从先市坐船去合江拜访已经被县里重用担任县卫校长后住在人民医院院门左平房里的他,说是向他讨教文学。记得我给他看过我在部队里写了近千首古体诗的8个日记本中的其中的一个,他看后对我说,可以再多背记些唐诗宋词,以增加文学修养。后来,我去了原始森林的福宝中学做体育教师了,想与他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但在县里的文学期刊上,还是经常能读到他的诗作。


  不过,对于这个有1米八的舅舅,烙我记忆中的还是他每天早上起床后,站在街边边的肩坎上刮胡子的事儿。好像他刮胡子是容易刮出血珠珠的,每每此时,他的嗓子里就喊出“邓绍端,拿点草纸来,快点,又出血了?”


  说真的,我后来是大胡子后,每次刮胡子时,就得想起对门舅舅刮胡子出血的事来,并在心里决定,一定不能向他那样刮到最后都听见咔咔响,还要在脸巴下流血珠珠。于是,我的胡子就只用推子推,而不刮。


  反正,在我们县里年轻人心中,他的自学成才并后来所获得的骄人的成绩,真的是几乎人尽皆知的,也自然成为后生们学习的榜样。说到邓嬷嬷,就是我退伍回乡等待分配工作的那段时光,是很有趣的。


  那时,我家后院的区卫生医院里,有几个医学校分配来的年轻姑娘,仿佛可能是其中的一两个是有点看上了我吧,想来探叫我,但又不敢进我家门来喊。于是,傍晚时,就在我家门口来回走动。每每此景出现,舅妈就端着饭碗一步跨进我家对我们说:“外面又有巡罗兵喽!”


  其实,那时我们对怎样搞恋爱,是不在行的。不象现在,手段多样,也容成事。有几次,那姑娘冲着在后花园花丛中画画的我二哥喊个几回,发现整错对象后的结果,当然是肯定是溜之大吉!


  舅妈活泼开朗,就连昨天午饭后合影时,她行步的神态活脱脱一个宋丹丹,有着极高的舞台视觉效果……


  在返回深圳的路上,我与四妹的话题自然也就少不了舅妈。


  人生也许有许多难料的缘与因,但总是在不经意时若星而出。


  就象昨天,纯粹是前天我的新作《随心而动》新闻发布会上因舅舅把四妹的电话发我前天才邀请她来参会一见,而后又说走就走才去看到近20年没见过的舅舅的。


  当然,学音乐的四妹,现在是个啥样,我还是蛮想看看的,除了是亲,她还与我在1987年云贵川三省十一县市“赤水河之声”音乐节上合作过一首歌,本来隐名评选时是很高的奖次,但开卷一看是我与她分别是词曲作者的年轻人,又没有政治地位,就把原本很高奖的我们整成了靠后的优秀奖。还有,好像我还编选过一首她或她五妹写的诗,放在由我主编的什么川黔诗人选集《高原风》中。


  果然,回程中,有了仨个娃的四妹,我们的话题最多的,还是诗与音乐。


  今天,处理完名人俱乐部前天新闻发布会事回到我工作室稍竭后准备动笔写这则随写文字前,我认真读了昨天临别舅舅舅妈时,他送我的他的的着作《杏林漫笔》。虽然书中尽是他在医学深究后临床处方的实例心得,但书尾那篇关于词义的文章,着实吓了我这个在17岁部队服役用诗来记录训练战斗生活倍感词汇量不够而抄了一遍有2万5千多条的《现代汉语词典》才解决了我的语言关的自认为在汉语言上有些理解的诗人一跳。在1990年以前的我们川南的合江,这个叫作张崇武的舅舅,就可以从医古文切入,深而准确地阐释了他对国人汉语中望语生义,而忽略字根的含义的忧虑与解决的方法。难怪我们老家那个做过市作协主席的公认的刁钻之才子(也是我喜欢的地方作家)的吴鹏权,对我这个张姓的舅舅,是那样的私交甚好,尊重依旧。


  我想,可能都是有才之人之间的那种,惺惺相惜吧!


  2015年8月27日20点10分至23点28分老丁于深圳东海边工作室临回京前3天。2017年6月17日修订于北京家中。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