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一袭柔情势若虎——儒医张崇武新著《砥砺人生》出版序

2017/06/19 09:30:57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丁正耕
   
地处川南黔北傍依赤水河最开阔的地段的先市镇历史悠久,唐代以来便有建制,宋时期抗击北方入侵的几个胜仗就是在镇对面的丁山下完胜的。

  得到敬重的张崇武先生约我为他出版的新著《砥砺人生》做序,惶苦。


  突然间,便把我的故乡四川泸州市先市古镇的一切往事逼显眼帘。


  张崇武这个名字于我的内心而言,是复杂的。


  首先,从小孩儿到少年直至现在青壮年的我一直都是叫他舅舅的。但,他又是我在先市五七中学(农业中学)上初一时的老师、校长;我自幼酷爱文学甚至是少年时就悄悄在心里立过志要当一个文学家以记录我眼中的世界探寻人类罪恶的根源,因而他便是我及我们县里面好诗文的小生们的前辈;待我保家卫国从部队受伤回到地方,他早已是我们全县好学的后生勤奋努力自学成才的榜样……你看看,这一堆在这个自觉自律转低美德丢失的时代而必令人敬畏的称法信息都在瞬间向我的大脑尽袭而来,我怎能不苦!


  地处川南黔北傍依赤水河最开阔的地段的先市镇历史悠久,唐代以来便有建制,宋时期抗击北方入侵的几个胜仗就是在镇对面的丁山下完胜的。镇上的人们好学成风,也喜好运动。你看,舅舅张崇武的学生后先市中学的语文老师李光棣在一篇《先市回忆》中就有“孙七三大步上蓝二分有效”的镇上蓝球比赛时励志语言的记录。崇武先生的家的对面就有一座丁山。该山从风水学的角度来讲,叫文曲峰,意为出文人大家的。我先不说与丁山对面有关的先市地界上出的文人侠豪象美学家雕塑家王朝闻、电影导演凌子风、在先市生活过的永川籍我党的著名电影评论家钟惦斐(作家阿城的父亲),开国将军贾若瑜虽授武将衔,但他在军内的文誉是毛泽东都称赞过的,如在抗战时的“游击大王、孙子兵法专家”、以及在六十年代面对国际风云变幻的军备竞赛防务时所提出的“战略想定”观点,至今都一直成为国防大学高级指挥系必修的课程。当然,因己体有恙而自学成才的在四川中医界名气颇佳乃至全国医古文方面都取得相当成就的张崇武先生的出名,看起来就显得是自然而然的事了。除了他自己人为的努力,地利也是占着灵的呢。


  今天一早八点多,我睡了才三个多小时,舅舅崇武的电话打了过来,说要请我为他的新书写段叫序的文字放在他的书中。我马上告之谢谢对我的信任与看重,并道歉因前天晚上中央音乐学院有演出活动参加在现场与昨天从下午两点半起直到夜里快三点才从云艺和丽斌教授的个人展览研讨会、吃喝会现场回到家中,一直没有接上舅舅的电话并即时与舅舅沟通关于这个重大的“作序”问题。于是,我在睡意朦胧中告之了我的决定:写,一定用心来写好这篇老师交代的文章!同时,舅舅还在电话那头传来二三天要我交卷的声音,于是,我便惶了起来!


  通读他从微信发来的新著文章,一股浓浓的乡事直袭脑庐。他的文章,朴实。他的文字,精准。他叙事的情,真挚。他所有的文辞终极,报恩。


  因为我与舅舅住对门的缘故,算得上是知根。他的篇篇文章,完全把我带回了我幼小的记忆之中。


  在文章《父亲》、《外祖祖》、《母亲》、《姐姐》中,他的行文处无时不在修复着我幼时不完整的对故乡的记忆。赵大姑、杨老乡、邓绍端舅妈、许婊爷、但丽姐等众多形象立伫我面前,一个个都鲜活着。陈超雄、沈亚新夫妇,对舅舅在身心上的关爱,若不是这次读到《陈沈二大夫》文章,还真不知道原来沈陈二位大夫与舅舅间的友谊是那么的深;我儿时所知道的很威风的区委书记李贵州,也从《区委书记李贵州》文中,还原了在文革那个特殊时期中,一个党的基层干部面对大势所趋的疯狂,用人性的善良,积极坚决地对本地一个好学不倦的年轻人张崇武是那样的支持、爱护与知人善用,以致他一步步走向自己人生理想的彼岸的美事;《 县委书记游泳》、《钟海全主任》文中述说的,不是崇武先生在述苦道难,而是在诉说衷肠,并示告后人:是金子总会发光,但更要懂得知恩图报。文中,他对县委书记游泳没有吹拍的言辞,对阻止他上进的副县长,也没有报怨的评击。他在淡淡的叙述中,表现出了中国传统文人豁达敏进的情怀。一反那些稍有成就就首先倒处诉苦,表白自己的多么不易,危险中得以成功的艰辛万苦的人的俗态,对自己的成就却是那样的轻描淡写点点掠过。对于在多次经历生死与凭勤劳巧干中获得自己本该的业绩的崇武先生来讲,他明白:只有强者,才能真正傲视死亡与勿念曾经的过往。因为只有经常抬头视天,目光如炬的人,才能懂得世间万物之规与人是有宿命的,因而人,才有人生的快乐可言。


  《妻子》文中,展现了一个美男人对爱的执着与求爱的技巧。当然,更显示了爱妻邓绍端的善良、眼光精准、情操高尚、危难成婚、慈爱有加、智慧、幽默的风趣特征。现在想想我小时起床跑步练完拳后在街肩坎上扫地时,几乎每天都要看到一米八身高的舅舅站在街边涮牙后刮胡子时嘴里喊出的焦急的:“邓绍端,我又刮出血了嘛,快拿点纸来!”的声音。今天看了这篇文章,才明白了那种喊声不是着急,而是一个有爱的人对另一个爱他的人的撒娇!当然,这样的撒娇,是一种我们没法体会到的幸福。


  还有,从《 科协主席丁国璋》这篇文章中,我们看到一个知识分子心中的高尚与不俗。这文中所述提到的泰斗改儒医,其实真不仅只是一个称呼的问题。儒医的称呼,对一个敏学有成的人来讲,从评价的含量看,应该远远高于泰斗的称呼的含量。这其间显示了崇武先生的精神取向与价值趣味和他人生的终极关怀。知识分子这个名词,在道德溃泛利益至上的时代,是对有良知的学问家的称呼,更是一个学者高尚的代名词。从丁国障对崇武先生的称法与他的认可,这便自然显呈出了崇武先生的人生取向与人性本质。


  在这部新著中的《学生陈玉梅》文中,我们还读到了一连串他的学生(当然也是我的同届)陈玉梅、伍家玉等的名字,这里面叙述的是师生情。怀旧,在这世风不古的时代,同样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它象征出人与人之间的纯净与师徒之情,是没有杂质的。不像现在的大学,叫硕博导师由老板变成老大再转至现在的师傅是那么的“与时俱进”。在他个人的专辑中,用篇幅专记师生的情谊,并示叙出那时因家境的不足而不能招待远道而来看望他的学生的生活上的尴尬,这里面不是在显示他现时的无奈而希望学生的原谅,而是另显出了一个强者才具有的坦诚的人格。在现实社会生活中,敢于直面过往的小节是坦荡情操的表现。崇武先生在文中的这个细节,令我想到了文革结束后,在文革中参与甚至主导过迫害一些作家的文化部部长周扬先生在人民大会堂给平反的受害者连鞠三躬时台下爆发出惊人的持久掌声的情景来。只有高尚的人,才有可能有高尚的情操,我想,我们的崇武先生也应是心藏此种情怀的人了。


  身高一米八十的崇武先生看上去气壮如牛,但他的内心却柔情似水,细腻精致。这点非常符合一个强者都注重细节的特点,也符合一个饱学诗书经典学者的风格。我们从他的文章中没有读到他所经历时代的电闪雷鸣,械斗剑影,只品得了他柔性的真情。从字字行文中,我读到的是他对曾经帮助过他的人的感激之情。这只是表层,但文章的背后,我却品得了这种柔性中的另面——一个对事业执着适宜的强大者的傲伟雄心……


  从形态而言,崇武先生在我幼小眼光中在大街上的行走步态,仿佛永远是那种一步一步迈得很实的稳健,这让人想起动物中虎科的行动姿态来。是呀,在他通篇中道不尽的感恩柔性中,背恻的另面,谁说没有虎虎的气势呢!


  因为是当年崇武先生的学生的我,仿佛现在己是一个有点名堂的艺术家了,但舅舅在电话中说我知你忙写点点就可以了的“命令”却是难从。本来我想放开手笔写过万二八千字,把我知道的靠自己努力奋斗而获得人们尊重的崇武先生的大事小事好好表表,但师命似乎又不得不尊。


  也许大家注意到了我行文中的称呼有舅舅和崇武先生两种方式,原因是:老师、校长、前辈、榜样的称呼我都把它划归了叫作先生。因为古人称教导者为先生,故,我沿用了此说。叫舅舅,是从我记忆起就喊到今天的喊法。在文中出现,除了显示亲近,也表达了我这个受过他启发的也是通过自学而有点小成的晚辈被他的榜样力量感染的感恩!关于此情与榜样力量的感激,我在二年前的八月二十七日与雪红四妹从深圳去中山看望舅舅舅妈回来后专门写了一篇题为《对门实户的张姓的舅舅》的文章中已经专文述介了。


  对了,我们在阅读中可以看到,在《砥砺人生》一书中,所有的文章所传递的核心,都是感恩这样的一种情怀……


  一个学生,一个晚辈,怎敢捉笔为老师的著作作序?尤其是在1990年代就能写出关于现代汉语语义失当之解檄文的前辈和才俊的崇武先生面前动笔作文,似乎有显惶恐不安之感。我想,这又是崇武先生想为我这个在二十八年前遭故乡某些小人擅自将我定成黄色诗人、反党诗人、里通外国的特务而进行迫害与人生攻击导致被整成了至今都是无医保社保工资的三无人员的晚辈而正名的善念吧!


  读一部美文,可以净化人们的心灵,《砥砺人生》肯定算是。


  读一部内心与一生都充满传奇与浪漫色彩的诗人的随笔文集,可以让人心悦体欢,《砥砺人生》一定算是。


  《砥砺人生》中的篇篇章章,那些文章彰显的感激之情,在人生位处高峰时的回首中,也不失是一种了却心愿不给自己的人生留遗憾的佳事。


  强者与成功者是等名词。但它的内容却包括着修养、学养、能力、为人、品行、德操、人格魅力诸元素。


  对于崇武先生而言,我想他的这种形象已经植入了了解他认识他的人的心中了。不信,你读完他的《砥砺人生》就知道啦!


  另外,今年三月,我在故乡县城偶遇农中时的李扬增、丁超、李全新、王堂杰几个老师时,聊天中从他们至今对崇武先生的敬意,就完全证实了我们的榜样的力量,是至今犹在!


  智者思捷,仁者爱嘉。生命的辉煌者往往行将结处时都却会对人的伤离别痛另有一番情怀。


  我突然想到在舅舅发来的文中有二首他的词。我把其中的一首《忆秦娥》展呈文末,算成学生兼晚辈对长辈与老师的同境感怀。


  《忆秦娥·八秩感怀》


  清明节,天蓝燕舞阳春色。阳春色,年年吹烛,瞬间耄耋。


  人生从古伤离别,今朝宴散何时接?何时接,“轮回”归宿,怡然忘却。


  现在居住在五岭之南,太平洋之北的舅舅兼崇武先生,过几天就是仲夏了,它将至后的季节才是秋天的开始。我愿故乡赤水河的波涛漾你,故镇先市场对面的文曲山丁峰的脉楞枕你,笔耕长青,再做我的乡梓后生们效学的榜样!


  这些一切的心得与情愫,就是我读完崇武先生《砥砺人生》新著后的感言!


  二0一七年六月十七日十六时起笔于京北寓居,完稿于六月十九日16时10分北京飞成都首都机场T1候机中。


  【作者:丁正耕,男,现成都人,1963年4月28日生于四川泸州合江先市镇,系张从武先生创建的先市五七中学(也叫农业中学)初中一年级学生;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著名当代艺术批评家、中外古今历史文化名人、北京师范大学知名人物、艺术活动家,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化进程推动者;已出版有著作《黄孩子》、《南音》、《神界》、《艺术本体论导言》、《老丁的艺术一》、世界最长抒情诗《恶蹈》、《第四次浪潮》(该著被评为人类必读120本书之一排第八十四位)、《增贤趣闻·学经》、《随心而动》、《老丁的艺术二》、《叩问神山》、《中国当代艺术》18部等三十六部近二千多万字著述,是世界军事史上第一个非将军被陈列入军事历史馆的战士艺术家;现居北京,《中国当代艺术》总编;作品从八十年代以来经常被介绍到欧美诸国,多次以艺术家身份在东京、美国等进行学术访问交流;社会誉职:北京大学、成都大学等国内十多所高校客席教授、西南大学美术馆荣誉馆长、中国城市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等。】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