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从乔伊斯到罗琳 细数名作家作品中的印刷错误

2017/06/21 11:13:01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Danuta Kean
   
早期版本的印刷错误,也许会让 J·K·罗琳的作品增值,但总体而言,这些错误的作用无非是让读者们发笑。

blob.png
  J·K·罗琳


  校对者的工作也许应该值得作者们重视,因为他们的疏忽会让一些J·K·罗琳的幸运读者们有利可图的。6月15日,封面上作者名字被误写为 “J·A·罗琳”的首部小说《哈利·波特与魔法石》(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作为最新的错版,在拍卖中以四位数价格卖出。


  这个价钱不到 10,000 英镑,意味着这并不是这个男孩魔法师系列中最值钱的错误。这项荣誉归于罕见的第一版,封面上“Philosopher”这个词被拼错,并于 2016 年被一位伦敦商人以 43,750 英镑买到手。


  早期版本的印刷错误,也许会让 J·K·罗琳的作品增值,但总体而言,这些错误的作用无非是让读者们发笑。


  文学上最佳的印刷乌龙之一,出现在 1925 年西奥多·德莱塞(Theodore Dreiser)的经典作品《美国悲剧》(The American Tragedy)。在一个段落中,两位主人公“和谐地跳着舞,无视音乐节奏,就像两片‘薯片’置身于轻波微荡的广袤大海之中。”(其实应为“两艘小船“,“ships”被误印为“chips”)这个段落也许只有“最糟性爱描写奖”(Bad Sex award)的得主莫里西(Morrissey)能够欣赏。薯片?德莱塞似乎忘记他的薯片要配着咖喱酱一起上了。


  但这并不是文学史上仅有的重量级印刷错误。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的《北回归线》描绘了巴黎的性与诱惑,在其 1961 年印刷的第一版中,错误数量让人吃惊。而在小说《路》的第一版中,科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rthy)为读者描绘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画面:片刻的恐慌之前,他看到他垂着头、拿着手枪,沿着长凳走在海岸边。在这里,“长凳”(bench)应该是“沙滩”(beach)。


  还有一些明显的印刷错误,是故意为之——尽管这很难界定。鉴于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的《芬尼根的守灵夜》(Finnegans Wake)中许多表达都并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很难发现他的朋友塞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所造成的错误。在某一次乔伊斯向贝克特口述小说内容时,乔伊斯说了一句“请进”以回应敲门声,而贝克特及时地记录了下来。尽管这句话没有丝毫意义,但乔伊斯却很喜欢这个错误,并保留在最终版本之中。


  《芬尼根的守灵夜》


  无论是宗教文学还是《圣经》,书中的错误都像是草坪上的鼹鼠丘一样细微但显眼。其中最臭名昭着的例子出现在 1631 年,因为排字员没有在十诫中写上“不”字,一版本的《圣经》十诫变成了让虔诚的信徒们自由地偷窃、谋杀和通奸。这版《圣经》被称作《邪恶的圣经》。


  尽管如此,各类书籍中的“印刷错误之王”还是要归属于乔纳森·弗兰岑(Jonathan Franzen)2010 年所着的小说《自由》。哈珀·柯林斯出版社(HarperCollins)将早期版本误发送至打印机并印刷了80,000份,以至于书中有数以百计的语法、拼写和描述性错误,整个第一版都被搞砸了。


  这本书的作者以一种残酷的方法在公众面前对这本被热切期待的书进行了错误更正。在为 BBC 时事节目《夜间新闻》录制朗读片段时,弗兰岑忽然停了下来说:“抱歉,这个错误之前在初校时已经被纠正了,但它依然出现在这本该死的精装书中。”


  持有这本书的人应该都会去换掉它。作为珍版书交易者,Rick gekoski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预测道:“在如今这个大量印刷的时代,这些错误是零溢价的,没有人愿意为此额外支付50英镑。”七年后,他被证明预测正确:在旧书交易网站 Abebooks 上,第一版《自由》最珍贵的版本是当年作者打算大规模印刷的副本。


  (翻译:陈宛琦)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