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叔本华:鸡汤文的杀手

2017/06/28 09:45:15 来源:北京文艺网  
如果我们怀疑一个人说谎,我们就应该假装相信他,因为他会变得愈来愈神勇而有自信,并更大胆地说谎,最后会自己揭开自己的面具。
blob.png
叔本华


  19世纪前半期涌现出一批作为时代代言人的悲观诗人--英国的拜伦、法国的德·缪塞、德国的海涅、意大利的拉奥帕尔迪、俄国的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有一批悲观作曲家--舒伯特、舒曼、肖邦,甚至包括贝多芬--一个试图证明自己是乐观者的悲观主义者,但更重要的是一位极为悲观的哲学家--阿瑟·叔本华


blob.png
亚瑟·叔本华的肖像

  叔本华的父亲是一个极成功的商人,他在自杀前,留给叔本华两笔影响他终身的遗产:一辈子享用不尽的财富,以及童年起就开始折磨叔本华的重度抑郁。


  叔本华自己说,他六岁的时候,就开始真切感受到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焦虑。一次他和父母一起外出散步,父母走在前面,这个六岁的孩子走在后面,他突然开始担心:“爸爸妈妈不见了怎么办?”


blob.png
叔本华


  一个人如果自己不快乐,那么他看到的世界都是不快乐的。十一二岁的时候,叔本华常常要和身为商人的父亲奔波欧洲各地。旅居伦敦某一天清晨,他推开窗户,突然发现自己直接面对着一座刑场,他看到了两个被吊死犯人的尸体,在风中随风摆动。


  这样许多类似的经历,使得年轻的叔本华成为了一个悲观主义者,他感到人生是悲苦的,不仅他自己悲苦,众生皆苦,而众生皆苦,是因为人生本苦。


  叔本华十七岁那年,他那无法摆脱忧郁症折磨的父亲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这件事对叔本华打击很大,在更加不可自拔的悲观之中,他开始试图搞清楚,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决心用一生一世的时间来思考关于人生的一切。


blob.png
亚瑟·叔本华的肖像

  从世俗的眼光来看,叔本华在生活上和事业上,都不是一个成功的人。


  二十岁出头,他与母亲关系破裂,一辈子都没有再见面,甚至母亲去世的时候也拒绝出席葬礼;唯一令他心仪的女孩,最后选择了别人;“自不量力”地与黑格尔竞争教职,结果一败涂地;三十岁的时候,他发表了代表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这本日后影响几代人的哲学着作,在出版后三十年内命运多舛,几乎无人问津……


  1809年初,叔本华在21岁生日前不久的一天,参加了由歌德和弗尔克(Johannes Falk)在魏玛城市礼堂举办的假面联欢会,当时著名的歌剧女演员,美丽的卡洛琳娜•雅格曼(Caroline Jagemann/德语全名:Henriette Karoline Friedericke Jagemann von Heygendorff)也来参加了。叔本华爱上了雅格曼,当时叔本华打扮成渔夫样,企图吸引雅格曼的注意力,然而雅格曼并没有注意到他。然而,当时叔本华并不知道,其实他心目中的女神早已经被众人皆知的名富老——魏玛-萨克森公爵(Duke of Weimar-Saxony)卡尔•奥古斯特(Carl August)给护走了,和有权有势有名望的公爵相比,叔本华还只是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文艺小青年(尽管受到歌德的赏识),又能拿什么跟公爵争情人呢,所以这段恋情自然没有任何进展。于是叔本华这个(智商)高富(二代)不帅顿时有了屌丝般的失落。


   于是,有了这首叔本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写的情诗(他的传纪作者们如是说):


  在卡洛琳娜•雅格曼旁


  合唱队走进小巷,

  我们站在你家门前;

  我内心的悲伤将会变成喜悦,

  如果你从窗口看着我。


  合唱的声音夹着雨雪响彻小巷:

  裹着蓝色的斗篷,

  我抬头看向你的窗口。


  太阳被云所遮蔽,

  而你的眼睛的光芒,

  在寒冷的早晨流出

  给我注入天堂般的温暖。


  你的窗口被帷幔掩盖:

  你在丝枕上做梦,

  从未来恋情的喜悦中,

  你是否意识到了游戏的命运?


  合唱队走进小巷:

  我的目光徒劳地四处探望;

  窗帘挡住了阳光:

  我的命运暗淡无光。


  冯申译


  或许是感叹“命运的捉弄”,三十岁出头,叔本华就写下悲观的语句:


  绝大多数人的一生,顺流而逝。在外人看来,毫无意义,空空洞洞;他们的内心,浑浑噩噩,麻木不仁。这一切,实在难以置信。他们的人生是淡漠的追求,迟钝的痛苦,犹如在梦中,穿过人生四季,蹒跚走向死亡,伴随的,是一串微不足道的念头。他们像钟表,上满弦就走,然而不知道为什么。


  一直到六十岁,叔本华发表了一生中最后一部大部头的着作《附录与补遗》,钱钟书先生曾经取了一个非常雅致的译名:《哲学小品》。


  叔本华是个涉猎广泛的美学家,他对音乐、绘画、诗歌和歌剧等等都有研究。他把艺术看作是解除人类存在的痛苦一个可能途径。


  他从人类行为的动机出发探讨人类道德的基础。人类行为的动机可以分成三种:希望自己快乐,希望他人痛苦,希望别人快乐。这三种动机分别概括为利己、恶毒、同情,其中利己和恶毒是非道德的推动力,只有基于同情是真正的道德行为。


  他最反对死读书、读死书的人。读书必须思考,如果不思考,只一味地读,和经常骑马坐车而步行能力必定减弱的人一样,将会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


blob.png
亚瑟·叔本华的肖像

  一个在三十岁时就写尽人世悲苦的人,在六十岁的时候却说:“人生还可以有美和幸福”。经过多番苦战,他终于彻底克制了他的本性,再没有什么能令他忧愁,再没有什么能让他激动:


  意志的千条绳索,把我们与世界捆绑在一起,它们作为贪婪、作为恐惧、作为嫉妒、作为愤怒,把我们颠来倒去,令我们痛苦不已,如今,他已经把这些绳索悉数剪断。现在,他平心静气,面带微笑,回首观看这个世界的幻相,透过它,真实已经隐隐闪现。


blob.png
叔本华之墓

  晚年在法兰克福隐居期间,叔本华从不与人交往,他唯一的伙伴是一只狗。他还给自己的狗起了一个名字,叫做“世界灵魂”。每天散步的时候,只有他的狗跟着他,遇见人就会躲开,他说自己是“憎恨人的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我们认真阅读他晚年写出的哲学着作,会在文字之中发现一颗非常博大的同情心。年轻时候所说的“人生,有不如无”,晚年却说“既然已经有了人生,不如做到最大的幸福”。


  1860年9月21日,他起床洗完冷水浴之后,像往常一样独自坐着吃早餐,一切都是好好的。1小时之后,当管家再次进来时,发现他已经依靠在沙发的一角,永远地睡着了。


blob.png
Piriskoskis /摄

  愚蠢的人将饱受其愚蠢之苦


  文| 叔本华


  平庸之辈,就像俄罗斯的兽角乐器,需要凑在一起才能吹奏音乐;思想丰富之人,就像是独自演奏的一架钢琴,本身就是小型乐队。


  一个完整、典型的人是一个独立的统一体,而不是人的统一体其中的一小部分。因此,这个人的自身也就是充足完备的。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把平庸之辈比之于那些俄罗斯兽角乐器。每只兽角只能发出一个单音,把所需的兽角恰当地凑在一起才能吹奏音乐。大众的精神和气质,单调而乏味,恰似那些只能发出单音的兽角乐器。


  确实,不少人毕生只有某种一成不变的见解,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能力产生其他的念头和思想了。由此不但解释清楚为什么这些人是那样的无聊,同时也说明了他们何以如此热衷于与人交往,尤其喜欢成群结队地活动。这就是人类的群居特性。


  人们单调的个性使他们无法忍受自己,愚蠢的人饱受其愚蠢所带来的疲累之苦。人们只有在凑到一块、联合起来的时候,才能有所作为。这种情形与把俄罗斯兽角乐器集合起来才能演奏出音乐是一样的道理。


blob.png
Piriskoskis /摄

  但是,一个有丰富思想头脑的人,却可以跟一个能单独演奏音乐的乐手相比;或者,我们可以把他比喻为一架钢琴。钢琴本身就是一个小型乐队。同样,这样一个人就是一个微型世界。其他人需要得到相互补充,但这种人单个的头脑意识本身就已经是一个统一体。就像钢琴一样,他并不是一个交响乐队中的一分子,他更适合独自一人演奏。如果他真的需要跟别人合作演奏,那他就只能作为得到别的乐器伴奏的主音,就像乐队中的钢琴一样。或者,他就像钢琴那样定下声乐的调子。


  那些喜爱社会交往的人尽可以从我的这一比喻里面得出一条规律:交往人群所欠缺的质量只能在某种程度上通过人群的数量得到弥补。有一个有思想头脑的同伴就足够了。但如果除了平庸之辈就再难寻觅他人,那么,把这些人凑足一定的数量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因为通过这些人的各自差异和相互补充——沿用兽角乐器的比喻——我们还是会有所收获的。但愿上天赐予我们耐心吧!


blob.png
Piriskoskis /摄

  同样,由于人们内心的贫乏和空虚,当那些更加优秀的人们为了某些高贵的理想目标而组成一个团体时,最后几乎无一例外都遭遇这样的结果:在那庞大的人群当中——他们就像覆盖一切、无孔不钻的细菌,随时准备着抓住任何能够驱赶无聊的机会——总有那么一些人混进或者强行闯进这一团体,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个团体要么遭到了破坏,要么就被篡改了本来面目,与组成这一团体的初衷背道而驰。


  除此之外,人的群居生活可被视为人与人相互之间的精神取暖,,这类似于人们在寒冷的天气拥挤在一起以身体取暖。不过,自身具有非凡的思想热力的人,是不需要与别人拥挤在一块的。


blob.png

  叔本华经典语录:


  1、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2、人性一个最特别的弱点就是: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


  3、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与倦怠之间摆动。


  4、事物的本身是不变的,变的只是人的感觉。


  5、只有知道了书的结尾,才会明白书的开头。


  6、如果我们怀疑一个人说谎,我们就应该假装相信他,因为他会变得愈来愈神勇而有自信,并更大胆地说谎,最后会自己揭开自己的面具。


  7、没有人生活在过去,也没有人生活在未来,现在是生命确实占有的唯一形态。


  8、每个人都被幽禁在自己的意识里。


  9、我们可将财富比做海水,喝的愈多,愈是口渴,名声亦复如此。


  10、我们可将财富比做海水,喝的愈多,愈是口渴,名声亦复如此。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