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乔忠延:文学延长了我的有效生命

2017/06/28 14:47:45 来源:三晋都市报  作者:周俊芳
乔忠延,儒雅、谦和,且笔耕不辍。满怀对故乡的深情,用文字为临汾代言。甚至有人说,要了解临汾的过往和当下,是绕不开乔忠延和他的文章。

blob.png


  乔忠延,儒雅、谦和,且笔耕不辍。满怀对故乡的深情,用文字为临汾代言。甚至有人说,要了解临汾的过往和当下,是绕不开乔忠延和他的文章。


  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创作,乔忠延先后在《当代》《中国作家》《中华散文》《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几百篇。出版书籍不下35部,总字数达到500万字。而这些作品,或多或少都打上了故乡尧都的印记。


  作为山西文坛的知名散文家,乔忠延获奖无数,多篇散文作品被各种经典散文选本选载。2013年,他的六卷本《乔忠延散文选集》,获得2010 -2012年度赵树理文学奖散文奖。


  他曾坦言:“散文救了我的写作。”为了摆脱写作上的重复自我,乔忠延尝试客体散文,即贴近写作对象,切入其本质,写出内里不同凡响的质地,写出对象的精气神。这是真正的写作者所追求的,旨在寻找文字最大的张力、质地和可能性,更为散文写作实践,提供了全新的样本。


  “没有出息的人”的“五福临门”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临汾人,乔忠延对故乡尧都可谓用情至深。除了撰写一系列与故乡有关的文章,作为当时主管文物旅游的官员,他主抓尧庙修复,使之不仅恢复原样,且成为颇有内涵的重要旅游景点。如今,每年春节的尧庙庙会已成为集文化、商贸为一体的盛会。这些成绩,自然饱含着乔忠延的心血。


  当有人说乔忠延是研究尧文化的功臣时,他则频频摇头,“这是我应该对家乡做的一份回报。我挚爱尧都,故乡不仅历练了我,还用丰厚的历史文化滋养了我。”乔忠延写了不少文学作品,有的是直接写尧都的,有的看似和尧都毫无关系,但细看,却都是以尧都文化为底色,为比衬写出来的。


  “生于尧都,长于尧都,至今没有走出尧都”的乔忠延却说,“我将自己视为没有出息的人。出息,就是走出故园,还能在外地安家休息。而我既出不去,又不能在外地安家休息,出息何在?”


  翻看乔忠延的履历,当过民办教师、秘书、干部、宣传部长、政府副秘书长、文物旅游外事局局长……这些经历,在他看来不过是“刀笔小吏”,并非自己的自觉选择,而文学才是他清醒的选择。“那些年,我有个习惯,不把文学带进机关,不把工作带回家里。也就是要保持独立思考,灵魂自由。”与从政经历相比较,他的文学之路显然更清晰,也更充满了激情和后劲。为此,乔忠延深情地说:文学延长了我的有效生命,感谢文学。


  迄今为止,乔忠延出版有散文集《远去的风景》《荒疏的风景》,出版“根在尧都”丛书《尧都史鉴》《尧都沧桑》《尧都人杰》《尧都风光》《尧都土话》五卷;2013年出版了描述尧帝时代生活的长篇小说《苍黄尧天》;2014年出版了记叙一代戏剧大师人生的《感天动地·关汉卿传》。


  作为50后作家,乔忠延年近古稀,但他至今激情满怀,笔耕不辍。恰恰因为多年来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写作之外,许多生活和精神的“矿山”非但没有被开发,反而,越积越厚,进入了写作的井喷期。退休后,乔忠延以读书、写书、讲书、出书为要,加上买书,乃“五书”生活。在晋南方言中,书和福读音不分,乔忠延戏称这是“五福临门”。


  用客体散文将思想最快传导世人


  散文这一文学奇葩在挖掘美、发现美的同时,也在创造着美。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乔忠延的散文《喜酒》在《人民日报》刊出,一发而不可收拾,《中国作家》《当代》《中国散文》《散文》等杂志先后刊发其文章。199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编选《88-90散文选》,选用了他的《弯弯的桃树》,成为此三年山西唯一入选的作家。


  今年3月,人民日报社和中国作协举办的“红色家园”征文活动揭晓,乔忠延的散文《歌声里的延安》从近万件作品中脱颖而出,位列10篇获奖作品当中。颁奖仪式上,乔忠延发言:“一个有良知、有担当的作家,不应是锦上添花,而应是雪中送炭,也就是为社会和时代疗伤。发掘延安的老娘土,正是疗伤的最佳药物。”乔忠延著作等身,获奖无数。他先后获得赵树理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冰心儿童文学图书奖、澳门全球华人散文大赛以及《人民日报》等多种征文奖项。他说印象深刻的是获得上届赵树理文学奖,六卷本的《乔忠延散文选集》,聚集了作者40年散文创作精品,规模庞大,题材丰赡,对中华先祖文化的探索与追寻,有独到而深刻的见解;对人生际遇与亲情友情的叙述,感人至深;对乡村风物的书写,平易亲切。


  乔忠延的散文文风雅致平实,简约清晰,对散文文体多有创新。散文是一种很宽泛的文体,也是高度很难企及的文体。乔忠延并不满足于现有的成绩,对散文写作进行思考,极力摆脱“一般作者重复别人,成熟作者重复自己”的窠臼。他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散文写作的标尺——客体散文。就是要下大气力,做到把握客体对象的精神特质,把握描摹客体精神特质的语言。


  大凡作家重复自己的问题,多出在语言是一个模式,不论写什么,都是一种节奏,一种语感,甚至,结构都是一种套路。客体散文则不然,要求作品的语言不断变化,比如同样是写水杯,陶杯,语言要粗粝;瓷杯,语言要光洁;铁杯,语言要掷地有声。这样下笔,才会每篇都有差异,绝无雷同。“这种试验,提升了我散文写作的高度,给了我更广阔的天地。”他说,客体散文写作,标志着自己由懵懂写作,进入清醒写作的状态。


  这种散文写作,得到了我省评论家傅书华和段崇轩的撰文力挺。段崇轩如是说:“乔忠延的创作实践表明,一个作家只有走进表现对象的深处,才有可能把握住客体的内在规律,发现其深藏的思想内涵以及哲理意蕴。”


  文学即人学,散文也是作家内心的表达。乔忠延说:“散文是我直面信息时代的便捷通道,可以将我的思想最快地传导给世人。”


  功夫在诗外成就《关汉卿》


  在乔忠延纪实文学创作中,《关汉卿》是绕不开的一个高度,谈及写作经历,要追溯到2004年乔忠延的另一本书《豪华落尽见真淳》。这是一本有关山西古戏台的书,详细记载和探究了山西戏剧的发展、成熟、兴衰。


  这本书写得不难,不到三个月时间,就完成28万字。但准备工作并不轻松,比写作多花费了一倍的时间。刚开始他忙着资料钩沉,在元代,伶人戏子地位低贱,写戏的文人也一样,史料里很难一见,只在《录鬼簿》中有点收录。关汉卿的生平难有准确定位,等到阅读关汉卿的剧作和散曲,从关汉卿的情感变化,触摸到了他的人生阅历。即以心路历程,探究生命历程,乔忠延顿时豁然开朗。由此判断出关汉卿虽为戏剧宗师,却是悲剧人生。他的志向不是写作戏曲激扬文字,而是入仕主政指点江山。但蒙军入主中原,山河破碎,生灵涂炭,改朝换代,科举梦沦为黄粱梦。不得已而为之,居然成了一个戏剧大家。正所谓“文章憎命达”吧!


  关汉卿飞扬的文采,丰蕴的诗情,一度令乔忠延望而生畏。不得不退后多步,用三个月的时间阅读元曲、宋词、唐诗,一直读到诗经。进入诗情画意的韵致,才坐在案前。“功夫在诗外,关汉卿传记的写作也是这般。”山西历史悠久,人文积淀深厚,英雄才俊辈出,用人杰地灵形容毫不过分。乔忠延评价:“关汉卿置身其中,依然光彩夺目。毫不夸张地说,关汉卿是山西的光荣。”


  追求柿子红与世无争的品性


  很多读者心目中,乔忠延是散文作家,突然传记文学面世了,未几,长篇小说面世。在《苍黄尧天》出版当年,即被《山西日报》推举为最需要读的一本好书,之后又获得了山西省五个一工程奖。


  谈及散文和小说写作,乔忠延的看法是:把十写成一是散文,把一写成十是小说。小说是用故事情节,通过典型环境里的典型人物,把作家的思想情感演绎出来。散文则需要浓缩加工,由作者真实表述。


  今年,乔忠延的两本传记《帝尧传》和《山西戏剧文物》即将出版。商务印书馆也将出版他钟爱的《成语里的中国历史》一书。元旦之后,《光明日报》整版刊载乔忠延贺岁文章《漫谈中国文化中的鸡》,这已经是他第三年漫谈属相了。正月初一,《人民日报》副刊头条刊发《大年是朵中国花》,一周后,整版刊出他的纪实文章《激活罗布泊》。紧接着,《四川文学》刊发他的《补天歌》,《散文百家》刊发其《说好汉》……年近古稀的乔忠延,以蓬勃的创作热情,活跃在文学界。


  2015年发表于《光明日报》的《柿子红》,是乔忠延收录中学生读本的文章之一,成为一篇阅读范文。他笔下的柿子,无论中秋节还是喝彩声,都没有随波逐流。依然像先前那般淡定,那般从容。“柿子从未迷乱心性,从未忙乱手脚。……柿子红着,荷尽已无擎雨盖;它红着,菊残已无傲霜枝;它红着,一直红到雪花飞舞梅花爆开的时节。”


  柿子红与世无争的品性,不恰恰是作家乔忠延一生的追求,不攀不比,淡定从容,在文字中浸染自己,释放自己,塑造自己。


  接下来,他会将重心放在书写家事上,爷爷漂泊台湾多年,杳无音信,突有一天归来,居然五世同堂。一个曾经碎裂的家庭,蓦然间花好月圆,一度成为惊诧乡里的新闻。“其背后潜隐着无数耐人回味的故事……我认为,到了该写出来的时刻了,这个时刻主要在于自己的知识积淀、文化积淀、思想积淀以及精神积淀,可以对应往事,揭示往事了。”乔忠延信心满满,计划用一年多的时间完成这部长篇传记《五世同堂》。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