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黑塞 | 总有美好的事物等着我们

2017/08/09 11:28:29 来源:楚尘文化  作者:黑塞
1962年8月9日,黑塞逝世。他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美妙的文学世界。黑塞的文字充满诗意、哲思与启迪。

  1962年8月9日,黑塞逝世。他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美妙的文学世界。黑塞的文字充满诗意、哲思与启迪。正如曾经的一位日本青年在给黑塞的信中写道:“我越是读它们(指黑塞的作品),越是发现自己在这些书中。现在我相信,最了解我的人在瑞士,他总在注视着我。”


  是的,阅读黑塞的文字,就如同凝视着他坚定的目光。半个世纪过去了,面对生活中的困难与挫折,黑塞的文字仍然可以给予我们无限的力量和勇气。


blob.png

  夏日终曲


  南阿尔卑斯山的仲夏,美丽而明亮。两个星期以来,我每天都为了夏天即将结束而忐忑不安,我将这种不安视为所有美感的附属品,那样的不安,带着某种神秘感,就像某种味道强烈而特别的佐料。一旦有任何雷雨征兆,更是格外令我担心,因为自八月中旬开始,即使是小雷雨都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它可能持续几天不停,即使雨后天气放晴,但夏天也早已随之消失了。在阿尔卑斯山南麓,夏日在雷雨中挣扎,然后轰轰烈烈地匆匆死亡,迅速消失,这过程几乎已成定律。当雷雨在天空肆虐几天之后,当无数的闪电,轰隆不止的雷声交响曲,以及温暖狂暴的大雨终告平息或消失之后,某个早晨或某个午后,曾呼风唤雨的云层散去,温柔澄净的天空中净是秋天幸福的颜色,而周遭风景褪去了些许色彩,阴影逐渐浓烈、深沉、扩大;那就像一个年届五十岁的人,昨日看起来仍健朗,一场突然的病痛,便让他挫败的脸上布满小细纹,仿佛沧桑给他每一道皱纹刻下了浅浅的沟痕。


  去年夏天的雷雨十分可怕。当时,夏日狂野地抗拒死亡,那临死前的狂怒,那壮烈的忿恨,那挣扎不屈,令人胆战心惊。然而,一切终是徒劳,几番狂啸后,夏日终究无助地消逝了。


  今年的仲夏似乎不会如此狂野,不会拥有如此戏剧性的结束;虽然仍有可能,但这回它仿佛想要不紧不慢地寿终正寝。近日散步时,我在阴凉的石窖酒馆享有面包、乳酪和葡萄酒的乡村式晚餐;那几天,从散步到返家的途中,最特别的是那沉潜的夏末之美,它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当时,温暖的空气均匀分布,冷空气缓缓冷却,夜露静静凝结,夏日虽略做了挣扎,但仍然静悄悄地消逝;那样的夜晚,显得特别不平凡。日落后若外出漫步两三个钟头,便可从身边无数的小小波动中,感受到这种夏日的挣扎。白日留下的暖空气整夜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