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剧作家周振天:坚守军人本色秉持信仰写作

2017/08/10 13:42:59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吴月玲
“掉深” 、“液体海底” 、“声纹”等潜艇上的专业术语在电视剧《深海利剑》中,伴随着卢一涛、尚堂、姜耀、金子晴等青年潜艇官兵们在保卫祖国海疆过程中频频出现。

  原标题:周振天:坚守军人本色秉持信仰写作


blob.png
  周振天到舰艇采访


  “掉深” 、“液体海底” 、“声纹”等潜艇上的专业术语在电视剧《深海利剑》中,伴随着卢一涛、尚堂、姜耀、金子晴等青年潜艇官兵们在保卫祖国海疆过程中频频出现。这群90后海军士兵,在超乎寻常的严苛训练里,从懵懂的新兵,成长为肩负国防重任的铁血军人,驾我军新型潜艇深海潜航,一次次驱赶了X国的“黑鲨”级潜艇的侦察和骚扰。这部电视剧的文学总监是海政电视艺术中心原主任周振天,他笔下表现潜艇兵的还有电影《蓝鲸紧急出动》和电视剧《波涛汹涌》等,曾在潜艇上代职过副政委的他说:“真实潜艇里的空间比电视剧《深海利剑》中的更为逼仄。 ”年过七旬的周振天仍笔耕不辍,在39年的影视生涯中写出了39部影视作品,是一位高产又高质的剧作家,在近日由中国视协主办的周振天编剧艺术研讨会上,“人品与文品的统一”是很多评论家给予他的评价。


  爱兵写兵


  周振天编剧的《追赶太阳的人》 《蓝色国门》 《热血》 《天边有群男子汉》 《潮起潮落》 《牧云的男人》《驱逐舰舰长》 《波涛汹涌》 《舰在亚丁湾》 《水兵俱乐部》等当代军旅题材电视剧尤其是海军题材的电视剧涵盖了海军的多个兵种和岗位,看下来颇有共和国海军史的感觉。像《潮起潮落》 《波涛汹涌》这样的作品,或者以家庭变故或者以人际变迁,深入描绘了共和国老中青三代海军军人,为建设强大海防不畏艰难,生动展示了他们对祖国人民的真挚大爱,对海疆边防的无私奉献。即使是在轻喜剧式的《水兵俱乐部故事》中展现的诸多尴尬与苦恼的背后,掩饰不住作品积极昂扬的生活的温情。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郭运德说,以海军生活为切入点,展示了军人保家卫国的神圣使命,一直是周振天军事题材创作的重要主题。“从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海军生活不乏我们常人难以承受的艰难困苦,但是他们有一种不惧风险、勇于开拓的精神。面对复杂的周边环境,守卫在海疆或者海岛上的军人们孤悬海外,出生入死。他的作品让身处在和平环境的普通观众真正能够融入到其中,理解崇高真正的含义。 ”


  周振天还记得在西沙璨航岛上,一位老兵让他猜岁数,周振天不假思索地回答:“28。 ”老兵苦苦一笑说:“22!每次说对象,人家都说我瞒岁数,死活不信。岛上的人就是显老嘛! ”在与士兵的交流中,周振天听到的感人的故事、细节很多很多。他说:“就是这些故事,让我内心涌动着讴歌中国军人的冲动。西沙、南沙军人的美,就是强有力的!在那被烈日炙烤成紫黑色的皮肤上,在被尖锐礁盘划出的伤痕间,在那脸上一道道与青春不相称的皱纹里,你都能感到美的张力、美的跃动。我自然地要以这样的美奉献给观众,来唱一首当代军人赞歌。 ”


  提及当代军旅题材电视剧,周振天创作的《潮起潮落》是个绕不开的话题, 1994年《潮起潮落》和《雪震》奠定了军事题材长篇电视连续剧的地位。作为一名海军的创作人员,周振天的作品可以说是关注了海军从建立到现在的方方面面。从最早的《潮起潮落》到后面的《驱逐舰舰长》和《波涛汹涌》 《舰在亚丁湾》 ,舰艇部队、水下部队,海军的重大时刻、重大事件,几乎没有遗漏,都在他的作品中得到展现。周振天长年与士兵在一起,爱兵写兵,最后落在笔端写出观众爱看的军旅题材电视剧,却不千篇一律,他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中国电视》的执行主编李跃森在总结周振天的创作规律时说:“在创作中很好地把握了审美的距离感,保持适度的心理距离,这就让他的作品总能找到独特的视角,总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神来之笔。 ”比如《水兵俱乐部》 ,他认为这部作品最能体现出周振天的生活底蕴和创作个性。“水兵俱乐部对于海军官兵来讲,是一个家、一个心灵的港湾。这部戏里的主人公罗运来是一个热心肠的俱乐部主任,以小见大,从水兵俱乐部辐射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体现出细致入微的观察。从各个不同的方面折射出当代中国军人的精神世界,他采用了一种轻喜剧的方式,幽默、超然,这种幽默和超然带来了一种距离感,成功地把日常生活经验转化为个性化的审美体验。 ”


  军事文艺评论家陈先义说周振天军旅题材电视剧有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现在海军很多部队还把他创作的一些反映海军的电视剧当作训练参考片播放。“他熟悉部队、熟悉海军,作为一个资历很深的老作家,他始终深入部队了解生活。他在海军潜艇部队代职,一待就是半年,在潜艇部队生活是很艰苦的,空间狭小,直不起身。 ”陈先义说,“这么大年纪的老同志能在潜艇部队待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多的。 ”


  家国情怀


  周振天曾写文章大声疾呼电视剧不能被资本“绑架” ,他坚守文化信仰,坚守文化自觉,不去讨好所谓的收视率,不做电视剧市场的奴隶。正如他自己所言,“在我的人生成长过程当中,革命先烈为创建富强、民主、自由的中国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的事迹一直教育感染着我。 ”他的创作也一直沿着自己的信仰而行。


  周振天是军队文学创作队伍中一个难得的通才,他学过音乐,吹过小号,最早写过小说、报告文学,还写过电影、电视剧、话剧、专题片,每个文学艺术门类都有他代表性的作品,比如长篇小说《玉碎》广受好评。除了军旅题材电视剧外,他写的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我的故乡晋察冀》 《我的青春在延安》 《洪湖赤卫队》 《李大钊》 ,近代史电视剧《神医喜来乐》 《玉碎》 《小站风云》 《护国大将军》 《张伯苓》《孟来财传奇》等广受观众喜爱,这些电视剧表现的对象虽然各有不同,但作品中流露出作者深沉的家国情怀,显示出了特有的文化品位。


  “无论世道人心怎么变化无常,无论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优秀民族文化传统的底线怎样一次又一次被猛烈冲击;无论带有时尚桂冠的横流物欲和无限放大的私欲机心在屏幕上怎样被宠爱有加;无论在利益驱动下那些肆意膨化的低俗、庸俗的展现怎样大行其道、怎样覆盖和蚕食艺术道德良知,作为编剧,还是不能丢掉那个念想:我们这一代究竟想给后代子孙们描绘怎样的一个历史景观和未来世界?给那些精神、文化、知识都嗷嗷待哺的孩子们营造出怎样的一方道德环境和精神天地? ”周振天在创作时,常常这么问自己。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说,周振天半辈子搞剧本创作,就是要把中国人的人性的美充分给发掘出来,他写过各行各业、各种时代、各个领域的优秀人物,军人又是民族精神最集中、最精彩的表现,因此他花大力气写军旅生活,足以在一个最高的层次上把中华民族那种精神、那种美展示出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也认为周振天的代表性作品致力于彰显充满人情味和人性美的崇高之美。“美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一切对于美好人生的追求都具有人性之美,崇高作为一种社会美的范畴,当然指向献身和牺牲,但它更是人们在内心深处追求一种冲锋和探险。在周振天编剧的作品中,不管是英雄人物还是那些看似平凡实则心中也有一份对人生终极意味仰望的普通人,正因为他们热爱家乡和祖国,他们在危急关头的牺牲和献身都散发着接地气的人情味和人性美。 ”


  郭运德点评其作品时说,家国同构是周振天创作的一贯风格,在他的创作中,家庭个人的命运始终与民族兴衰和国家的命运连接在一起。 《玉碎》表面上写了“九一八”事变前后一个文物店老板赵如圭一家人生存境遇的变化,实际讲述的是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这样的特殊时期,普通老百姓命运的选择和生存的状态,特别是在国破家亡的危难关头,赵如圭能够在日本鬼子面前,把他心爱的文物摔得粉碎,成就了一个中国人的民族气节。


  讲好故事


  《神医喜来乐》是电视台常年播出的保留剧目,有不少观众一旦遥控器拨到这部电视剧的话,就不会再转台了。 《神医喜来乐》在嬉笑怒骂、幽默诙谐、含泪的笑声中展示了社会动荡背景下小人物的悲欢离合,显示了剧作家高超的编剧技艺和丰厚的创造智慧。“无论是重大革命历史,还是一般革命历史、年代传奇,他的基本故事叙事风格是民族化的,是中国化的。 ”中国视协副主席李京盛说,故事性叙事、故事性表达,包括那些虚构的民国故事,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也是中国电视剧基本的一种常规叙事风格。


  周振天写的几个人物让八一电影制片厂理论部原主任张东记忆犹新,比如《吴焕先》 。她说:什么时候想起这部电视剧都想掉泪,吴焕先是特别棒的一个人,结果那么早就牺牲了,他的部下到后来一提起他的名字就热泪盈眶。周振天把这部电视剧写得这么好确实是因为电视剧的素材源于生活,剧作家对生活有感触。


  周振天编故事的能力让他的朋友十分称道。跟他相交多年的陈先义认为,周振天写戏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放飞自己的艺术想象力,大胆设置人物细节,想好了想全了,再动笔去写。李大钊、张伯苓这些大人物,虽然是历史上真实的人物,但是他有自己的创造,不是简单的再现,不是简单的资料堆砌。所以他的电视剧有嚼头、有回味,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然而,会编故事、善编故事绝不等于瞎编故事。周振天的剧作中,让虚构的人物遨游在大的历史背景之中。这样,不但使虚构人物更加真实可信,也使历史环境更加真实和丰富。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伟国说,周振天在创作《小站风云》时,仔细研究了大量文献,又进行了大量的采访,周振天也十分清醒地认识到如何写出曲折真实的故事,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他决定以小人物的命运为切入点,折射出大时代大背景的可行之路。将历史真实、生活真实、艺术真实融为一体,这也是周振天所有剧本创作一个重要的规律。周振天总结自己的创作经验:大胆设置符合真实历史人物性格的桥段,使之有血有肉,神魂兼备;对虚构小人物的塑造更是值得下大气力。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成功的小人物塑造一定是大历史背景的缩影。


  在李京盛的眼里,周振天爱憎分明、简单率直,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是就是是,非就是非。“为人特别的通达率真,你可以说他是简单,但是这种简单肯定是大家喜欢的。 ”他的性格特点在他的作品当中留下非常鲜明的印记。李京盛说,在周振天的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中那种热血信仰始终是主题;在年代剧中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始终是主题。“他的是非判断、价值判断从不含糊,他的作品的思想主题、艺术风格,完全跟他的人格,跟他的为人是一样的。 ”


  曾经担任过中央电视台台长的中国视协主席赵化勇认识周振天,不光是从在央视播出的众多周振天创作的电视剧、专题片,还有他多年前在春节联欢晚会担任总策划、语言类节目的文学统筹。“他为春晚立下了汗马功劳。 ”具体到电视剧作品,赵化勇认为,无论是最早的作品还是最新的作品,周振天始终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果他对国家不忠诚,对人民不热爱,很难写出这样的作品。偶尔一个作品可能是对国家尊重的,对人民是热爱的,但是每一部作品都如此,这个人一定是爱国的,是忠于这个国家的,是忠诚的。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