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冯唐:为什么我看上去像一个怪物

2017/08/17 09:54:29 来源: 百度学术  作者:冯唐
“不着急,不害怕,‘不要脸’”,自称“怪物”的冯唐在武汉大学珞珈论坛上分享了他为人处世的九字真言。
blob.png
  冯唐


  【编者按


  “不着急,不害怕,‘不要脸’”,自称“怪物”的冯唐在武汉大学珞珈论坛上分享了他为人处世的九字真言。在以“学习与创业”为主题的演讲中,冯唐讲述了他从求学到工作的人生轨迹,以及如何在麦肯锡前合伙人、作家、投资人等不同角色之间转换。


  以下是冯唐演讲内容的摘录:


  谈从商


  为什么学医,其实也是有逻辑的。当时选科,父母完全放羊。我是那么想的,如果学数理化,我觉得我一点儿前途都没有。因为我虽然能考很高的分数,但是我自己知道,我在学数理化的时候一点儿非常强的、能飞起来的、能脱离地面的那种兴奋感,是没有的。


  文科,就是文史哲,当时自己是小孩比较狂妄,就觉得我高中已经把王力老师的四册《古代汉语》都看完了,《史记》也看完了,我上大学之后,还需要老师教什么呢?我自己看看书就好了,所以就觉得文史哲可能不用学了。当时还没有学管理这一说,我就用排除法,那就学医吧。再往下走选择了妇产科。


  很多人粗俗地理解我是金牛座。金牛座有什么特征呢?贪财好色。其实我当时是反着想的。就是因为有贪财好色的倾向,所以更加了解一下妇女是什么样子的,从而产生戒断效果。大家可能看过一个叫《发条橙》的小说或者电影,它有些时候如果你说反向,产生逆反,是有很强的心理治疗作用的。我现在还是这么认为,就是生和死感觉连得特别紧,越看肿瘤、越看肿瘤发生学,越觉得如果有一天人类真的完全征服了肿瘤,人类会有更大的麻烦。


  比如,大家都不死了,这也很麻烦。现在住房已经成这么大的问题了,如果大家都活到400岁,这个地球会产生很多伦理问题,比如可能那个时候,40岁之前就不让谈恋爱了。比如说可能300岁之后,大家要抽签把一些老人移到外星球做探索工作,等等。所以我觉得很无助。


  刚才是胡思乱想,可是在实际生活中,特别是我处理的癌症,像卵巢癌,发现的时候往往是晚期了。因为卵巢癌埋得很深,往往是出血才发现癌症。一旦出血,基本上都是三期以上。因为它发现得晚,死亡率特别高。通常在五年左右,至少那个时候是五年会死掉一半人。我自己也觉得特别没用。另外一个不想学医的原因就是太闷了。像化疗,你就要严格按照规定的剂量,规定的方式,去给药。像我这样整天脑子里有许多古怪想法的人,混下去很难的。


  然后我就想,那去学点什么。我有一个舅舅,这个舅舅有一些传统智慧,他就说,明世从商,乱世从军,不如去学学商。学商不如去美国学学商,因为人家GDP最大。他就告诉我了一句朴素的道理。奔着这个道理我就去学了商。


  MBA一毕业,当时要面临的选择,一个是回国,一个是留在那边。当时还是想回国,主要原因是我觉得美国没人能一块打麻将。后来就面试麦肯锡,莫名其妙被录取了。因为我那个商学院Emory的确不是像哈佛、MIT这样有名。在南部应该能排到第一。麦肯锡可能从头到尾,尤其在那个时候是相对来说比较挑学校的。我们那届可能有三四个进麦肯锡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挑我。后来我进去之后听到各种谣言,说有史以来麦肯锡大中华区录取的新生中,冯唐的学校是最差的,他一定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后来我就找到那个人,我喜欢比较简单、阳光的交流方式。我说我给你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方式方法,不一定你对,不一定我对,但至少给你一种方式方法,告诉你看问题还有另外一种角度。我觉得好小说、好的文章它不见得教给你什么是真理,而是告诉你另外一种可能,或者说你为什么不这么想。这个人的商学院这么差,为什么能进这么好的公司?说明这个人一定有不世之材,一定属于国士无双,换一个角度去看问题,你有可能会看到另外一个世界。


  再往下走,在麦肯锡为什么又做这么长。通常是两年到三年就会删掉50%的人,到了六年其实就剩了百分之十几了。而我们那个时候正好赶上互联网的泡沫破裂,所以失业的人特别多,麦肯锡砍人砍得特别厉害。我也一直想不到自己为什么坚持了这么久,今天我也想给大家讲讲原因,我想我一直在学习,我一直有学到新东西。


  我从事过许多行业,从医药到器械到保险到商业银行,我甚至做过移动计费软件。我每天都在学习新东西。后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被踢出去,直到我升成合伙人之后,我们有一个晋升的仪式,也就是一起出去玩。大家做了一个访谈,说,你升成合伙人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大家猜一下答案最多的是什么?运气。我确实一直运气蛮好。后来我的导师对我说,你有一个悲催的特点,就是你会比你客户更着急。也就是说他们把问题给我了,我会比他们更睡不着觉,比他们更急着去找问题的答案。可能这种认真也起到一定作用吧。


  然后就进了大型国企集团。我们当时做“十二五”规划的时候,看了差不多100多个二级行业。2010年,我定了要进医疗。简单的说,就是供给需求矛盾太大。


  谈写作


  到美国的时候实在是无聊。我参加的是一个医疗器械公司,在美国市场占有率非常高,每天干俩小时就干完了。后来为了打发时间,就写了我的第一本出版的长篇小说《万物生长》。《万物生长》刚出的时候,只卖了不到3000本。


  出版的时候我刚回北京,到机场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三联书店,当时心里就想,怎么着也得上排行榜吧,我写得这么好。说不排进前三,总能排到前十吧。我进去找了老半天,在洗手间旁边看到一个书架,上面有我的书。我当时羞愧难当。后来就把这种羞愧变成了一种带引号的力量。这个力量让我写出了《18岁给我一个姑娘》和《北京,北京》,之后又写了俩。


  我觉得有了好胜之心,就要再写写,再坚持坚持。同时从小说创作的角度讲,我还真觉得《万物生长》没有把我想表达的东西都表达完。后来我在央企集团做非常繁重的工作,我觉得自己每天都像一个抽水马桶,基本上来到办公室里的人,都是发牢骚的,都是带着事儿来的,都是有问题要解决的。


  我能感觉到,从早上八九点钟开始到晚上五六点钟的时候,这个马桶已经满了。那时候可能需要稍稍喝一杯,吃个晚饭,然后你就感觉到,吃完饭应酬完回到住的地方,打开电脑再看会书再写会儿东西的时候,人需要巨大的清空马桶的能力,说句更俗一点的,就是吃屎的能力。


  然后顶着那种劲的时候就快到了四十,我想写够《北京三部曲》的时候,给自己的四十岁送一个礼物。通常男性荷尔蒙四十岁以后就会相应下降,后来我想在相应下降之前写一本情色小说,因为我没觉得我们有很多好的情色小说,比如说像《红楼梦》我觉得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从小说的角度来讲,就不是一本好小说,因为它太拖沓,当然因为它有它的革命性,《金瓶梅》会比《红楼梦》好一些,但是也有一点《红楼梦》的毛病,就是太妄图在一本小说里塞进他这辈子的所有事情,这是中国的一些小说挺大的问题。后来我就想,我想写一本漂漂亮亮的干干净净的情色小说,然后就写成了《不二》。


  谈成功学


  如何成为一个怪物?这个所谓的成功学我估计我会讲得特别快,首先,我不认为成功能复制。二呢,咱们给他一个所谓的框架,思考框架。那天我就想,找一个什么思考框架?后来有句古话,它叫如果在现实世界上想混得相对好一点,有那么十件事,有那么十点,叫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但是我今天不是想宣传封建迷信,我也可能有不同的解读:


  第一,一命,你的命很重要,我学医的,这个基因编码太重要了,在这个基因面前,人生来不平等,没有办法。我记着我们班当时正好打麻将,有些原来从江苏浙江考理科考得很好的同学,经常在晚上三点多四点多,天蒙蒙亮的时候跟我说,你第三圈的时候如果不吃那张牌,接着抓的话,那个人又没碰,现在这张牌就归你,你就可以自摸。


  你说这些脑子跟我的真是不一样,我真是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同样我可能也有我擅长的地方,比如我会把二十几个字给他码得舒舒服服的,这些可能也不是练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在好多程度上,要认命。认命的另外一个角度,实际上就是发现自己非常擅长做什么。也就是说如果有一些能让各位非常兴奋的东西,如果那个东西碰巧又能是个爱好或是个营生的时候,千千万万不要破产,那有可能是你安身立命的东西。


  第二,运气。运,其实我觉得更好的翻译是timing,是一个时机的问题,也就是说你生在什么时候。比如在座应该有好多九零后,如果从买房子的角度,你们没有生在好时候,我们七零后就占了点便宜。其实做事儿也是一样。


  后来我想如果社会正常运转,比如说我一屁股坐在一个位置上,死活赖着不起来,后面好些人就没机会了。因为在这个知识结构上,我们这拨人正好在这个时间能卡在这个位置上。当然大家可以讲各种各样的,我觉得要相信timing。也就是说考虑考虑在这个时代,该干点儿什么,不只是说我特别喜欢干什么,我特别能干什么。


  第三,风水。风水我不会看,我把这个风水理解成地理位置,理解成为location。我想如果我是同样这么一套基因,同样生在这么一个时代,如果生在……咱找一个我喜欢调侃的一个地方,比如说浙江某山村。有可能我开篇就不会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就有可能说《二十五岁给我一个寡妇》。地域是会造成一些影响的,所以要挑一点能够适合自己干事的地方。


  第四,积阴德,这个阴德,我做了简单的定义,就是我觉得损人而不利己的事情不要做。大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可能觉得这是常识。我每回遇上一些损人的人或利己的人,我都能相应地理解。但是损人而不利己的,我就把他们归类为:人性的黑暗他们驾驭不了。


  第五,读书。读书的好处对我来说其实就是我见不到的人,我去不了的地方,达不到的境域我能通过二手材料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特别是建议大家有时间读读我们巨大的一个宝库,中国的史书,中国有远远超越其他国家和其他文明最完整的书面史书,就咱们的二十四史,包括咱们的《资治通鉴》,那是在大时间尺度上看一些所谓大能人、大坏人、大奸、大贾这些人干的各种古怪的事,它其实从某种程度上很像案例教育,它不给你讲什么道理——咦,他干了什么什么事,他权钱色都要,他倒霉了;又出一个人他贪权钱色,他又倒霉了。好,你知道权钱色三个东西不能都贪。


  第六,相。我觉得相有三层意思:一是长相。这不能拿丑人去举例哈,但是我们必须承认,自古以来人类就是看脸的。不仅包括人类,所有禽兽都算。要不然孔雀为什么都使劲开屏呢?第二相是形态,是身材。当时我就对我们四十岁左右的一些人说,如果不能保持身材,至少要保持体重。第三个层次所谓相,我觉得是精神状态,也就是说你哪怕长得很寒碜,你哪怕身材像冬瓜,但是你要有欣欣向荣的对生活充满乐趣好奇心的这种状态,古代就有,大家知道安禄山吗,会跳胡旋舞,转圈转得很快,虽然很胖但是精神状态很好,所以毁了大唐。


  第七,名。这个名声我只谈两点,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名实相符,否则就会很累,你名比实要低一点的时候最舒服,名比实要高很多的时候就很累,你整天都要像撑着一个气球似的。而且你为了撑这个名声,跟实际远离的名声,你要说很多谎话,这个事不靠谱。第二是要珍惜自己的名声,这是我从麦肯锡的经历体会到的,就是说一种信任是非常容易建立但是非常容易毁掉的。因为人是多疑的,你经常会怀疑一个人的动机,所以大家如果有名声,哪怕——在座可能也有金牛座——你贪财好色,也要珍惜自己的名声,不要轻易把你的名声毁掉。


  第八,信鬼神,敬鬼神。并不是说封建迷信,我说的敬鬼神,实际上敬重一些最基本的原则,就像我们说的看星空,想心中的道德法则,这有时候不仅是说法律,而是道义人心。这些事儿该不该做?我觉得应该怀着一颗敬畏之心。不该做的事儿,哪怕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事儿,不能做,要慎独。


  第九,交贵人。请交对朋友,这个朋友,至少我的定义,不是在你缺钱的时候给你钱花,那叫干爹。你闹出点事,给你平事,那叫恶霸。真正的贵人,我倒觉得会起到一个像灯塔的作用。就像你有时候做错事、创业、学习的时候,真糊涂了,那时候怎么办?那时候有个你信任的、尊敬的、有常识的、没有太多私心的人,告诉你他怎么想。哪怕你不见得全同意,但对人的帮助是特别大的。这样的人,至今为止,我遇到过三个。在不同的时间,或是在很长的时间,都很大程度的帮到我,我非常感激他们。


  第十,养生。养生不一定是说你一定要自己扎自己一针来针灸,练一些很奇怪的功夫。我是学医的,我看到过太多病痛。有一个大实话,大家要意识到,哪怕遇见一些特别小的病痛,你都是忍受不了的,你都很容易万念俱灰。所以如果真是要想好好创业,好好把事做好,有时候甚至是想当一个好父亲、好母亲,都要有一个好身体。最后用我常给自己念叨的九字真言送给大家,祝大家:不着急,不害怕,“不要脸”。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