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从古至今 科幻小说一直为穆斯林世界所钟爱

2017/08/17 14:39:17 来源:界面新闻  
在欧美文学和影视作品中,我们常常看到隐形人、时间穿梭、飞行机器和太空旅行等科幻题材,但这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却并非西方写作者的原创。
blob.png
  (North Wind Picture Archives / Alamy Stock Photo)


  在欧美文学和影视作品中,我们常常看到隐形人、时间穿梭、飞行机器和太空旅行等科幻题材,但这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却并非西方写作者的原创。随便翻开一本《一千零一夜》(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你就能发现,早在伊斯兰文化的黄金时代(公元8世纪至13世纪),民间就已开始大量流传各种充满奇幻色彩的故事了。这些故事内容丰富、规模宏大,即便是在现在看来,可读性依然很高。


  穆斯林世界中的科幻小说常常被西方读者忽略。在我看来,“科幻小说”这个概念非常广泛,无论是影射现实世界的虚构故事,还是体现文化和科技进步的想象创作,都涵盖在这一概念之中。在文化繁荣的黄金时代,随着乌托邦理想世界的兴起,科幻小说这种体裁开始流行。当时,穆罕默德统治下的伊斯兰帝国创立了伊斯兰教,并统一了阿拉伯半岛。除此此外,他不断向四周扩张,占领了从西班牙到印度之间的辽阔领土。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能够统一广阔领土之内的文化和人民,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而文学是个很好的解决办法。著名学者阿尔·法拉比(Al·Farabi)在公元9世纪创作的政治哲学着作《美德城》(The Virtuous City),是新兴的穆斯林文明初期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在柏拉图《理想国》(Republic)影响之下,法拉比构想了一个由穆斯林哲学家们统治的理想社会,描绘出了伊斯兰世界的治理模板。


blob.png
  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和音乐家法拉比。


  除了政治哲学之外,关于理性价值的讨论也是当时穆斯林文学创作的一个特点。伊本·图菲利(Ibn Tufail)出身于西班牙,是中世纪著名的阿拉伯哲学家,他所创作的哲理性文学着作《哈伊·本·亚克赞》(Hayy ben Yaqzan)是世界上第一部阿拉伯语小说,影响深远,流传至今。从故事情节上来看,有学者认为这部哲理小说是《鲁滨逊漂流记》(Robinson Crusoe)的雏形。小说描述了居住在与世隔绝的孤岛上的“自然人”的自我发展过程,探寻了一个理性的人在没有任何外部影响的情况下,是如何一步步观察和认知这个宇宙的。整个故事可以作为一种思想实验来解读,“实验对象”是一个生活在荒岛上的小孩,他从小就和瞪羚生活在一起,直到一个遇到海难的人类出现在这座岛上,他才第一次接触到人类的文化和宗教。图菲利在书中展现的主题十分多样,包括人类本性、经验主义、生命的意义以及个人在社会中的角色等,对于启蒙时代包括约翰·洛克(John Locke)和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在内的诸多哲学家都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还有一点同样值得我们关注:最早的女权主义科幻小说也诞生在穆斯林世界。出生在孟加拉的洛克娅·萨克霍沃特·侯赛因(Rokeya Sakhawat Hussain)是一位穆斯林女权主义作家和社会变革家。1905年,她创作的短篇小说《苏丹娜的梦想》(Sultana's Dream)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女儿国”童话世界里的故事。在那里,男人们起初不把女人放在眼里,觉得她们学习科学不过是一场“多愁善感的噩梦”。后来,女性借助超凡的科学力量发动了一场革命,掌管了统治大权,从此男人们都处在女性的压制之下,整个社会性别框架也都颠倒了。在女性的统治之下,世界变得更加安定和睦了。有一次,苏丹娜来到“女儿国”,发现女人们都朝她咯咯笑。


  她的向导对她解释说:“她们觉得你看上去充满了男子气。”


  “男子气?什么意思?”苏丹娜不解。


  “她们的意思是,你看上去像个男人一样害羞和胆怯。”


  之后,苏丹娜对于这种性别失衡的现象更加好奇了。


  她问向导:“男人们都到哪儿去了?”


  向导说:“在他们应该在的地方。”


  “他们应该在的地方?你是指什么样的地方?”


  “哦,是我不对,我忘了你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不知道我们这里的风俗。在这里,我们都把男人关在屋子里。”


blob.png
  《苏丹娜的梦想》
  [孟加拉]洛克娅·萨克霍沃特·侯赛因 著


  到了20世纪初,穆斯林世界创作的科幻小说成为了反抗西方殖民主义力量的一种形式。例如,尼日利亚豪萨语作家穆罕默德·拜罗·卡加拉(Malam Bello Kagara)在1934年创作的小说《历险记》(Gandoki),就是以处在动荡时期的西非为背景。卡加拉在小说中创造了一个由精灵和其他神秘生物组成的奇幻世界,而当地人都参与到了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的斗争当中。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间,随着西方殖民帝国开始走向奔溃,政治乌托邦一类的主题往往都夹杂着一定程度的政治犬儒主义。例如摩洛哥作家穆罕默德·阿齐兹·拉巴比(Muhammad Aziz Lahbabi)在1974年出版的小说《长生不老药》(The Elixir of Life),故事围绕着一种可以使人永生的不老药展开,但这一重大发现不仅没有给社会带来希望和欢乐,反而引起了阶级分化、骚乱和暴动,社会结构也因此瓦解。


  发展到现代,穆斯林文化中又兴起了一种更为黑暗的虚构小说创作潮流。艾哈迈德·萨达维(Ahmed Saadawi)在2013年出版了超现实主义小说《弗兰肯斯坦在巴格达》(Frankenstein in Baghdad),他以独特的叙事视角直击战乱中的巴格达。萨达维在故事中重新塑造了一个存在于现代伊拉克的“弗兰肯斯坦”,他的身体也是用不同尸体的各个部分拼凑而成。这些人都因种族和宗教暴力而死,由他们所拼凑成的怪人最终也成了暴怒的化身。在小说中,作者赋予了主人公“弗兰肯斯坦”多重文化内涵,他不仅象征着深陷社会危机的伊拉克,更是人类社会整体的缩影。他希望通过讲述“弗兰肯斯坦”的悲惨命运,引出对人类所遭遇的道德困境、价值选择、宗教伦理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的反思。


blob.png
  《弗兰肯斯坦在巴格达》
  [伊拉克]艾哈迈德·萨达维 著


  在阿联酋,科幻小说作家诺拉·阿诺曼(Noura Al Noman)于2012年出版了她的第一部小说《Ajwan》。这是一部青少年小说,讲述了一个年轻的两栖外星人拯救被绑架的儿子的故事。阿诺曼曾表示,以前她想找一本适合青少年阅读的科幻小说给她的女儿看,却发现在阿拉伯语的文学世界里,找不到这样的作品,于是她就写了这本小说。书中的内容触及了包括难民问题和政治教化在内的主题,在阿联酋产生了极大的反响,之后这部小说还被改编成了电视剧。


  在沙特阿拉伯,2013年,易卜拉欣·阿巴斯(Ibraheem Abbas)和亚西尔·巴贾特(Yasser Bahjatt)合着的科幻小说处女作《HWJN》面世。这是一部宗教主题的科幻故事,探究了性别关系、宗教偏见和愚昧等社会问题。小说讲述了一个女孩同家人搬进新居后,结识了一个叫Hawjan的精灵。按照伊斯兰传统,精灵是安拉创造的,它们住在另一个世界,可以看得见人类,而人类却见不到它们。作者认为伊斯兰教是一种科学宗教,所以在小说中着力通过自然主义来解释这种生活在平行维度中的精灵的存在。


  此外,2008年,埃及作家艾哈迈德·哈立德·陶菲克(Ahmed Khaled Towfik)创作了充满赛博朋克元素(cyberpunk)的科幻小说《乌托邦》(Utopia)。小说的时间设定在2023年,国家面临着巨大的危机,经济崩溃,社会动荡,整个埃及社会都浓缩到了一个封闭式的社区里。这本书常常被视作是对“阿拉伯之春”的预想。


blob.png
  《乌托邦》
  [埃及]艾哈迈德·哈立德·陶菲克 著


  而在“阿拉伯之春”过后的埃及,小说家巴斯玛·阿卜杜勒·阿齐兹(Basma Abdel Aziz)于2016年出版了小说《列队》(The Queue),讲述了在残暴的独裁统治之下,无助的公民们奋起反抗、最终起义失败的故事。阿齐兹通过描绘一个卡夫卡风格的世界,映射出了革命浪潮最终走向“阿拉伯之冬”的结局。这不禁让人联想起罗兰夫人的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旧政府是被推翻了,但问题是,革命真的胜利了吗?


  欧洲文学往往将科幻小说归类于浪漫主义,并将之视为工业革命之后的一种文学产物。但纵观穆斯林世界几个世纪以来的文学创作和发展历程,我们不难发现,那些凭空想象的先进科技、理想中的完美乌托邦社会,以及充满了各种神秘生物的奇幻世界,不只是西方文学的独有特色。


  (翻译:刘桑)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