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为人生打开一个多姿多彩的花园

2017/09/01 15:05:47 来源:凤凰文化  作者:张家鸿
吴昕孺从伟大的诗歌中,读出了一个个平凡的灵魂。文学作品的伟大,在打动一个个普通读者的同时,也能让读者在其中读出自己。

  拥有一颗心,才让我们得以观照自然万物,并让它们成为我们人生道路上的良师、益友、伴侣,甚至融化成我们生命的一部分。而诗歌,恰恰是指引我们通向心灵港湾的唯美通道。吴昕孺编著的《心的深处有个宇宙——在现代诗中醒来》就为读者提供了丰厚的诗歌盛宴,直通一个个伟大而美丽的心灵。


  既然心的深处有个宇宙,那么心虽小,却是无所不包的。诗人的心灵偶有所得,若能用清澈的泉水浇灌成一朵诗歌之花,这本身就是奇迹。读者的心灵,如果陶醉于诗歌的芳香之中,不也可以生出奇迹的萌芽?


  吴昕孺评价惠特曼的《一只无声的坚忍的蜘蛛》时说:“我们每天不辞辛劳地上下班,哺育孩子,看书,旅游,会友,等等。这不都是像那无声而坚忍的蜘蛛一样,一缕一缕地吐出丝线,在建造那连接海洋的桥梁吗?”一只小小的蜘蛛如果可以是每个勇敢活着且肩负责任之人的精神写照,那么,我们如何有理由对在角落里默默结网的它们,报以冷漠?我们又有何理由在遭遇困境时自暴自弃?


  吴昕孺从伟大的诗歌中,读出了一个个平凡的灵魂。文学作品的伟大,在打动一个个普通读者的同时,也能让读者在其中读出自己。


  阿波利奈尔的《美人鱼》只有短短四句,却可以蔓延扩展到无边无际。“我怎么知道,美人鱼,你的苦恼从哪里来,每当深夜,你哀声叹息,在大海?我跟你一样,海啊,充满了幽潜的声息,而我那歌唱的船名字就叫作年代。”吴昕孺读出了苦恼,读出了郁郁寡欢,更读出了能坚持不懈、不自怨自艾的大我,“即便个人命途坎坷,受尽委屈,但时代在歌唱,时代在前行”,我们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一道歌唱前行。


  读过智利女诗人米斯特拉尔的《三棵树》之后,吴昕孺深深地意识到,“人也应该像树那样,不畏强暴,不怕孤单,别人给我们制造伤口,我们也要从伤口里散发出‘芳香’而不是仇怨来。”他还说:“诗人在这里想说的是,如果你能对别人的苦难感同身受,那么,那些苦难就会淬砺你,造就你,提升你。”《两个伤口像一双眼睛》是整本书的赏析文字中,给我带来最强烈震撼的篇幅。这既源于作品本身,也源于吴昕孺心中的悲悯情怀。


  面对吴昕孺这些用情至深的文字,已逝的诗人们如果泉下有知,心中不知有多欣慰呢。倘若吴昕孺只是就诗论诗,文本也许会显得单调乏味、枯燥。他还在赏析的过程中,旁逸斜出地论及诗人的身世与处境,令一篇篇诗评具备生活的坚硬与现世的沉稳。行文自然流淌,与其说是评论,倒不如说是随笔更妥帖。赏评诗歌又兼论诗人,还将视角延伸到现世的某种心情、人生的某些机遇,因而这些赏析文章十分好读。即便是如我这般的诗歌门外汉,只要用心感受,都能得到不少收获。特别是中学语文老师和大中学生,若能认真通读此书,无疑将迈入我们平时视为畏途的现代诗门槛,从而为自己的人生打开另一个多姿多彩的花园。


  作为最凝炼、简洁的文体,诗歌高度融铸着诗人的情感与思想。荷尔德林的乡愁、普希金的爱情、爱伦·坡的穷困潦倒、马雅可夫斯基的激情、叶赛宁的乡村气息、奥登的中国行、狄兰·托马斯的放纵、策兰的苦涩、辛波斯卡的悲观、阿多尼斯的力量、普拉斯的痛苦、卡佛的眷恋和爱意……这些丰富的心灵和经典的作品被吴昕孺的赏析一一请下神坛,让普通读者得以亲炙其精华,享受其润泽。


blob.png
  《心的深处有个宇宙》


  《心的深处有个宇宙》是吴昕孺读与写、选与评的结合。从读者身份出发,以作者身份贯穿,再最终返回读者本色。虽然诗歌赏析冷静而客观,但吴昕孺依然在文字中倾注着热情与思辨。它令我禁不住遥想,一个少年曾经沉浸于现代诗中情不自禁的画面,他在缪斯女神的怀抱里肆意地做着文学梦。而后,在女神的鼓动下,在先贤的指引下,他开始写诗,渐而成为一名诗人。努力着,写作着,快乐着,直到《心的深处有个宇宙》问世,才完成自己对诗歌的终极致敬。


  吴昕孺很喜欢爱伦·坡的诗文,在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中短篇小说集时,将它取名为《小说与故事》,以向爱伦·坡致敬,因为爱伦·坡曾出版名为《诗歌与故事》的文集。吴昕孺说:“每一个诗歌的阅读者,包括诗人自己,都是跪在井沿的那个孩子,他从里面看见自己的影子。”他依然记得1984年读聂鲁达厚厚一本《诗歌总集》,“读得如痴如醉”,读得“激动得不得了”。他忘不了初读普拉斯的诗歌时“像喝了酒进入微醺状态一样,迷离惝恍,欲罢不能”。


  致敬之余,还完成了反哺。他享用了诗歌的润泽,更想把诗歌的美好大声说出来。因而,读者很容易在书中找到吴昕孺关于诗歌的真知灼见。“一首诗看上去不算什么,但没有诗,没有文学,人类的精神领域将一片荒芜。”“诗歌的好,经常不是诗句有多么神奇,而是它能够精准地呈现出某种意境,将我们带入其中。”“感染力而不是煽动性,才是诗歌最有力的武器”……于此,吴昕孺像是诗歌虔诚的布道者。他选评诗歌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能否打动、震撼过自己的心灵,而不在于所谓的影响力,所谓的名气,所谓的得奖与否。其实,这些都是外在于诗歌精神内核的林林总总。如果诗歌的精神内核丢了,这些涂抹其上的诗外之物也将随之烟消云散。


  我不是诗人,自知没有缪斯降临时的某一神性时刻灵感迸发的快意与幸福。与吴昕孺一样的是,我也是诗歌的爱好者与赏读者。关于诗歌的某一扇门在对他打开的同时,可能也正为我打开着。虽然我自知浅陋,我依然认为拥有诗歌的人生是幸运的。诗歌,给人生带来的润泽与照拂,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它是明亮的、深刻的、恢宏的,是能够尽快抚平伤口的,是越来越激越昂扬的……


  吴昕孺在《后记》中说的又何尝不是我的心里话呢?“每赏析一首诗,每读一个诗人的作品,每了解一位诗人的生平和思想,我都能感觉到了自己能量的增长、心智的进步以及境界的升华”。如果拥有与诗歌亲近的机会,千万别轻易放弃,正如品读这一册厚实、明亮的《心的深处有个宇宙》。它带给你的诸多美好,你可能马上感受得到,也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悄悄来临。


  作者简介:


  张家鸿:80后,福建惠安高级中学语文教师,书评人,专栏作者,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国教育报》《中华读书报》、香港《文汇报》、《福建文学》等报刊,著有读书随笔集《文心书影》。曾获叶圣陶教师文学奖、泉州文学奖等。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