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傅雷|光明决不是没有黑暗,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

2017/09/04 08:44:18 来源:楚尘文化  
人一辈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惟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或者要有极高的修养,才能廓然无果,真正的解脱。

blob.png


  傅雷(1908.4.7-1966.9.3),著名翻译家、文艺评论家,对翻译法文作品有卓越贡献,文革时被迫害致死,身后出版《傅雷家书》,影响巨大。


  傅雷先生为人坦荡,禀性刚毅。”文化大革命“之初,受到巨大迫害,遭到红卫兵抄家,又受到连续四天三夜批斗,罚跪、戴高帽等各种形式的凌辱,被搜出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蒋介石旧画报)。


  1966年9月3日凌晨,与夫人朱梅馥自缢身亡、愤而离世,悲壮地走完了一生。


《大师傅雷》(上)

《大师傅雷》(下)


  傅  雷  语  录


blob.png

  人一辈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惟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或者要有极高的修养,才能廓然无果,真正的解脱。只要高潮不过分使你紧张,低潮不过分使你颓废,就好了。


blob.png

  不经历尖锐的痛苦的人,不会有深厚博大的同情心。


blob.png

  一个人惟有敢于正视现实,正视错误,用理智分析,彻底感悟,才不至于被回忆侵蚀。


blob.png

  孩子,可怕的敌人不一定是面目狰狞的,和颜悦色、满腔热血的友情,有时也会耽误你许多宝贵的时间。


blob.png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blob.png

  母性的伟大不在于理智,而在于那种直觉的感情。


blob.png

  不为胜利冲昏了头脑是坚强的最好的证据。


blob.png

  辛酸的眼泪是培养你心灵的酒浆。


blob.png

  既然生活在金钱世界中,就不能不好好地控制金钱,才不致为金钱所奴役。


blob.png

  耐着性子,消沉的时间,无论谁都不时要遇到,但很快会过去的。


blob.png

  赤子便是不知道孤独的。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创造许多心灵的朋友!


blob.png

  你的随和脾气多少得改掉一些……老在人堆里,会缺少反省的机会;思想、感觉、感情,也不能好好地整理、归纳。


  傅雷遗书


blob.png

  1966年9月2日夜,58岁的傅雷因不堪忍受红卫兵的殴打、凌辱,坐在自己的躺椅上吞服了巨量毒药。两小时后,他的夫人朱梅馥从一块浦东土布做成的被单上撕下两条长结,打圈,系在铁窗横框上,尾随夫君而去。


  文革才开始一月,傅雷就向朋友们喃喃自语:“我快要走了,我要走了……”


  从那年的8月底开始,连续四天三夜的查抄、罚跪,变着花样的辱骂、殴打,真正感觉生无可恋的傅雷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自绝于人民”。


  两人去世后,得到消息的户籍警察闻讯赶来,发现书桌上有一个火漆封固的包裹,里面是几个装着钱、物的信封,以及一封由工笔小楷誊写而成的遗书,这是傅雷的最后一封家书,全文如下:


  人秀:


  尽管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旧画报)是在我们家里搜出的,百口莫辩的,可是我们至死也不承认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实系寄存箱内理出之物)。我们纵有千万罪行,却从来不曾有过变天思想。我们也知道搜出的罪证虽然有口难辩,在英明的无产阶级政党和伟大的领导人领导之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决不至因之而判重刑。只是含冤不白,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要难过。何况光是教育出一个叛徒傅聪来,在人民面前已经死有余辜了!更何况像我们这种来自旧社会的渣滓早应该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了!


  因为你是梅馥的胞兄,因为我们别无至亲骨肉,善后事只能委托你了。如你以立场关系不便接受,则请向上级或法院请示后再行处理。


  委托数事如下:


  一,代付九月份房租55.29元(附现款)。


  二,武康大楼(淮海路底)606室沈仲章托代修奥米茄自动男手表一只,请交还。


  三,故老母余剩遗款,由人秀处理。


  四,旧挂表(钢)一只,旧小女表一只,赠保姆周菊娣。


  五,六百元存单一纸给周菊娣,作过渡时期生活费。她是劳动人民,一生孤苦,我们不愿她无故受累。


  六,姑母傅仪寄存我们家存单一纸六百元,请交还。


  七,姑母傅仪寄存之联义山庄墓地收据一纸,此次经过红卫兵搜查后遍觅不得,很抱歉。


  八,姑母傅仪寄存我们家之饰物,与我们自有的同时被红卫兵取去没收,只能以存单三纸(共370元)又小额储蓄三张,作为赔偿。


  九,三姐朱纯寄存我们家之饰物,亦被一并充公,请代道歉。她寄存衣箱贰只(三楼)暂时被封,瓷器木箱壹只,将来待公家启封后由你代领。尚有家具数件,问周菊娣便知。


  十,旧自用奥米茄自动男手表一只,又旧男手表一只,本拟给敏儿与×××,但恐妨碍他们的政治立场,故请人秀自由处理。


  十一,现钞53.30元,作为我们火葬费。


  十二,楼上宋家借用之家具,由陈叔陶按单收回。


  十三,自有家具,由你处理。图书字画听侯公家决定。


  使你为我们受累,实在不安,但也别无他人可托,谅之谅之!


  傅雷 梅馥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日夜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