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从A到Z》出版:一本进入当代艺术的小词典

2017/09/07 15:02:43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高丹
   
9月2日下午,“一好阅读”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举办题为“从‘前卫’(A)到‘时代精神’(Z)”的《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新书发布暨论坛。

  9月2日下午,“一好阅读”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举办题为“从‘前卫’(A)到‘时代精神’(Z)”的《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新书发布暨论坛。诗人王家新、艺术家刘韡、艺术家向京、学者汪民安、策展人兼评论家秦思源等就当代艺术与当代生活、当下中国的艺术书写、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与未来等话题展开讨论。


  《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于2017年9月上市,该书集合了国际艺术杂志《Frieze》创刊以来最精彩的文章,以字母为序,提炼当代艺术的关键词,用27万字、150余幅图,探讨了当代的59个话题,涉及现当代约700位艺术家、艺评人、艺术学者、策展人等。书中谈到安迪·沃霍尔、达米安·赫斯特、特雷西·艾敏、格哈德·里希特,也谈到IKEA的家具、苹果的界面,还有对酷儿、废墟的艺术思考。


blob.png
《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新书发布暨论坛


  很多艺术家也体现了一种诗歌的东西


  策展人秦思源认为,《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点到一个穴,比较准确地把当代艺术受到世界文化影响和它与其他方方面面的关系呈现出来了。当代艺术在中国发展非常迅速,特别是前十年到十五年,从当代艺术市场启蒙,到经济危机,刷掉一批炒家,之后新起来一批真正对当代艺术有热忱的收藏家、策展人还有新的艺术家,使得整个生态有了一个新的面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上海前几年开启的一些新民营美术馆,也改变了当代艺术生态,给了新一代年轻观众跟当代艺术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可是这个生态中还有一个欠缺:文字跟更广文化圈子的链接是缺乏的,当代艺术圈子里面有很多作者、很多刊物,但这些过于专业的文章有时候出了这个圈子就有点儿失效,现在缺乏可以把当代艺术整体面貌和一个更广文化氛围、社会氛围连接在一起的书籍,这本书就有这样的效果。”秦思源说。


  诗人王家新注意到《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的字母P下面包括诗歌,这篇文章是艺术家兼诗人的一个访谈,主要谈艺术,后面附录了几首诗。“这样写非常有个性,而且还有一种介入精神,这也是这本书的一个特点。艺术家都有介入当代生活的精神,无论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形式。从艺术而言,很多艺术家也体现一种诗歌的东西,比如说博伊斯,如果称他是一个诗人,他会过来拥抱你,那是对他最高的赞赏。 ”


blob.png

  《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


  艺术家也很难看懂当代艺术作品


  艺术家向京认为:“当代艺术的书要有一种转译的作用:为一个视觉化的、作为生产链当中最初一环的作品,做一种解释工作。这个解释工作确实是一种知识生产,让这种知识生产,有效地进入到所谓公众教育环节里,可以让普通观众能够跟艺术所要关注的话题稍微近一点。像王老师讲的,我们就是在一个巴别塔世界里呆着,这是人类宿命。在中国,首先是当代艺术历史非常短暂。”


  在向京看来,当代艺术无论是中国还是所谓西方的,已经很难再找到一个恒定的规则或者标准去评判。即便是行内人做这个工作,看到当代艺术作品也经常是莫名其妙的。“我经常一边看作品,一边也硬着头皮看旁边的解释,因为没有这些解释的拐棍,往往连作品基本的路径都无法找到。转换到中国的文化场域,这个情况会更不乐观。我真心觉得中国当代艺术有非常多很棒的东西。”向京说。


  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秦思源认为,说的大部分是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就不说。所以在学者汪民安看来,中国当代艺术、前卫艺术没有批评领域,但是有写文章的人,只是够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当代艺术批评家或者是有质量的写作。


  “这两年我有一点变化,我喜欢看各种各样的文章,除了理论方面、哲学方面,我也看当代艺术评论、当代文学评论、当代电影评论、戏剧评论、建筑评论,所有的批评文章我都看。后来一比较我就发现,这几种门类比较起来,这三五年中,当代艺术评论是发展最好的。 我有时候看微信或者是电脑上看一下,或者是豆瓣上也看一下,我发现很多艺术评论文章,很多作者我都不知道是谁,我一看相信是年轻人,文章真的写得非常好,我还要向他们学习。”汪民安说。


blob.png
  《从A到Z:当代艺术关键词》内页


  艺术家刘韡认为,现在一切都变化了,艺术及面对的观众已经变了,面对观众的方式已经变,“当代艺术,有一个被消费的状态来面对观众。”


  但在秦思源看来,“很多中国挺优秀的艺术家在国际上得不到认识,因为他们观看的方式跟我们观看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因为背景和整个环境是不一样的。如果没有很好的文章可以把这种背后的环境和知识结构来翻译给另外一个学术体系,就很难进入到这种语境里面去,所以的确有好几个层面的问题。”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