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对话乔叶:你何以热爱这个世界?

2017/09/14 09:46:54 来源:凤凰文化   作者:魏冰心
随后,在最末等的客房里,店家的女儿自波斯人手里接过小小的锦盒,吞下了盛放在其中的一颗红润润、亮晶晶的果子,自此开始了她从唐朝到现代悠远漫长的生命轨迹。唐朝来的人?

  乔叶是这么给《藏珠记》开头的,“天宝十四年,一个抱病垂危的波斯商人住在长安城东市附近崇仁坊里的一家客栈中。他原来似乎是有钱的,但身体让他越来越穷,后来潦倒到至身无分文……”


  随后,在最末等的客房里,店家的女儿自波斯人手里接过小小的锦盒,吞下了盛放在其中的一颗红润润、亮晶晶的果子,自此开始了她从唐朝到现代悠远漫长的生命轨迹。唐朝来的人?这种看似穿越的设定不免让人生疑,这还是那个四年前写下《认罪书》、对“平庸的恶”有冷静关切的乔叶吗?


  后记里,乔叶说,“2013年,长篇小说《认罪书》出版后,我松了一口气,决定2014年好好玩。2013年底2014年初,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大热,我也跟着追剧,追着追着,就老妇聊发少女狂,起了写这个小说的念头。”这是一本起心就要往“轻”里写的小说,爱情和美食,世俗里最美妙的热望,昭昭大唐,历史上最璨烂的朝代,要“轻”就轻得甜蜜开心。当然,《藏珠记》绝不是那类网络上能读到的粗刨烂制故事,乔叶查阅了相当体量的背景资料,也在其中贯注了自己对女性和爱情的思考。记者在新书发布会后采访了乔叶,关于严肃和流行,不妨听听作者本人是怎么说的。


blob.png
  《藏珠记》,乔叶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出版


  记者:在后记里你提到是看了《来自星星的你》才决定写这本书,为什么会把时间设置在大唐呢?


  乔叶:有好几个动因吧,当时我写了一个比较重的小说,挺长的,叫《认罪书》。那之后就想轻松下,写个体量稍微轻一点的,我很喜欢唐朝的历史,我自己也经常被朋友们开玩笑说像是来自唐朝的人,圆乎乎的。(笑)


  我当时就想,如果要写一个女版的都教授,那么她从哪个朝代过来更合适呢,可能就是唐朝吧,我对唐朝有天然的亲近感。我们河南有个龙门石窟,有一尊据说是武则天的真身佛,以她的相貌为原形,非常的庄严端丽,我觉得大唐气象还是很不一样的,有很开放、很自信的风格,我很喜欢那种饱满的气势,所以也就选择让这个女孩生在唐朝的天宝年间。


  记者:在创作之初就想把它写得轻松一点。


  乔叶:对。


  记者:那么你觉得这部小说算是纯文学吗?


  乔叶:是纯文学,还是不同于网络上一般的穿越小说,女主咕咚撞墙上——就穿越了。这部小说其实没有穿越,是个伪穿越,或者可以说它是个反穿越小说,其中没有任何胡编乱造的逻辑,起码我觉得我的逻辑不是混乱的,太有秩序了,它完全是按照现实的规则来运行的。


  唯一有点神奇的地方,女主人公是从唐朝过来的。但她也是一天一天扎扎实实过来的,没有说突然就跑到元朝突然就跑到秦朝,没有的,这个女人就是活成了一个很沧桑的人,因为有那个珠子的存在,面容才永远很年轻。那个珠子也是有史可查的,唐史上有记载。这些珠子通常跟波斯商人有关,《独异志》里就有一则这样的故事,其中的主人公叫李灌。


  记者:既然这本《藏珠记》的诞生一定程度上源于《来自星星的你》,很想知道你怎么看待流行文化跟传统写作之间的关系。


  乔叶:流行文化和传统写作,我觉得都要有一个根基,就是要写的好。网络上产生的文学作品不计其数,但一切都是以质量取胜的,写的好才能够留下来,才能够被广泛地传播和改变成影视权,做成大IP。传统作家写的,或者说纸媒上发的就一定好吗?也未见得。大浪淘沙,写的好的才能留下来,这是一条通理。


  至于说关系,我觉得我们都是从生活中汲取营养的,从最经典的文学作品中吸取营养。传统的小说,毋庸置疑,和我们现实生活有非常明显的对照关系,网络小说一样,无论多么穿越它依然可以找到我们现实找到的影子。文学经典方面,最大的IP就是四大名著了,《甄嬛传》多好看啊,它不就是《红楼梦》的底子嘛,《悟空传》很火,也是从《西游记》来的。其实都是从一棵大树上分叉出来的枝,归根结底是同宗同源的。


  记者:在小说情节的设置上,我注意到女主人公在现代遇到的心上人是个出身名厨世家的年轻厨师,由此也就有了很多关于美食和烹饪的描写。文艺作品里,性和美食时常会有非常暧昧的隐喻关系,你是否也是有意为之呢?


  乔叶:确实有的,这两者都是代表世俗生活中特别让人热爱的部分,食色性也,是特别本质的热爱。你何以热爱这个世界,你何以热爱这个生活,物质层面,饮食是最为必须的。性也是,我们说人性人性,性是为人之根本,我很想探讨这些很基本的,当然也是我个人很感兴趣的主题。男女之间有时候就像煲一锅汤,煲的时候足够久,可能才会味道好。


  记者:邱华栋曾在一篇文章里说,你一直在试图隐藏两个特性,一个是河南的这个地域特性,一个是作为女性的性别特性,在这部小说里,这两种隐藏好像失效了,女主人公是一个饱经沧桑的女人,肯定会有很多关于女性在思辨贯穿其中……


  乔叶:我不是很介意说自己是个女性,但也的的确确没有试图突出自己的女性特点,还是随其自然吧。河南人身份确实,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我特别不喜欢别人说我是个河南人,生怕别人看出来我是个河南作家,我当时希望自己的作品不带地域特点,想把自己的地域身份清洗干净,不愿意把自己当成河南文学传统的一份子,但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你就是河南人,这是精神的基因,这块土地给你的营养从一出生就有了,想清洗掉是一种妄想。现在的我,很在意、很认可自己是个河南人了,也发现自己其实也很热爱这块土地。


  记者:在写作过程中研究了很多豫菜的做法对吧,是有意识地让自己做一次回归?


  乔叶:对,年龄大了会发觉这块营养真的是非常的宝贵,每个人都有他的根,不可能做一个无根之苗。


  记者:回到刚刚的女性话题,我的意思是,在小说里是女主人公,而不是男主人公,从唐朝一路活下来,你是选择了一个女性,让她来承受历史的变迁和感情的重负……


  乔叶:是的,是的,我现在经常跟朋友开玩笑,我说我现在能理解一切,有点地母的情怀。


  小说的后面,我写到她爱他的时候,其实把他当成所有的男性身份去爱,像爱父亲一样爱他,像爱儿子一样爱他,包括爱情人,爱丈夫,她以这样的情怀去爱他。这个女人活成了一个在心理上很老很老的一个人。


blob.png

  乔叶,女,生于1972,汉族。河南省修武县人,199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 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第三期学员。专业作家。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散文集《孤独的纸灯笼》《坐在我的左边》《自己的观音》《薄冰之舞》《在喜欢和爱之间》《迎着灰尘跳舞》《我们的翅膀店》等,出版长篇小说《我是真的热爱你》。获首届河南省文学奖及第三届河南省文学艺术成果奖青年鼓励奖。中篇小说《最慢的是活着》为大众所知,并获首届郁达夫小说奖以及第五届鲁迅文学奖。2013年出版长篇小说《认罪书》,2017年出版新作《藏珠记》。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