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诺贝尔学院推出 | 所有时代最伟大的100部文学经典

2017/11/05 12:49:16 来源:新经典文库  
选书如此之难,对于爱书人来说,要是直等到头发花白还是只读到一些烂书,那就太糟糕了。
1.jpg
Federico Zandomeneghi


  又到双十一,你挑好要囤的书了吗?


  双十一马上就要来了,面对各种抢券、满减,真是眼花缭乱。明知道一些大部头文集暂时还用不着,但一想“反正这些早晚是要买的,索性都先囤起来吧”,于是把想看的书统统放进购物车里。最后又左右衡量,买下其中几本。——这似乎已经成为我每逢活动买书的必经“套路”。


  只是囤得越多,来不及看的也越多。时间一久,连自己都忘了已经买过些什么。一些为凑单买来的书,更是没有多大兴趣就此搁置。不免想起大学时候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你们读得又不多,何况选得还不好。”想想实在太扎心了……


  诗歌和小说,历史与杂谈,词典或报告……猛然看起来还真是乱七八糟一大堆,就连英国作家伍尔夫都感到头大:


  “各种性情、各种民族、各种年龄的男人和女人用各种文字所写的书全拥挤在架子上,我们该从哪里开始呢?我们怎样才能把这数量巨大的浑沌一团理出一个头绪,以便从我们所读的书里获得最深刻、最广泛的乐趣呢?”


  选书如此之难,对于爱书人来说,要是直等到头发花白还是只读到一些烂书,那就太糟糕了。如果在有限的生命里去读一些必不可少的书,我们究竟应该选择哪些呢?


  要解决这个问题,不妨来看看一流的学问家、作家的阅读经验,看他们是如何选书的。


  对于卡夫卡来说,一本值得选择的好书,必定是“一把能劈开我们心中冰封的大海的斧子”;蒙田直言自己很少读现代人的作品,因为他觉得古代人的作品更丰富、更严峻;朱光潜建议,“与其读十部无关轻重的书,不如以读十部书的时间和精力去读一部真正值得读的书”……


  虽然每个作家趣味喜好、选书标准各不相同,但几乎毫无例外的,他们都选择了经典阅读。卡尔维诺更是明确提出14个标准,来确定“经典”的概念,以及阅读经典的诸多好处:


  1.经典能让我们一读再读


  2.无论何时阅读它,都会是对自己的一种宝贵经验


  3.总是无意识地隐藏在深层记忆里,给我们潜移默化的影响


  4.每次重读都好像初读那样带来新的发现


  5.即使初读也好像是在重温


  6.从不会耗尽它要向读者诉说的一切东西


  7.可以带我们了解过去时代和文化的特殊气氛和宝贵足迹


  8.使我们惊奇,不再受导言和评论的遮蔽


  9.我们越是道听途说,读到它就越是觉得新颖、独特


  10.表现着整个宇宙,令人仰止


  11.在阅读的过程中确立自己


  12.是一部早于其他经典作品的作品,那些大师早就一眼把它们认出


  13.把现在的噪音调校成一种背景轻音


  14.哪怕与占统治地位的现代格格不入,它也坚持成为一种背景噪音


  在他看来,“我们年轻时所读的东西,往往价值不大。这也许是因为我们没耐性、精神不能集中、缺乏阅读技能,或因为我们缺乏人生经验。”而选择阅读经典,即便阅历有限、感知不深,却可以帮我们塑造性格,在潜移默化之中产生好的影响。


  “所有时代最佳百部书籍”


  虽说读书要阅读经典,但经典也纷至浩繁,让人无从下手。好在早就有人帮我们解决了这一难题。


  早在2002年5月,挪威诺贝尔学院和挪威读书会就曾共同策划,发起了一个“所有时代最佳百部书籍”的评选活动。


  来自54个国家的100位名作家参与投票,包括法国作家米兰·昆德拉,英国作家鲁西迪、多丽丝·莱辛、约翰·勒·卡雷,美国作家诺曼·梅勒、约翰·厄文、保罗·奥斯特,墨西哥小说家富恩特斯,中国诗人北岛,以及诺奖作家爱尔兰诗人奚尼、尼日利亚剧作家兼小说家索因卡、南非小说家葛蒂玛、英国小说家奈保尔。


  100位作家纷纷给出了各自心目中10部“世界文学中最优秀、最核心的作品”。最后由挪威读书会统计出调查结果。其中,《堂吉诃德》获票超过半数,被选为“举世最佳的文学作品。”


  以下便是挪威读书会公布的“所有时代最佳百部书籍”书目(根据国家和作者的出生年代先后大致排序):


  【希腊】4部


  荷马:《奥德赛》


  索福克里斯:《俄狄浦斯王》


  欧里庇得斯:《美狄亚》


  卡赞扎基斯《希腊佐巴的故事》


  【意大利】7部


  维吉尔:《埃涅阿斯纪》


  奥维德:《变形记》


  但丁:《神曲》


  薄伽丘:《十日谈》


  莱奥帕尔迪:《诗集》


  斯维沃:《泽诺的意识》


  莫兰黛:《历史》


  【英国】16部


  乔叟:《坎特伯雷故事集》


  乔纳森·斯威夫特:《格列佛游记》


  莎士比亚:《哈姆雷特》《李尔王》《奥赛罗》


  简·奥斯丁:《傲慢与偏见》


  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


  乔治·艾略特:《米德尔马契》


  狄更斯:《远大前程》


  康拉德:《诺斯特罗莫》


  劳伦斯:《儿子与情人》


  奥威尔:《一九八四》


  伍尔夫:《达洛维夫人》《到灯塔去》


  多丽丝·莱辛:《金色笔记》


  萨尔曼·鲁西迪(印度 / 英国):《午夜之子》


  【爱尔兰】5部


  劳伦斯·斯特恩:《项狄传》


  乔伊斯:《尤利西斯》


  贝克特:戏剧三部曲《马洛伊》《马洛伊之死》《无名的人》


  【法国】12部


  拉伯雷:《巨人传》


  蒙田:《随笔集》


  狄德罗:《宿命论者雅克和他的主人》


  司汤达:《红与黑》


  巴尔扎克:《高老头》


  福楼拜:《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


  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


  塞利纳:《茫茫黑夜漫游》


  加缪:《局外人》


  策兰(罗马尼亚 / 法国):《诗集》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哈德良回忆录》


  【德国】5部


  歌德:《浮士德》


  德布林:《柏林,亚历山大广场》


  托马斯·曼:《布登勃洛克一家》《魔山》


  格拉斯:《铁皮鼓》


  【奥地利】4部


  穆齐尔:《没有个性的人》


  卡夫卡:《故事全集》《审判》《城堡》


  【丹麦】1部


  安徒生:《安徒生童话故事集》


  【挪威】2部


  哈姆生:《饥饿》


  易卜生:《玩偶之家》


  【瑞典】1部


  林格伦:《长袜子皮皮》


  【冰岛】2部


  《尼雅尔萨迦》


  拉克斯内斯:《独立的人们》


  【西班牙】2部


  塞万提斯:《堂吉诃德》


  罗卡:《吉普赛故事诗》


  【葡萄牙】2部


  佩索阿:《惶然录》


  萨拉马戈:《失明症漫记》


  【俄罗斯】9部


  果戈里:《死魂灵》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白痴》《群魔》《卡拉马佐夫兄弟》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伊凡·伊里奇之死及其他》


  契诃夫:《小说集》


  【美国】10部


  爱伦·坡:《故事全集》


  惠特曼:《草叶集》


  麦尔维尔:《白鲸》


  马克·吐温:《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福克纳:《押沙龙,押沙龙》《喧哗与骚动》


  海明威:《老人与海》


  纳博科夫(俄罗斯 / 美国):《洛丽塔》


  艾里森:《看不见的人》


  莫里森:《宠儿》


  【拉丁美洲地区】5部


  罗萨(巴西):《广阔的腹地:条条小路》


  胡安·鲁尔福(墨西哥):《佩德罗·巴拉莫》


  博尔赫斯(阿根廷):《小说集》


  马尔克斯(哥伦比亚):《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


  【非洲地区】3部


  纳吉布·马哈富兹(埃及):《街魂》


  塔伊布·萨利赫(苏丹):《移居北方的时期》


  阿契贝(尼日利亚):《瓦解》


  【亚洲地区】11部


  《吉尔伽美什史诗》(美索不达米亚)


  《约伯记》(以色列)


  萨迪(伊朗):《果园》


  鲁米(伊朗):《玛斯纳维》


  《摩诃婆罗多》(印度)


  蚁垤(印度):《罗摩衍那》


  迦梨陀娑(印度):《沙恭达罗》


  《一千零一夜》(印度 / 伊朗 / 伊拉克 / 埃及)


  鲁迅(中国):《狂人日记及其他》


  紫氏部(日本):《源氏物语》


  川端康成(日本):《山音》


  因为国度、时代的差别、作家们的个人喜好,这份百佳书单或许不能涵盖所有,却不失为一份了解历代以来世界各地文学的一些经典书目。


  只是细看下来,又忍不住惭愧。这上面的书大部分我都只是知道,还没有细看,一些早前读过的,现在也面目模糊,另外一些还是初次听闻。面对这样一份书单,不免会让人犹疑:像亚洲地区的这些书,似乎看起来就很古老、有距离感;而俄罗斯的那些大部头著作,看起来大概也要好长时间吧,似乎也很吃力。之前朋友还说他不愿读《百年孤独》,因为人名复杂,死活也记不住。非洲地区的这三位作家,我还一本没有看过。欧美的作家说来比较熟悉,但一看作品,立即怀疑人生,这些年我都看了啥?


  它们都很精彩,为何我们却看不下去?


  这些大作家们挑选出来的经典之作,似乎都有些古老难懂,甚至陈旧过时、冗长乏味。也许会有人反对,“为何我们要难为自己阅读这些经典,而不去读那些更轻松有趣的东西?”“为什么我们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琢磨那些早已布满灰尘的大部头著作?而不去读那些使我们更了解自己时代的作品?既然我们早已被各种现代印刷品压得喘不过气来。”


  经典真的很难懂很乏味吗?


  很奇怪的是,为什么仅凭年代久远、《战争与和平》太厚、《百年孤独》人名难记,就让人望而却步呢?


  我喜欢阅读经典,除了一些工具书,买书也总是选一些公认的原典作品。这些经过时间淘洗、大师筛选的好书带给人一种亲切感——我竟然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和大师共享同一本好书!


  当我真正开始读柏拉图的时候,我才能试着发现柏拉图令人惊叹的智慧,了解人们常说的“美德即知识”是什么意思;当我读《荷马史诗》,我才能撇开“古希腊史诗”的概念,去感受古人的正义、看到新奇又有趣的好故事;当我最近重读《了不起的盖茨比》,才发现第一遍读得多么潦草,仿佛初识一般,发现它如此完美……


  实际上,它们不仅新奇有趣,还处处散发着智慧之光,常读常新,显得格外年轻。也许正是那些附加在经典之上的“陈旧”“难懂”“冗长”“乏味”的标签,那些不知何处而来、大可怀疑的偏见,吓倒了我们,使我们远离了伟大作品。就像买东西,既然大家都说好,为什么不愿意去尝试阅读呢?


  经典已经过时了吗?


  至于古今差别,为何要抛开现代,阅读古人的经典作品,英国作家、评论家C.S.路易斯,《纳尼亚传奇》的作者,就曾说过:


  各时代各有其识见。它善于看到特定真理,亦易于犯特定错误。因此,我们所有人,都需要那些可纠正自己这个时代标志性错误的书籍。……我们可以确定,20世纪的特有盲点,正在我们从未置疑之处。……唯一的保守疗法,就是让亘古以来的海上清风吹拂我等心灵。这一点,只有阅读古书方能达致。当然,这并不是说,往古自有魔法。古人并不比今人聪明,他们所犯之错,与我们一般多。不过,并非同样错我。我们所犯之错,他们不会阿谀奉承。他们自身之错,因已摆上台面,故不会构成伤害。


  ——《论古书阅读》


  路易斯提醒我们,处于自己的时代,难免会有偏狭,看不出自己思考、处事的问题和盲点。那就不妨回到过去,看看古代智者的想法和言论,来帮助我们理解自己是谁,以及我们所处的位置。


  当然,提倡阅读经典并不意味着要我们拒绝现时代所有的新书、好书。就像卡尔维诺说的,对于选书而言,“其中一半应该包括我们读过并对我们有所裨益的书,另一些应该是我们打算读并假设对我们有所裨益的书。此外,还应该把一部分空间让给意外之书和偶然发现之书。”我们可以做的,就是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创造属于自己的理想的经典藏书室。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