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牛放诗集《诗藏》研讨会:回归质朴的藏地题材诗歌书写

2017/12/03 11:33:52 来源:文学报   作者:袁欢
   
11月26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四川省作协主办的牛放最新诗集《诗藏》“一个汉族作家的藏地颂辞”研讨会在成都举行。

  原标题:牛放诗集《诗藏》研讨会举行 回归质朴的藏地题材诗歌书写


  “藏地的人们也许从来没有思考过:‘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干什么?我们要到哪里去?’这样的生命意义问题,然而他们或多或少,有意无意地给了我们某种重要开示。”诗人牛放在诗集《诗藏》代序中这样写道。也许正是因为二十几年的藏地生活给他的生命带来了某些启示,他才以诗集倾吐对藏地的敬意。


  11月26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四川省作协主办的牛放最新诗集《诗藏》“一个汉族作家的藏地颂辞”研讨会在成都举行。多位诗人与评论家共同对《诗藏》中所呈现的藏地书写进行了讨论。


  从1978年3月,少年时代的牛放第一次到达川西高原的阿坝若尔盖县,那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将来的自己会与这片土地产生如此多的纠葛。“当我乘着破旧的长途公交车,跋涉500多公里路程,汽车从成都平原四五百米海拔上升到若尔盖3000多米海拔,车窗外冰天雪地,气温零下二十多度。这样的反差怎么会不引起心理的变化。”在高原藏地行走、观察所带来的生命体验是巨大的,用诗歌来承载这份记忆是牛放想到的最好方式。谈到《诗藏》的创作,他说自己是以一种游牧的状态来书写的,逐水草而居,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宿。藏地值得书写的太多,牛放以他者的视角,试图以诗歌的语言,重塑一座文化、生态的诗意藏地,阐释和倾述藏地自然、宗教与人类的关联。但对于在行走中书写的方式,牛放在肯定其积极意义的同时表示:“行走虽然重要,但容易流于表面,虽然眼见为实,然而眼见的东西往往是表面,如何能看见眼见的事物背后的东西才是水平。”


  牛放诗歌所蕴含的藏地风情的纯粹性引起与会者的关注。正如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在贺信中提到的“牛放的作品能让读者真切感受到草原的气息、酥油茶的香味、大地宁静的黄昏,以及那些矗立了千万年,至今还让我们着迷的幻影一般的雪山”。草原、酥油茶、雪山等几个简单的符号就构成了牛汉在藏区生活的大部分记忆。与会者多数认为牛放的诗歌展现出质朴的风貌,去掉伪饰而达到本真,然而新诗要回归朴素并不容易,甚或是艰难的。正如评论家霍俊明提出的:“一个城市诗人写关于藏地的诗歌,面貌一定是不同的,并且往往呈现出简单的趋势。从繁复到质朴这个变化是如何产生的?反思这个问题,更可以看到诗人更为真实的生命状态。”他同时指出,诗人与藏地或者说边地的关系描写有悠久的历史,对于已经被我们符号化、消费化的藏地而言,从怎样的角度,以怎样的行走方式,重新去发现藏民们生活的土地仍是一个值得分析讨论的话题。在这个层面上,他认为牛放的诗歌回到了诗人写作的原发点,回到个人经验的书写上,从而避免了套路化的藏地高原文化题材写作,因而值得肯定。对于少数民族题材如何书写,《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当代诗歌已经呈现了多元化的生态,无论是创作还是鉴赏,都已无一定之规。然而,他坚定地觉得内心的诚恳与敬意,对一个诗人至关重要。


  此外,据《诗藏》主编王剑箫介绍,该诗集属于西藏自治区文化项目“藏羚羊丛书·诗歌卷”第一本,西藏人民出版社还将陆续出版其他作品。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