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汉娜·阿伦特丨我从未爱过任何集体,我只爱人

2017/12/04 09:31:58 来源:楚尘文化  
即使shidai黑暗,我们也有权去期待一种照明,这种照明未必来自理论和观念,而多是源于明灭不定,常常很微弱的光。

1.jpg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1906.10.14—1975.12.4,哲学家、政治理论家,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具有深刻洞察力的知识分子。


  汉娜·阿伦特,犹太裔美国政治理论家,1906年出生于德国汉诺威一个犹太人家庭,在马堡和弗莱堡大学读哲学、神学和古希腊语;后转至海德堡大学雅斯贝尔斯的门下,获哲学博士学位。


  1933年先是流亡巴黎,1941年到了美国,1951年成为美国公民。同年,《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出版,为她奠定了作为一个政治理论家的国际声望。 她认为极权主义起源于19世纪的排犹主义和帝国主义。


  流亡之前,阿伦特以一个犹太人的身份协助犹太组织工作,为此曾被纳粹政府关押过。去美国之后,她为流亡者杂志《建设》撰写评论等;做过肯舍出版社的编辑;1952年担任过“犹太文化重建委员会”的负责人。自1954年开始,阿伦特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社会研究新学院、纽约布鲁克林学院开办讲座;后担任过芝加哥大学教授、社会研究新学院教授。随着《人的状况》、《在过去与未来之间》、《论革命》等著作的出版,使她成为二十世纪政治思想史上的瞩目人物。


  阿伦特关于极权主义的研究著称西方思想界。她常被称为哲学家,但她本人始终拒绝这一标签,理由是“哲学关心的是单个的人”。阿伦特认为,由于她的著作集中关注“生长繁衍于大地之上的人类,而非个人”,她应该被视为政治理论家,1959年她成为普林斯顿大学任命的第一位女性正教授。


  1975年12月4日阿伦特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享年69岁。

汉娜·阿伦特电视访谈


  语  录


  Photo@Anthony Payne


2.jpg

  一个悲哀的事实是,最邪恶的事都是由那些心里没确定是从善或作恶的人做的。


3.jpg

  即使shidai黑暗,我们也有权去期待一种照明,这种照明未必来自理论和观念,而多是源于明灭不定,常常很微弱的光。这光照来自那些男男女女,来自他们的生活和著作。无论境遇如何,这光始终亮着,光芒散布,照彻世界,照彻他们的生命。


4.jpg

  恶是不曾思考过的东西。思考要达到某一深度,逼近其根源,而涉及恶的瞬间,那里什么也没有,带来思考的挫折,这就是“恶的平庸”。


5.jpg

  绝对的统治并不容许任何一个生活领域中的自由创造力,不容许任何一种无法完全预见的活动。


6.jpg

  没有头脑的鲁莽,无可救药的迷茫,或是自鸣得意地背诵已变得空洞琐碎的真理——在我看来是我们时代最显著的特征。


7.jpg

  思考的风所表现出来的,不是知识,而是分辨是非的能力,判断美丑的能力。


8.jpg

  人类不可能获得自由,除非他知道自己是受制于必然性的, 因为把自己从必然性解放出来的努力虽然不可能是完全成功的,但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赢得了自由。


9.jpg

  我希望,思考能给予人力量,在这些不多的时刻里,在危急时刻,阻止大灾难的发生。


10.jpg

  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集体——不爱德意志,不爱法兰西,不爱美利坚,不爱工人阶级,不爱这一切。我‘只’爱我的朋友,我所知道、所信仰的惟一一种爱,就是爱人。


11.jpg

  如果人们不知道一个时代的整个政治光谱,不能区分不同国家的基本状况、不同的发展阶段、传统、生产类型和等级、技术、心智,等等,那么,他们也就不知道如何在这领域中行事和表态。人们只会将世界打得粉碎,以至于到最后只剩下—件事——纯粹的黑。


12.jpg

  如果我的记忆力足够好,我一个字都不会写。


13.jpg

  政治生活中,没有真理,只有意见。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