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飘歌的大巴山

2018/01/11 15:18:1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记得有个笑话,有凡人问上帝为什么要造一个中央之国,上帝曰:为的是在我寂寞时看看他们在玩些什么?

《伏尔加、伏尔加……》


古老的伏尔加

忧郁的歌声响起

一位美丽的俄罗斯少女在哭泣


雄性的伏尔加

野性的伏尔加

你的战袍曾深深地吸引了我

我常常梦想躺在你的大草原

唇角衔根草茎

看云雀越飞越高


那个显赫年代  伏尔加

炮弹炸飞篱笆

少女的家园和生命都在燃烧

哥萨克的马刀坠落在红色的

土壤里

野花在血泊里绽开


呵,伏尔加——那条春天的河

汹涌不尽的是俄罗斯男人的鲜血

——俄罗斯少女的眼泪


《哈尔滨的冬夜》


一个人走在哈尔滨的街上

一条俄罗斯风味犹存的大街

穿过一个个街灯

是安徒生童话中的那种

哈尔滨的冬夜很冷很冷

冰冷的街道

很忧郁  适合这个人的心情

街道又宽又长

门洞一个个敞开

一个人孤独走在街上

手插大衣游遍全城仍

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场景


哈尔滨的冬夜很冷

冷冷的雪堆积在城市覆盖道路

雪白的雪比水纯洁

一旦溶化便化为清澈

这个人游戈于水中

感到这才是自己心灵的魂魄


《思念 是一种伤》


思念一个人是清醒的做一场梦

在梦里深处

燃烧一枝康乃馨

灰烬 洒落荒原

梦不再醒来

 

你温柔地抚摸思念

那是一种透人肌肤的凉意

思念是一种伤感 常常琢磨不透

经常深深地刺痛你

 

思念 也是一种境界


《海南的海》


海南的海

一种声音

从我脚下汨汨而来

一种声音

雪一般圣洁的海浪

不知发自哪片蔚兰

海燕帆影异常宁静

消失在海天

山地的飓风强劲了我的筋骨

在很长的岁月我虽厮守古栈道

但抑制不住对海的渴望

 

海南的海

你的蔚兰

是我永远的相思

你可曾感觉

一双炽热的唇

正屏听你的呼吸


  《后记》


  首先得说明,我不是诗人。


  我从未读过诸如“怎样写诗”之类的小册子,也未有幸亲耳倾听过大诗人的“秘诀”,更未得到什么名流的“真传”。


  开始写诗,于八十年代初。那会校园里到处流行“文学梦”,我也未能免俗。成天价地吃着没半点油星的“白菜汤”,省下几块钱菜票好进新华书店。读小说,背流行诗歌,读《西方文论选》,读得天昏地暗,以至于期中考试总有一两科补考,着实让人汗颜。其间又被一桩自以为太投入的感情纠葛搞得头昏脑涨,几起几落,苦不堪言。


  记得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从南龛山下的一幢楼房里走出来,回首那幢在雨中闪烁着光亮的大楼,一种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一头跑回宿舍,就着黄昏的煤油灯一鼓作气写下了我的第一首诗《爱的琴弦》,真实记录了这段尚在萌芽之中就死于腹中的恋情……


  近些年,诗坛上流派、潮流纷起,大有“揭竿而起,占山为主”之势。我这个人素来不太爱扎圈子,加上这几年东奔西跑,从最北边的大兴安岭到最南边的海南岛,我自觉或不自觉地陷进忙忙碌碌的生活中:写剧本、拍电视、写报告文学、编小说……,睱时常零碎写点小诗,在一些报刊上露露脸,对一向热闹非凡的诗坛,总喜欢站在边上,看潮涨潮落……


  记得有个笑话,有凡人问上帝为什么要造一个中央之国,上帝曰:为的是在我寂寞时看看他们在玩些什么?


  得,还得别管什么主义或潮流,有兴趣就写点,千万别委屈自己!


  这点,我这人很固执!也认真!!


  作者


  1992.6于成都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