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波伏娃情书曝光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你是我的一生一世”

2018/01/25 11:30:04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法新社
   
波伏娃与比自己小18岁电影制作人克劳德·朗兹曼之间的信件日前曝光。随后,这批信件被转交给了耶鲁大学用于收藏研究。
1.jpg
  西蒙娜·德·波伏娃给克劳德·朗兹曼写了112封信。图片来源:Sipa Press/Rex Features


  一封书信表明,法国女权主义代表性人物西蒙娜·德·波伏娃曾经给比自己小18岁的爱人写过很多信件表达“疯狂的爱恋”。近日,这封书信首次曝光。


  这封信还表明,波伏娃的伴侣、存在主义哲学家让-保罗·萨特从未让她体验过性满足。


  在经典著作《第二性》中,波伏娃称婚姻是奴役妇女的“淫秽可憎”的制度。1953年,波伏娃在写给电影制片人克劳德·朗兹曼(Claude Lanzmann)的信件中称:“我将投入你的怀抱,永生永世不离开。我永远是你的妻子。”


  在这封由法国《世界报》(Le Monde)在阿姆斯特丹公布的波伏娃书信中,还有这样的句子:“亲爱的,你让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绝对之爱。这种感情一生中只会有一次,有的人也许终其一生也不曾体会过。”她还写道:“看到你时,我的心中不由自主产生了很多话语。我以为永远也不会将它们说与你听——我爱慕你,爱慕你的身体,爱慕你的灵魂。你是我的命中注定,你是我的永恒不朽,你是我的一生一世。”


  波伏娃一生中只与一个男人共同生活过,他就是朗兹曼。据悉波伏娃共计给朗兹曼写过112封信,此次公布的只是其中的一封。这封信最终被耶鲁大学买走。


2.jpg
法国作家、电影制片人克劳德·朗兹曼。图片来源:Magali Delporte


  此次曝光的信件表明,萨特从未像朗兹曼一样满足过波伏娃的性欲。萨特自己也有很多情人,他总是与波伏娃分开居住在不同的公寓内。波伏娃在信中对朗兹曼说:“我当然也爱萨特。但我对他的爱没有回应,他也不能满足我的欲望。”


  在美国小说家尼尔逊·艾格林(Nelson Algren)的身上,波伏娃也没有找到朗兹曼带给自己的那种欢愉。艾格林是小说《金臂人》(The Man with the Golden Arm)的作家。她写道:“我爱艾格林,因为他也爱我。但我们从未发生过关系,我也从未将真正的自己交付于他。”


  与44岁的波伏娃相遇时,担任萨特秘书的朗兹曼才26岁。萨特和波伏娃这对法国知识分子圈子中的金童玉女一直以保持开放性婚姻关系而闻名。他们能够容忍三角恋,甚至享受这个过程。


  现年92岁的朗兹曼曾经拍摄过反映大屠杀的纪录片《浩劫》(Shoah)。他告诉《世界报》,自己和波伏娃的恋情之所以会曝光,完全是因为他与波伏娃的养女关系不和。他说,波伏娃的养女西尔维·勒邦·德·波伏娃(Sylvie Le Bon de Beauvoir)一直想要将自己从波伏娃的生活中排除出去,好像他与波伏娃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西尔维一直陪伴在波伏娃身边。波伏娃去世后,她担任波伏娃的遗嘱保管人。因为害怕西尔维将自己“从波伏娃的人生中完全抹去”,朗兹曼把手中的书信卖给了耶鲁大学。如此一来,历史学家便可以对书信进行研究分析。


  朗兹曼说自己从未计划公开书信,不过他发现西尔维打算“公开波伏娃的全部书信,但却将她与我的书信排除在公开行列”。在这之后,他改变了主意。他担心自己去世后,再也无人知道波伏娃情书的存在。


  在回忆录《巴塔哥尼亚野兔》(The Patagonian Hare)中,朗兹曼提到了波伏娃对他表达“疯狂爱恋”的书信,但当时没人真正见过这样的信件。法新社暂时无法联系到西尔维,《世界报》表示她并未回复他们发出的采访请求。目前,只有耶鲁大学图书馆的研究人员可以接触到这批书信。


  (翻译:Nashville Predators)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