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值得嚼读的中国当代艺术——丁正耕新著《第四次浪潮》简评

2018/03/09 11:30:32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吕陈君
   
《第四次浪潮——当代中国文化思考与批判》这部艺术评论专著,集中表达了丁正耕对当代艺术及国家文化的整体性思考,19个年头孤艰的文献记录历程,他无疑见证了这个时代最具原生态、最具创造性的艺术思想观念。

1.jpg


  在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里面,丁正耕算是特立独行的一位,他凭一己之力连续记录1990-2010年度中国当代艺术重要文献作品,称得上一项格瓦拉式的文化英雄主义行为。他认为,世纪之交的前后20年是一个民族最重要的文化转型期,系统地记录这段时期代表性的艺术作品就具有极其重要的文化史价值。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形态经历了百年来未有之巨变,折射出一个根基深厚的传统社会在急剧现代化过程中的文化破裂与重建。《第四次浪潮——当代中国文化思考与批判》这部艺术评论专著,集中表达了丁正耕对当代艺术及国家文化的整体性思考,19个年头孤艰的文献记录历程,他无疑见证了这个时代最具原生态、最具创造性的艺术思想观念。细读全书,作者有两个反复论述的观点是值得我们认真嚼味的。


  从现代性到当代性的艺术转型


  丁正耕可能是国内最早关注到当代艺术的传统文化困境问题的批评家之一,作为诗人,他很早就深刻感受到了“没有任何一种痛苦比打破自己的母语而尚未建全是更为痛苦的事了”,而这种“语言之痛”,同样也为艺术家们感同身受。


  “85美术新潮”后的三、四年,刚刚挣脱“文革”思想枷锁的人们首次接触到了西方现代艺术,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陷进一场集体文化狂欢,短短几年就把所有西方现代艺术流派学了个遍。但在狂欢、兴奋之余,人们也隐约感觉到有些惶惑、空虚、失落,并开始反思:这些舶来的艺术样式跟我们的生活有何关系?跟我们的文化、信仰有何关系?所谓现代性,会不会只是一种文化幻觉?90年代中期中国经济快速崛起后,人们对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也重新进行了梳理反省。


  丁正耕的视界放得更远,他提出:早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中国文化的“根”就断裂了,“中国当代艺术、文化、社会中诸多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均可追溯到五四时期对传统文化彻底否定、批判和颠覆的思想根源上去”。他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是一种“没有文脉”的艺术,而西方的现代艺术是有“文脉”的,他们的文化传统并没有丢掉,这两者是差别很大的,不可类比。因此,与其他评论家强调“现代性”不同,他更多强调的是“当代性”这个概念。


  丁正耕对当代艺术的定义是: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形式、材料、手段,只要在你的作品中反映了当代人的精神特征,这样的作品就是当代艺术。从现代性到当代性,这是“85美术新潮”退潮以  后中国艺术发展的基本态势,这表明中国的艺术家们已经站在文化本体的立场上来进行艺术创作了,他继而认为,80年代现代艺术思潮还只是幼稚的文化模仿行为,90年代以后开始的当代艺术创作才是艺术家们主体创造精神的觉醒。从当代性的观念来看,传统与现代的对立就被消解了,不管你采用传统的方式还是现代的方式,表达现实社会的生活与思想才是艺术家们唯一严肃的和具有创造性的工作。


  所以,机械重复传统艺术与盲目模仿现代艺术都不是真正的艺术创作,这两类艺术从业者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丁正耕称之为“艺匠”,而不是艺术家。他认为艺术家是思想家,无论传统还是现代,技术层面的东西是很容易掌握的,只有思想层面的东西是很难表达的,因此真正的创造性不在技术层面而在思想层面,但思想又必须是当下的思想、生活中的思想、现实社会的思想,绝不是那些虚无飘渺的精神幻想。他形象地比喻道,思想活动就像是农夫匍匐在土地上耕作似的,是一种“劳动”(海德格尔也曾经这样比喻过艺术家的创作);而人们只有在劳动中才能创造历史,并筑建起自己的传统,即,“通过此在(即人)达到存在(天空、大地、神性、生灵),这是诗人(艺术家)的精神复本”。重建自身的传统和历史,这是当代艺术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代艺术的文化史观


  怎样理解当代艺术这20年?丁正耕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宏观的历史视野来概括叙述之。他编选《中国当代艺术》年度文献作品的基本原则就是:只作记录,不作评论。他反对给艺术家及其作品“贴标签”的做法,因为这种类似“注册商标”的功利性行为会严重误导后人对真实文化史的理解。艺术是时代精神的产物,只有先理解我们所处时代的社会根源与历史背景,才能真正理解当代艺术。


  丁正耕认为,继“五四运动”、“延安整风”、“改革开放”之后,当代中国文化正处在一次新的重大转型的历史时期,他把“今天我国正在经历的全球同步而产生各种游戏规则快速构建下的思想文化观的形成,视为中华民族百多年来的“第四次浪潮”。更深层的原因是,他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都是在重演西方艺术思潮,但通过西方重演我们融进了民族文化的元素,同时也让中国艺术融进了国际潮流,就把中国文化从一个过度封闭的状态拉到与世界经济同步的轨道上;我们现在已经完全改变了五千多年来农耕文化形成的生活习惯,因此这是一次新的“浪潮”,它有可能引导中国人彻底抛弃自己好的传统价值观念,并彻底改变未来中国人的道德规范和生活方式。


  在1999年,丁正耕就已提出建立艺术市场良性发展机制与游戏规则的设想,他是国内批评家里面最早关注到当代艺术的市场化问题的,这是有预见性的,当代艺术品市场的兴起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在2006年,正当当代艺术品炒得火热之际,他又冷静地提出“当代艺术热”并不符合艺术发展规律,虚高的市价将来肯定会碰到“挤水分”的难题,后来形势的发展证实了他的看法。他用“繁荣背侧的危境”来描述当代艺术面临的深层文化困境:一方面,西方资本的进入繁荣了艺术市场;另一方面,它又强行制定规则,使金钱成为衡量艺术品价值的标准,强迫艺术家们改变自己的艺术创作原则,这对我们的文化传统价值与国家文化安全就构成了严重挑战。他认为中西方文化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精神本体,只能互通而不能共融,而文化的扩张绝不是艺术家个体所能承担的,必须有赖于国家整体文化意识的提升才能实现。


  写到这里,笔者突然醒悟到,丁正耕这么多年的努力其实是为了两个目的:其一,呼吁国人对当代艺术的认识,人们对当代艺术还有诸多不理解甚至误解,其实只有这种思想性的艺术创作才能对未来中国艺术发展起到革命性的作用;其二,就是呼吁国家对当代艺术的重视,制定有关推动当代艺术良性发展的规则与制度,譬如建立企业减免税政策来用于成立艺术基金会以扶持当代艺术的健康发展就是最关键的步骤,“政府进一步,艺术大步走”。只有艺术家和政府的共同努力,才能造就中国文化的伟大复兴。


  而作为一位80年代有影响的先锋诗人,丁正耕敏锐地意识到了当代艺术及中国文化的脆弱性:“如果一个国家的文化不考虑文化内抗力的组成抗体的话,那么,作为个体的力量的艺术家同样会因内抗系统的缺失而逐渐失却其强大性,同样也不可能形成伟大的艺术精神。”艺术、艺术家的命运是同民族、国家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第四次浪潮》不仅是写给艺术家看的,也是写给所有关心中国文化前途的人看的,它描述了当代艺术发展的一种整体历史观念。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