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易小荷:抬头寻找那片月光

2018/03/10 13:12:50 来源:文学报   作者:金莹
   
多年过去,时移世易。新作《我们是否还拥有灵魂》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之时,易小荷也已经转换身份。她还是媒体人,只不过阵地已转移到新媒体。

  在体育新闻界,易小荷曾是一个“传奇”。比如,她不按理出牌,用文学手法写新闻报道。又比如,2001年刚入行的她, 2002年被《南方体育》派去美国采访男篮世锦赛。在那个陌生的国度,没有朋友,没有信用卡,连语言沟通都不那么流畅,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要设法采访体育界的顶尖人物。她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家酒店门口等了几天,最后做到了本·华菜士、乔治·卡尔、吉诺比利等几位知名运动员和教练的专访。后来有人说,“易小荷一个人打败了一支队伍”。后来,她历任《南都周刊》主笔、编委,打造了一系列有影响力的封面人物特写。


  曾经,传统媒体的荣光由无数如易小荷一般的媒体人用勇气、毅力和才华铸就,而世界也将光荣反馈给他们。多年过去,时移世易。新作《我们是否还拥有灵魂》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之时,易小荷也已经转换身份。她还是媒体人,只不过阵地已转移到新媒体。对他人而言,这似乎只是一个轻轻转身,但对当事人来说,却是十几年亲历媒体转型的起起落落,是夜夜穷己的山穷水复,虽然最终柳暗花明又一村。


  “深夜两点的北京,那种‘荆轲有寒水之悲,苏武有秋风之别’的场景;凌晨两点的休斯敦,‘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的空寂;还有一个人凝视着无尽的深渊,不管在世界任何的地方,紧紧抓住内心的峭壁,以免掉下去的那种黯然,我已体味太多。”说起当年,她这样形容。


  一些人生变故,导致易小荷一度陷入抑郁。最严重的时候,快递员送货上门,她都不敢去拿,只让人把货物放在门口。支撑她的,是从小不服输的性格,以及职业与文学在她心底保有的星光。“在传统媒体呆习惯了后,对它会有一种依恋和眷恋,它已成为我身体里一种独有的荣誉感。”她说。慢慢走出心理阴霾的她和友人商量,是不是可以着手做一个美的平台,其中一定要有美好的文字,“不是鸡汤的,也不是碎片的,是真正值得花时间去阅读的,能够留下痕迹的文字”。


  “后来,小荷拿到一笔品格很高的投资,拜别灰色的北方,在上海租下一处有天井和鲜花的小院子,开始做两个很文艺,但不太商业的公号——‘骚客文艺’和‘搜历史’。在上海做点不违本心的文艺的事情,依然敝帚自珍,依然不够商业,这是小荷的下半场。”在这本书的序言中,当年把易小荷招入《南方体育》的龚晓跃这样写道。


  就像当年进入《南方体育》后,易小荷把报社训词“跟他们不同”印在自己的第一张名片上时一样,新媒体战场上,她也试图做得“跟他们不同”。


  凭着易小荷多年记者生涯积攒下的人脉,“骚客文艺”迅速聚集了一批有实力的作者。2017年6月8日,洪峰的《1977年:高考,大雪与爱情》成为这个新媒体公众号上线后的第一篇文章,作为恢复高考的当事人,这位沉寂多时先锋作家回忆起艰难时世之后的人生转机,新媒体也将这个既新又旧的名字再度带到读者面前。随后,从未在互联网新媒体上发表过作品的余华将自己的文章《我的三个现实与梦想》给了他们,再然后,默默地,安静而有力地,蒋方舟、王小山、阿乙、张发财、任晓雯……一个个真正着力于文学和写作却不那么“新媒体”的作家,一一出现在“骚客文艺”上,他们试图“在互联网阅读的浮躁时代,重拾中国文字的审美”。


  大半年过去,“骚客文艺”逐渐成形,MOOK系列的第一本也于2017年底出版。《soul客文艺:聚响》一书,不是10万+,不是鸡汤文,而是一颗颗文学灵魂的聚集回响之地,余华的《我与东亚》和蒋方舟的《我的相亲史》,王小山的《关于世界尽头的那八十件小事》和阿乙的《五百万汉字》,洪峰的《生死问题,立此存照》和任晓雯的《浮生》……“没有东拼西凑的烂俗网文,没有翻炒冷饭的洗稿抄袭,我们把美好的文字集结在纸上,不组队,也不跳广场舞。就让它们保持各自原本的样子,或坐或立,这样就好。”这个团队如此阐释自己的理想。


  灵魂总是骚动不安,文学在万变中不息流转。“媒体人”,曾经是易小荷的骄傲,也是她的信念。从纸媒到网络,从体育到文学,这个看起来有些忧郁、但内心藏着火把的女性,始终不屈于失败,拼搏在这瞬息万变的世间,努力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跟他们不同”的道路。


  “我们在最好的年华倾尽全力,曾经踌躇满志,曾经泪流满面,但成就微不足道……我们已经进入下半场,这是我们自己的下半场,我们是时候给自己的信仰、审美和能来一些尊重了。”龚晓跃写道。


  “别人都在低头捡便士,我却在抬头寻找月光。就好像被无数次地追问,为什么要重新做一个公号‘骚客文艺’,而且还是文学类的?为什么还要一次次重新开始?也许,生命的本质就是这样:花开花落、生老病死、雨丝风片、悲欢离合,这一点点使人沉落的人生碎片、一份从孤独中淬炼出来的东西,才足以使得某些潜伏已久的阴暗角落被重新照亮,人生本来的色泽才会显现出来。我很庆幸,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成为某种摆设的东西,而是成为了‘自由奔跑’的自己。”易小荷说道。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