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萨特丨身体和意识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

2018/05/03 08:58:0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萨特
   
在一个意义下,身体就是我直接所是的;在另一个意义下我与它之间隔着世界的无限度,它通过从世界向我的散朴性的倒流向我表现出来,并且这永恒倒流的条件是永恒的超越。

1.jpg

  身体和意识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


  对我们来说,在身体和意识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


  我们把身体给予人们,是超越于两性关系之上的,它可以通过目光和接触来实现。你把自己的身体给予我,我把我的给予你;我们彼此都为他人而存在,这是就我们的身体而言的。但是作为意识,作为观念,我们并不是以同样的方式而存在的,即使观念是身体的一些变化形态。


  如果我们真的想为了别人而存在,作为身体,作为永远可以被剥光衣服的身体而存在——既使事实上并不会这样——那么,我们表达给他人的观念将会显得是来自身体的。言语是舌头在嘴里的运动而造成的,所有的观念都以这种方式显现的,即使是那些最模糊、最飘忽、最难把握的观念。不应该再存在这种秘密性,那种在几个世纪里被当作与男人和女人荣誉相一致的秘密,对我来说则是非常愚蠢的。


  因此在一个意义下,身体是自为的必然特性;真正说来它不是造物主随意决定的产物,灵魂和身体的统一也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实体的偶然结合,而是相反,身体必然来自作为身体的自为的本性,就是说,自为虚无化地逃避存在,这种逃避是在介入世界的形式下进行的。然而在另一意义下,身体正好表露了我的偶然性,它甚至只是这偶然性:笛卡尔派唯理论者理应受到这种特性的打击;事实上,身体表现了我对于世界的介入的个体化。柏拉图把身体设定为使灵魂个体化的东西,这同样没有错。只不过,设想灵魂能通过死或纯思想来与身体分离而脱离这种个体化是白费力气的,因为灵魂就是身体,正如自为是它自己的个体化。


  只有在一个世界中才可能有一个身体,并且一种原始的关系对这世界的存在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在一个意义下,身体就是我直接所是的;在另一个意义下我与它之间隔着世界的无限度,它通过从世界向我的散朴性的倒流向我表现出来,并且这永恒倒流的条件是永恒的超越。


  我使我的身体存在:这是身体存在的第一维。我的身体被他人使用和认识的,这是它的第二维。但是因为我是为他的,他人对我表现为我对其而言是对象的主体。我们看到,在这里关键正在于我与他人的基本关系。因此我作为被他人认识的东西而存在——尤其是在我的散朴性本身中。我作为被身为身体的他人认识的东西而为我的存在。这是我的身体的本体论第三维。


  对于人应该是什么的问题,我有一种想法,这种想法不包含任何放松的思想。广泛地说,我认为我的身体根本上是某种活动中的东西。而一切关系到退缩或一般机体感的东西——都不值得注意;我的身体应该延伸出去,在我的意识之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完成的活动——散步的活动或抓住一个物体的活动。我记得我还是小孩时,就把自己的身体设想为一个活动的中心,而忽略了感知和被动性的一面。当然,这个被动性是存在的,我做的一切也包含着这种成分。但我这样做时强调的是客观真实的东西,是由我完成的一个活动——把沙放在桶中,用它建造一座城堡或一栋房子,总之,那值得一提的东西是活动。而这总是由于我意识到自己身体的某些成分而得到。例如,我的这双手,他们总是作为我意识到它们是在活动中的双手而存在。显然一个人多少应该总是这样看问题,手是某种活动的东西,它也可能是某种忍受痛苦的东西——例如受到粗糙衣服的摩擦或坚硬东西的打击。但对我来说,这完全是次要的,我首先想到的是活动。


  这是我的身体实体,而它被某种与我的形象一致的东西所超越;这不是我的形象,但跟我的形象是相符的。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