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张晓风最新散文集《不知有花》出版:书写生命丰盈、万物有灵,愿与所有美好不期而遇。

2018/06/27 08:48:41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张晓风
张晓风的作品往往洋溢着一种空灵而温暖人心的情感,主题内容包括自然的美丽和对万物的敬仰,家的温馨和对亲人的牵挂,生活的美好和对生命的珍惜,有温暖,有感恩,有领悟,有释然。
  20180627092935428.jpg
(《不知有花》张晓风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8.6)


  当代十大散文家之一张晓风的作品《不知有花》近日即将出版,这是张晓风执笔五十年的全新散文精选集,收录了《不知有花》《遇见》《常常,我想起那座山》等文学价值极高的文章,还特别挑选了《行道树》《我喜欢》等被选入语文教材的佳作。


  张晓风的作品往往洋溢着一种空灵而温暖人心的情感,主题内容包括自然的美丽和对万物的敬仰,家的温馨和对亲人的牵挂,生活的美好和对生命的珍惜,有温暖,有感恩,有领悟,有释然。


  余光中称其为“华语世界一支亦秀亦豪的健笔”,蒋勋更盛赞她的文字像沸水中复活的春茶。


  1.邂逅生命中不期而遇的美好


  张晓风是台湾著名的散文家,其作品为两岸三地的读者所熟知,在整个华语文坛,她的散文成就非常高。张晓风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作家,对人生始终保持敏感之心,注重从生活的微小事物中找寻人生的真谛,每一个细节都有可能成为她对生活的看法。在本书中,张晓风向人们传达了一种思想,即寻找生活里那些微小的美好,懂得从生活的各个角落感悟意义的存在。


  她在文章中说到,每一种生物都尊严地活着,巨大悠久如神木,神奇尊贵如灵芝,微小如阴暗岩石上恰似芝麻点大的菌子,美如凤尾蝶,丑如小蜥蜴,古怪如金狗毛,卑弱如匍匍结根的蔓草,以及种种不知名的万类万品,生命是如此仁慈公平。她用至美的语言表达出隐藏在这个世界缝隙里关于生命的美好,读来既有一种柔软的细腻感,又充满了情怀和力量。


  2.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张晓风是空灵、精致的象征,读她的文字,就像置身于一场唯美的音乐会,能感受到一种温暖而美好的情绪。余光中甚至专门撰写文章《亦秀亦豪的健笔》来赞扬张晓风的文学成就,并在文中称其为散文作家中“第三代的名家”。蒋勋也写过关于张晓风的文章,并动情地写到“这些近三十年前都读过的文字,在春茶的新新的喜气得意的滋味里,一一在沸水中复活了”。


  她曾去山里看神木,在海拔一千八百米的地方,在拉拉山与塔曼山之间,以它五十四米的身高,和小小的自己对望。司机说神木是一个教授发现的,而她觉得,被发现,或不被发现;被命名,或不被命名;被一个泰雅尔人的山地小孩知道,或被森林系的教授知道……不管是那种形式,它反正在那里,这才是最重要的。它给予人无限的信仰和想象,因为它在,所以我们有了层次更深的存在意义。


  她说:“我们要一个形象来把我们自己画给自己看,我们需要一则神话来把我们自己说给自己听:千年不移的真挚深情,阅尽风霜的泰然庄矜,接受一个伤痕便另拓一片苍翠的无限生机,人不知而不愠的怡然自足。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不知有花》这本书蕴含了张晓风深刻的人生哲学,从儿女情长到山川河流,从季节轮回到人生曲折,张晓风用其温暖而有力的文字,阐述了生命的丰盈与饱满。


20180627092958884.jpg

  【基本信息】


  书名:不知有花


  作者:张晓风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8年6月


  开本:32  145*210


  装帧形式:平装


  印张:9


  定价:48元


  ISBN:978-7-5596-1892-4


  一、内容简介


  《不知有花》是张晓风执笔五十年的全新散文精选集,收录了《初心》《不知有花》《遇见》《常常,我想起那座山》等文学价值极高的文章,还特别挑选了《行道树》《我喜欢》等被选入语文教材的佳作。


  张晓风的作品往往洋溢着一种空灵而温暖人心的情感,主题内容包括自然的美丽和对万物的敬仰,家的温馨和对亲人的牵挂,生活的美好和对生命的珍惜,有温暖,有感恩,有领悟,有释然。


  余光中称其为“华语世界一支亦秀亦豪的健笔”,蒋勋更盛赞她的文字像沸水中复活的春茶。


  二、作者简介


  张晓风,中国当代著名散文家,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教授国学及文学创作五十余年。2009年获中国文艺协会散文创作荣誉文艺奖章,为享誉华人世界的古典文学学者、散文家、戏剧家和评论家。曾获台湾“中山文艺奖、吴三连文学奖、时报文学奖等多个奖项。主要作品有散文集《地毯的那一端》《你还没有爱过》《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星星都已经到齐了》《送你一个字》《玉想》等,戏剧《武陵人》《和氏璧》等。


  三、本书看点


  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张晓风


  华语十大散文家之一张晓风,执笔50周年全新精选集。


  余光中、蒋勋长文推荐:以一支亦秀亦豪的健笔,写满人生世事的美好与温暖。


  精选《遇见》《行道树》《我喜欢》《初心》《常常,我想起那座山》等名篇,其中《行道树》《我喜欢》等文章被多次选入语文教材。


  张晓风的文字像沸水中复活的春茶,洋溢着空灵温暖的情感,蕴含着对人生美好的珍惜,以及领悟尘世之后的执着。??


  从一朵花中识得生命,也发现心中涌动不息的力量。愿与所有美好不期而遇。


  四、目录


  01   序 一部分的我


  壹   种种有情


  002   遇见


  005   我在


  011   种种有情


  019   种种可爱


  026   当下


  029   我喜欢


  038   戈壁行脚


  049   步下红毯之后


  055   一句好话


  贰   生命丰盈


  062   遇


  068   我有


  072   生命,以什么单位计量


  074   错误


  079   有个叫“时间”的家伙走过


  081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086   描容


  093   初心


  叁   万物有灵


  100   不知有花


  102   行道树


  104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


  123   雨之调


  126   戈壁酸梅汤和低调幸福


  130   星约


  140   一山昙华


  143   春之怀古


  145   月,阙也


  肆   厨房与爱


  150   大型家家酒


  160   初绽的诗篇


  177   母亲的羽衣


  183   不识


  187   绿色的书简


  195   你真好,你就像我少年伊辰


  197   一个女人的爱情观


  202   矛盾篇之一


  伍   人世几回


  208   给我一个解释


  217   劫后


  221   我想走进那则笑话里去


  224   半局


  235   皮,多少钱一片


  238   矛盾篇之二


  243   矛盾篇之三


  陆   特别收录


  250   亦秀亦豪的健笔 / 余光中


  260   重读晓风《玉想》,兼怀李霖灿老师 / 蒋勋。


  五、序+精彩内文


  序


  一部分的我


  我不喜欢写小传,因为,我并不在那里面,再怎么写,也只能写出一部分的我。


  


  我出生在浙江金华一个叫白龙桥的地方,这地方我一岁离开后就没有再去过,但对它颇有好感。它有两件事令我着迷:其一是李清照住过此地;其二是它产一种美味的坚果,叫香榧子。


  出生的年份是一九四一年,日子是三月二十九日。对这个生日,我也颇感自豪,因为这一天在台湾正逢节日,所以年年放假。成年以后偶然发现这一天刚好是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忌日,她是一九四一年三月二十八日离家去自杀的,几天后才被发现,算来也就是三月底吧!


  有幸在时间上和弗吉尼亚·伍尔芙擦肩而过的我,有幸在李清照晚年小居的地方出生的我,能对自己期许多一点吗?


  


  父亲叫张家闲,几代以来住在徐州东南乡二陈集,但在这以前,他们是从安徽小张庄搬去的,小张庄在一九八○年前后一度被联合国选为模范村(一九九一年被联合国授予环境保护“全球500佳”——编者注)。


  母亲叫谢庆欧,安徽灵璧县人(但她自小住在双沟镇上),据说灵璧的钟馗像最灵。她是谢玄这一支传下的族人,这几年一直想回乡找家谱。家谱用三个大樟木箱装着,在日本人占领时期,因藏在壁中,得避一劫,不料五十年后却遭焚毁。一九九七年,母亲和我赴山东胶南,想打听一个叫喜鹊窝的地方,那里有个解家村(谢、解同源,解姓是因避祸而改的姓),她听她父亲说,几百年前,他们是从喜鹊窝搬过去的。


  我们在胶南什么也找不着,姓解的人倒碰上几个。仲秋时节,有位解姓女子,家有一株柿子树,柿叶和柿子竞红。她强拉我们坐下,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好柿子不是“吃”的,而是“喝”的,连喝了两个柿子,不能忘记那艳红香馥的流霞。


  家谱,是找不到了,胶南之行意外地拎着一包带壳的落花生回来,是解姓女子送的。吃完了花生,我把花生壳送去照相馆,用拷贝的方法制成了两个书签,就姑且用它记忆那光荣的姓氏吧!


  三


  我出身于中文系,受“国故派”的国学教育,看起来眼见着就会跟写作绝缘了。当年,在我之前,写作几乎是外文系的专利,不料在我之后,情况完全改观,中文系成了写作的主力。我大概算是个“玩阴的”改革分子,当年教授不许我们写白话文,我就乖乖地写文言文,就作旧诗,就填词,就度曲。谁怕谁啊,多读点旧文学怕什么,艺多不压身。那些玩意儿日后都成了我的新资源,都为我所用。


  四


  在台湾,有三个重要的文学大奖,中山文艺奖、台湾文艺奖、吴三连文学奖,前两项是官方的,后一项是民间的,我分别于一九六七年、一九八〇年和一九九七年获得。我的丈夫笑我有“得奖的习惯”。


  但我真正难忘的却是“幼狮文艺”所颁给我的一项散文首奖。


  台湾刚“解严”的时候,有位美国电视记者来访问作家的反应,不知怎么找上我,他问我“解严”了,是否写作上比较自由了?我说没有,我写作一向自由,如果有麻烦,那是编者的麻烦,我自己从来不麻烦。


  唯一出事的是有次有个剧本遭禁演,剧本叫《自烹》,写的是易牙烹子献齐桓公的故事(此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曾在上海演出),也不知那些天才审核员是怎样想的,他们大概认为这种昏君佞臣的戏少碰为妙,出了事他们准丢官。其实身为编剧,我对讽刺时政毫无兴趣,我想写的只是人性。


  据说我的另外一出戏《和氏璧》在北京演出时,座中也有人泣下,因为卞和两度献璧、两度被刖足,刚好让观众产生共鸣。其实,天知道,我写戏的时候哪里会想到这许多,我写的是春秋时代的酒杯啊!


  五


  我写杂文,是自己和别人都始料未及的事。躲在笔名背后喜怒笑骂真是十分快乐。有时听友人猜测报上新冒出来的这位可叵是何许人也,不免十分得意。


  龙应台的《野火集》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台湾的确有燎原功能,不过在《野火集》之前,我以桑科和可叵为笔名,用插科打诨的方式对威权进行挑战,算是一种闷烧吧!


  


  我的职业是教书,我不打算以写作为职,想象中如果为了疗饥而去煮字真是凄惨。


  我教两所学校,阳明大学和东吴大学。前者是所医科大学,后者是我的母校。我在阳明属于“通识教育中心”,在东吴属于中文系。


  我的另一项职业是家庭主妇,生儿育女占掉我生命中最精华的岁月。如今他们一个在美国西岸加州理工学院读化学,一个在美国东岸纽约大学攻文学,我则是每周末从长途电话中坐听“美国西岸与东岸汇报”的骄傲母亲。(这篇文章是十几年前写的,现况是,他们皆已得到学位回台就业了。)


  我的丈夫叫林治平,湖南人,是我东吴大学的同学。他后来考入政大外交研究所,他的同学因职务关系分布在全球,但他还是选择了在中原大学教书,并且义务性地办了一份杂志。杂志迄今持续了四十多年,也难为他了。


  七


  最近很流行一个名词叫“生涯规划”,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道理,无非是每隔几年换个名词唬人罢了!人生的事,其实只能走着瞧,像以下几件事,就完全不在我的规划掌控中:


  1. 我生在二十世纪中叶;


  2. 我生为女子;


  3. 我生为黄肤黑发的中国人;


  4. 我因命运安排在台湾长大。


  至于未来,我想也一样充满变数,我对命运采取不抵抗主义,反正,它也不曾对我太坏。我不知道,我将来会写什么,一切随缘吧!如果万一我知道我要写什么呢?知道了也不告诉你,哪有酿酒之人在酒未酿好之前就频频掀盖子示人的道理?


  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会跨步而行,或直奔,或趑趄,或彳亍,或一步一踬,或小伫观望,但至终,我还是会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去。


  精彩内文


  行道树


  每天,每天,我都看见它们,它们是已经生了根的——在一片不适于生根的土地上。


  有一天,一个炎热而忧郁的下午,我沿着人行道走着,在穿梭的人群中,听自己寂寞的足音,我又看到它们,忽然,我发现,在树的世界里,也有那样完整的语言。


  我安静地站住,试着去理解它们所说的一则故事:


  我们是一列树,立在城市的飞尘里。


  许多朋友都说我们是不该站在这里的,其实这一点,我们知道得比谁都清楚。我们的家在山上,在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里。而我们居然站在这儿,站在这双线道的马路边,这无疑是一种堕落。我们的同伴都在吸露,都在玩凉凉的云。而我们呢?我们唯一的装饰,正如你所见的,是一身抖不落的煤烟。


  是的,我们的命运被安排定了,在这个充满车辆与烟囱的工业城里,我们的存在只是一种悲凉的点缀。但你们尽可以节省下你们的同情心,因为,这种命运事实上也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否则我们不会在春天勤生绿叶,不必在夏日献出浓荫。神圣的事业总是痛苦的,但是,也唯有这种痛苦能把深度给予我们。


  当夜来的时候,整个城市都是繁弦急管,都是红灯绿酒。而我们在寂静里,在黑暗里,我们在不被了解的孤独里。但我们苦熬着把牙龈咬得酸疼,直等到朝霞的旗冉冉升起,我们就站成一列致敬——无论如何,我们这城市总得有一些人迎接太阳!如果别人都不迎接,我们就负责把光明迎来。


  这时,或许有一个早起的孩子走了过来,贪婪地呼吸着鲜洁的空气,这就是我们最自豪的时刻了。是的,或许所有的人都早已习惯于污浊了,但我们仍然固执地制造着不被珍视的清新。


  落雨的时分也许是我们最快乐的,雨水为我们带来故人的消息,在想象中又将我们带回那无忧的故林。我们就在雨里哭泣着,我们一直深爱着那里的生活——虽然我们放弃了它。


  立在城市的飞尘里,我们是一列忧愁而又快乐的树。


  故事说完了,四下寂然,一则既没有情节也没有穿插的故事,可是,我听到了它们深深的叹息。我知道,那故事至少感动了它们自己。然后,我又听到另一声更深的叹息——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