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民国第一欲女,四年睡过三千个男人,写了一本书来记录与男人的糜烂生活

2018/07/06 10:00:11 来源:北京文艺网  
无论古今中外,只有男子可以玩弄女子,女子不能玩弄男子,所以我和数千男子性交,这是我玩弄男子的一种把戏。

  民国时期,涌现出了许多传奇女子,谢冰心、张爱玲、林徽因、潘玉良……她们或美貌绝城,或才华横溢,或个性独特,在中国历史的篇幅中,她们用生命给后世留下一章章传奇。

  但其实还有一个女人堪称为奇女子,在民国那个固若金汤的男权社会里,她将自己活成了一面鲜明的旗帜。


  这个传奇的女子,甚至让电影明星杨耐梅排除万难、不惜牺牲色相筹措资金、自主公司也要将她的故事搬上银幕,而她,就是杨耐梅无声电影《奇女子》的原型——余美颜。


1.jpg


  1


  余美颜1900年出生于广东台山县,从小颇有姿色,且天资聪明,她的父亲是当地的典当商人,母亲却饱读诗书。余美颜在母亲的教育下,自修了国文和英文。


  1918年余美颜和开平一位姓谭的公子成了亲。谭家公子相貌堂堂,再加上常年经商,曾经越过大洋彼岸,到美国等地,思想意识也比较进步和超前,所以余美颜对丈夫渐渐产生了好感。

  婚后不久,谭家出现经济问题,丈夫不得已远赴美国经商。刚品尝到男欢女爱的余美颜开始独守空闺,与公婆小姑的不和,寂寞空虚冷,加上“误解自由”,一气之下奔到了广州。


  2月27日,余美颜到达广州。 在余美颜到达广州前一天,孙中山任命的海军总长程璧光被刺身亡,被刺原因扑朔迷离,至今仍是个谜。当时的军警自然会按照惯例排查可疑人员,于是,刚到广州打扮另类的潮人余美颜被作为可疑分子拘捕。

  很快,余美颜就被当县长的姨夫保释出来,但这件事的后续却改变了余美颜的一生。首先,谭家因此解除了与她的婚约;其次,余美颜的父亲因为脸面受损,一气之下把余美颜送进了习艺所学习女工。


6609c93d70cf3bc7691a4740da00baa1cd112a00.jpg

  习艺所成立于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六月,至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停办,整整经历了11个春秋,是当时的一种“新式监狱”,类似于现在的“收容所”,是政府强迫犯人学习各种自力更生技能的地方,开设的劳动技能有“摇纱,织布,织袜,木工,漆工,石印”等。

  余美颜被自己的父亲送进这所学校学习了一年。从监狱这所学校出来,余美颜彻底走上了“混”的道路,迎风见长,经常来往于省港之间。


  余美颜放浪形骸,不管不顾,她几乎成了一个无所挂念的女人。她出入于舞厅、赌场、酒会,她穿着艳丽的服装,头上戴着大朵的鲜花,就跟现在的“红花教主”一样。

  由于她生得美貌,性格也泼辣大方,所以,她结交了各类公子哥们,她让他们给自己花钱,她陪他们跳舞,得到一些小费。

  当时很多人把她看做“奇女子”,余美颜不屑于去妓院廉价地出卖色相,她遇到可心的男人,就陪他过夜,而遇到不喜欢的,无论多么的有钱,她也不会和他过夜。那个时期,奇女子余美颜成了当时小报的谈资,很多头条新闻,都是由她而起。


  不过余美颜已经没了家庭,没了亲情,所以,她也不会在乎人们说什么,她觉得性欲就跟吃饭一样,是必不可缺的。她还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自由之身,所以,对于世俗,对于礼仪,完全可以不管不顾。


0824ab18972bd40722fa595170899e510fb30958.jpg

  2


  有一年,她偶然学会了骑马,那次她穿着红色的衣裙,骑在马上,白皙的大腿引起了众人的围观,当地政府以“有失风化”为由,限制余美颜“裸奔”骑马。


  余美颜豪爽地一笑,随手掷下几千大洋,骑着马扬长而去。此事被好事人写进了当地的小报里,称为“奇女子东郊骑马”。


  她从未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任何不妥,甚至还在公众场合表达自己有“裸睡”的习惯,毫不羞涩的说起自己在酒店裸睡的经历。为此,很多酒店都拒绝接受她入住,原因是“裸睡”太过于前卫。


c9fcc3cec3fdfc03906d6914df3f8794a4c22600.jpg

  对于外界的风言风语,她习以为常,或早已麻木,她常常道:


  无论古今中外,只有男子可以玩弄女子,女子不能玩弄男子,所以我和数千男子性交,这是我玩弄男子的一种把戏,虽然不能说是开世界的新纪录,但也是爽快十余年,男子原来是很笨的,玩弄不是一件怎样的难事,这就是制度所造成的啊。


  此事件摘自(张振编著:5女子自杀的解剖6,南京中山书店,1928年版,第17页,引自侯艳兴,2008,《性别、权力与社会转型》,上海:复旦大学,182页)


b7003af33a87e950a0c678c01b385343faf2b44d.jpg

  别人取笑她为妓女,但她内心却十分厌恶这个称呼,为此还发生了名震一时的“闹市掷钱事件”。


  一天,有一位富商想要睡余美颜,余美颜要求对方带三千元,但是来的时候那位富商只带了一千五,感觉受到侮辱的余美颜一气之下将一千五悉数从阳台扔往闹市,引发了人群的骚乱。


  这个看似放荡不羁的女子, 不管多久,仍一直保留着她的傲然骨气。


37d3d539b6003af3a96b57cc3e2ac65c1138b64d.jpg

  3


  余美颜后来又嫁给了一个香港何姓商人,一次何姓商人约她吃饭,酒酣之际,这个商人问起了余美颜的身世。余美颜悲从中来,谈到了父亲的薄情,谈到了家庭的遗弃,还谈到了原夫的不归。

  何商人很同情余美颜的遭遇,他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有稳定的事业,也有家庭,余美颜当年刚刚二十岁,美艳如花,尽管遇到的男人不少,但是论婚论嫁,没有一个男子是合适的人选。随后余美颜答应了何商人的求婚,做了港商的二房。

  在香港的日子,风流袅娜的余美颜如鱼得水,她光顾戏院、赌场的机会更多了,何商人给她的钱,不久就花光了。不久,何商人就受不了余美颜的铺张浪费,对余美颜厌烦了,他登报说余美颜:“放荡不羁,挥霍无度”,和余美颜解除了婚姻。


  经历了两次婚姻的余美颜,又成了孤家寡人。于是,她联合了广州三个和她一样的离经叛道的女子,四人经常一起出入于舞厅酒肆,当时广州人给她们起名“四大金刚”,余美颜便是四大金刚之首。

eac4b74543a98226fac2a18b8182b9014a90eb1f.jpg
《奇女子》剧照,左三为杨耐梅饰演的角色“余美颜”

  其中金刚之一,一个叫杨耐梅的演员,是我国第一位电影制片人,余美颜跳海自杀后,杨耐梅感其身世,以余美颜的经历为背景,拍了一部无声电影《奇女子》。


  25岁那年,余美颜结识了南海县县长的儿子。这位“官二代”长得潇洒倜傥,不仅给余美颜送钱送鲜花,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和余美颜结婚。

  余美颜为这个“官二代”动了心,两个人开始恋爱,“官二代”还在乡下给余美颜租了一处“乡村别墅”,两个人在里面过起了“试婚生活”。其实现在这种情侣同居的事情很常见,只不过时代不一样,而太过开放的余美颜在当时自然也不会好过,更可况她找的是一个官二代。

  “官二代”的族兄知道弟弟恋爱的对象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余美颜时,赶紧给弟弟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余美颜这个女子不可交往,然后他又给余美颜写了信,要求余美颜赶紧离开自己的弟弟,不要耽误了弟弟的前途。

  两个试婚的年轻人没有听这位族兄的话,族兄又告诉了“官二代”的父亲,这位县长大人立刻派人把自己的儿子拘禁起来,并且要求余美颜归还儿子为她花掉的两万元钱。县长夫人对余美颜说,只要还了两万元,就允许他们结婚。

  余美颜奔走于上海、天津和北京之间,凭借着以前的人脉,很快就筹备了两万元,当她拿着钱交给县长太太之后,县长竟然要按照“土娼”的罪名,将她归案。于是县长太太说只要以后不骚扰她家的儿子,就不再治罪于她。

  余美颜受此打击,心灰意冷,于是远走他乡。


b17eca8065380cd731cf2941aa44ad345882814d.jpg

  4


  随后余美颜来到了美国的旧金山,偶遇在此做生意的前夫。经历了两次婚姻,一次伤害,可能放荡不羁的余美颜也累了吧,想找个依靠。此时,她也希望前夫能够和自己重新和好,破镜重圆。

  可是,前夫拒绝了她,有关妻子生活不检点的事情,他早就有所耳闻,两个人分手后,余美颜痛苦异常。

  随着最后一丝希望化为泡影,从美国旧金山回到广州后,余美颜更加放荡不堪,如同行尸走肉。逐渐的,她开始厌倦这个世界,可是总不能就这样离开,一定要留下点什么。


  于是,她开始写日记,日记的内容无非记录每天浑浑噩噩的糜烂生活。她给这本书取名叫《摩登情书》(也叫浪漫情书),书中详细描写了她和男人们的情感纠葛,每个男人给她的性感受以及与每个男人的姿势和体位,那段感情是在什么状况下发生的等等。

d01373f082025aaf820ff467f0edab64034f1a58.jpg


  据说,短短几年时间,和她有关系的男人多达三千多人,真是惊世骇俗。用身体写作,余美颜可谓是先锋写手。


  1927年,余美颜遁入空门。但那个重获自由的“官二代”要求和她重续鸳梦。这个官二代可能是真的爱他,但她知道两个人不可能结婚了。此时历尽千帆,余美颜的心态,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心情。

  她拒绝了“官二代”,可是,“官二代”一次次找来,苦苦相求。寺庙里的老尼姑看到她尘缘未了,凡心未死,再加上佛门净地,总是被余美颜的恋人骚扰,一气之下,就把她赶出了庙门。


  1928年4月,余美颜在从香港至上海的轮船上跳海自杀,据说在跳海前已时哭时笑喜怒无常。她对身边人说“既无人生乐趣,不如逃离这个污浊世界,在此黑暗社会偷生,毫无生趣,非寻死不可。”遗言中写道:“来世或可做一纯洁女子,得到真正自由。”


微信图片_20180706104705.jpg

  一代传奇女子,一个企图以一己之力对抗男权社会的民国女人,最终以黯淡而令人唏嘘的方式,默默退幕。


  那个年代的女性,没有多少接受教育的机会,更没有婚姻自由,也没有事业和经济地位,可以说完全是男性社会的附属品。


  而余美颜,虽然开始接受教育和接触新思想,追求解放和自由,但是传统的社会枷锁和三从四德的封建理念却像紧箍咒,让她得不到任何人生乐趣,甚至一步步把她推向深渊。


  对于余美颜来说,用身体写作,可以博得文名。用身体放纵,可以得到金钱,但是余美颜毕竟是一个表面强悍、内心脆弱的女人,这样的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

  不过,尽管结局悲惨,但对于余美颜这个民国尤物来说,爱过,恨过,风流过,也许,这已经让她感到满足。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