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红星照耀中国》斯诺名著引发书名权之争

2018/08/16 10:52: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崔巍
   
本月上旬,人民文学出版社公开发表了一则“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红星照耀中国》一书的下架通知函”,要求各发行机构下架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红星照耀中国》一书。

  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的经典著作《RED STAR OVER CHINA》自1937年在英国首次出版以来,由于其对中国红军和苏区历史的权威记录以及对历史趋势的准确预见,多年来风靡全球,赢得了亿万读者的喜爱,至今已被译成20多种文字,在许多国家都是畅销书。该书中译本也以《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的名称而为一代代中国读者所熟知。在本书首个中译本出版80年后,却引发一场版权争执。


  因《红星照耀中国》书名


  人文社人教社隔空互掐


  本月上旬,人民文学出版社公开发表了一则“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红星照耀中国》一书的下架通知函”,要求各发行机构下架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红星照耀中国》一书。通知函中写道,“红星照耀中国”的书名属于董乐山原创,版权归属董乐山和人民文学出版社所有,人民教育出版社于今年6月出版的《红星照耀中国》涉嫌侵犯其和董乐山的权益,要求各发行机构将此书下架,并表示正在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人民教育出版社很快发布了一则“关于人教版《红星照耀中国》出版合法合规暨对人民文学出版社不公平竞争谴责声明”进行回应,称自家的版本合法合规,是唯一经斯诺本人看过的、最权威的译本,还通过了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的审读,是经中宣部批准并由国家新闻出版署正式下文同意出版的,其对该译本的版权及其他相关权利具有合法性和完整性,并反指人文社此举损害其声誉,有不公平竞争之嫌,己方对此保留采取相关法律措施追究其侵权责任的权利。


  人文社版一年销量300万册


  长江文艺版同名书月底上市


  未料在这两大出版社争执未停之际,又有一家著名出版机构——长江文艺出版社也加入了战团。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由该社出版的《红星照耀中国》即将于本月下旬正式上市,在网络售书平台当当网上则显示为“可预订”状态,预计8月31日即可开始发货。


  长江文艺方面宣称,自家版本是经斯诺基金会官方授权认证的中文译本,是应斯诺基金会要求,根据斯诺《红星照耀中国》修订版由斯诺基金会指定译者王涛重新翻译的,并邀得斯诺之女西安·斯诺作序。西安·斯诺还赞称本书是“根据斯诺修订版翻译的优秀全译本”。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人文社方面表示对于这种“斯诺基金会官方授权”的说法并不认可,因为斯诺最早是把本书中译本版权授予了成立于1937年的复社,而复社早已不复存在,按照著作权法,属于某机构的版权在该机构解散后即归国家所有,因此由斯诺基金会做出的官方授权是有问题的。不过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宣传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人文社还未就此事与他们进行过接洽。


  迄今为止,人教版《红星照耀中国》还在京东、天猫、亚马逊中国等各大图书销售平台销售。而据相关数据,新版《红星照耀中国》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后,宣传语有“教育部八年级(上)语文教科书名著导读指定书目”,截至2018年已加印31次、上市一年销量即高达300万册——不仅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首部一年内码洋过亿元的书,粗略估计已带来2000多万元的盈利。


  三个版本三个授权渠道


  《红星照耀中国》为董乐山所首创


  这三个版本分别有着怎样的来源?还得由80年前本书问世时说起。据了解,《RED STAR OVER CHINA》英文版1937年10月由英国戈兰茨公司首次出版。1937年底,著名学者胡愈之去当时居住在上海的斯诺家中拜访时看到了这本书,一读之下觉得内容非常好,就决定将其翻译为中文出版。胡愈之随即组织了一批进步人士创建复社,紧急展开此书的翻译工作,12名译者每人翻译一章,最后由胡愈之统编定稿,又经斯诺本人修订,1938年2月以《西行漫记》的名称推出——采用这个隐晦的书名主要是迫于当时的政治形势。1949年前后,此书又出过由史家康等6人合译的《长征25000里》(副题《中国的红星》)和由亦愚翻译的《西行漫记》(副题《25000里长征》)两个版本,这两个译本依据的都是1938年在美国再版的《RED STAR OVER CHINA》,因此内容和胡愈之的“复社版”有所出入,在国内也都没有得到太大反响。


  新中国成立后,对中国读者影响最大的中译本出于1979年,也是《红星照耀中国》这个名字首次出现。这一译本是三联书店邀请著名翻译家董乐山在1937年英国初版本的基础上重新翻译的,与1938年的“复社版”相比,增加了当年未译出的一个章节,同时对个别史实错误及人名、地名、书刊名称的拼写错误进行了校正。


  董乐山还创造性地将《RED STAR OVER CHINA》这个原意大致为“笼罩在中国上空的红星”一名译为《红星照耀中国》,显得更为准确传神,也得到了业内和读者的广泛认可。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译本其实仍沿用了《西行漫记》的书名,仅在封面上书名下方标注了“原名:《红星照耀中国》”的字样。《红星照耀中国》第一次被作为正式书名,则是在1984年新华出版社出版的《斯诺文集》中。


  由此再来看看三家出版社的译本:人文社2016年推出的《红星照耀中国》采用的是1979年董乐山的译本,取得的是董乐山家属的授权,原因是该译本是“《红星照耀中国》在中国流传数十年来最忠实于原著的全译本,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性质的版本,不论在翻译的水准、原版忠实度还是表述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上都是最佳选择”。


  人教社今年6月推出的《红星照耀中国》采用的是1938年的“复社版”,取得的是胡愈之家属的授权,原因是“希望这个最初的译本能让读者更清晰地感受那个年代风起云涌的时代气息,这个版本也受到了国内著名斯诺研究专家孙华教授与斯诺亲属布雷柯·安东尼先生、‘抗战之声’原型谢立全将军的家人谢小朋先生的肯定”。


  长江文艺则舍弃了旧译本,改由斯诺基金会指定译者王涛进行重译,取得的是斯诺基金会同时也是斯诺家属的授权,原因是“充分考虑了当代人的语言习惯,更适合当下阅读”。


  书名不受著作权法保护


  人文社已申请商标注册但尚未被受理


  那么这三个版本哪个最正宗或者说哪个可能涉及侵权呢?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认为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三家出版社都分别得到了作者及译者家属的授权,所以在版权方面都是正当合法的。而针对人文社和人教社争议的焦点,即《红星照耀中国》这个书名的使用权,张洪波介绍,书名并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范围,只能说如果把“红星照耀中国”作为一个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即商标来看,译者董乐山和出版机构拥有对此商标的权益,那就可以依据相关市场法规对未经许可使用该商标的公司或个人提起诉讼。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人文社的确在今年5月申请过“红星照耀中国”的商标注册,但这项注册申请目前还未被受理,因此若想以商标侵权的名义来指控人教社,暂时也是不可行的。至于人文社对长江文艺得到的官方授权的质疑,张洪波表示该说法也不够正确,因为斯诺授权给复社发生在1937年,现行的著作权法规在此事上是不适用的。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