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女人是愚蠢的,因为她们喜欢男人

2019/09/11 10:38:47 来源:凤凰网读书  
   

  这是一部趣味人类心理学百科。作者是意大利国民科普作家奥迪弗雷迪,他站在心理学、逻辑学、数学、经济学、哲学等跨学科视角,幽默而无情地揭穿了人类社会中268个自欺欺人的愚蠢现象,按英文字母表A-Z编排,变成了一部辞典,比如汽车、空调、广告、股票、资本主义、星 座、选举和迷信等,还批判了各种我们闻所未闻的奇葩伪科学。


  他编写这部辞典的目的,是让我们拥有一颗理性的大脑和乐观向上的心态,用科学的眼光甄别社会上迷惑人的诸多现象,过上快乐、智慧的现代生活。

blob.png

  Abitudini习惯


  拉罗什富科的《箴言集》(1665)中有一则箴言是: “每个习惯都是坏习惯。 ”而马赛尔·普鲁斯特的《女囚》(1923)中也有一条格言: “习惯的力量与其愚蠢度成正比。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在个人与社会生活中,总会用同样的方式思考以及做同样的事: 这正是习惯的力量。


  在这些强势思维定式中,包含着一系列我们不假思索便接受了的愚蠢观点: 灵魂、显灵、占星术、巧合、教义、驱魔、外星人、魔法、形而上学、神迹、数秘术、星座、灵异现象、政治正确、精神分析、伪科学、迷信、吸血鬼……


  而强势的行为习惯,则是一些我们不经大脑就莽撞采取的行动,包括: 喝矿泉水、滥用空调、刮胡子、炒股、吃肉、手机依赖症、接受安检、系领带、看报纸、吸烟、看电视、像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


  Borsa股市


  对于那坐过山车一般的股市,媒体历来热衷于报道它忽上忽下背后的一切细枝末节,看人们为之心神不宁的样子,并以此取乐。 因此,人们每天都能在报纸、电视上看到那些铺天盖地的报道,为股市崩盘数以亿计的资产瞬间烟消云散而哀悼,或是为资本回流而大唱颂歌。 自然,这类的每日新闻是毫无价值的,因为其中并没有对长期趋势用图表加以辅助说明,不过我们可以尝试来做一些计算。


  假设昨天的股价是100点,然后经过一天上涨了10个点,而今天该股又下跌了10个点。 由直觉判断,这只股票的价值经过同幅度的上涨和下跌,应该回到了昨天早上的原点。 但实际上,从100点上涨10个点后,股价达到110点,而以这个为基础再下跌10个点,今日的收盘价实际为99点。


  那么,如果调换上涨和下跌的先后顺序呢? 下跌一天后股票为90点,而今天上涨10个点后的股价依然是99点。 数学告诉我们,股市不过是一个愚蠢的游戏,就像电影《战争游戏》得出的那个愚蠢的结论: 胜利的唯一途径就是不参与游戏。


  Canie e gatti狗狗和猫咪


  人们通常认为,狗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因为它们与人类心有灵犀。 但既然大部分人类都是愚蠢的,那么狗也应该是同样愚蠢的。 它们的行为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一方面,它们总是像疯了一般狂吠,甚至会无缘无故见人就咬,令人厌烦至极; 而另一方面,它们与像是猫这样有灵性的动物又不能和谐共处。


  可以说明狗的愚蠢和猫的聪慧的一个事实是前者是群居动物,而后者却不是。 狗能够忍受主人的存在,态度良好地接受他的指令,且无法长时间注意一个静止的东西,这所有表现都与猫不同。 总之,它们表现得就像是专政统治下的傻瓜,时刻准备向独裁者点头哈腰,口水滴答地舔着他的脚。


  狗的愚蠢尤其体现在它们对玄学和宗教的沉溺。 这一点达尔文也曾提到。 说它们崇拜玄学是因为它们总是将无生命的现象归结于有生命的原理,比如,它们会对着被风吹动的衣服大叫。 而面对主人,它们又表现出信徒对上帝一般无二的热爱、顺服与畏惧。


  Donne女人


  有人开玩笑说,女人是愚蠢的,因为她们喜欢男人。 大卫·希尔伯特则严肃地认为,从来没有伟大的女性数学家。 有些人提醒他还有俄罗斯人索菲娅·柯瓦列夫斯卡娅和德国人艾米·诺特,他的回答是,前者不是伟大的数学家,后者不是女人。 另外,也没有过伟大的女国际象棋手和女作曲家。


  面对必须涉及生理性别的假设,政治正确者往往嗤之以鼻。 他们嗅到了性别歧视的臭味,更愿意归结于历史社会条件对女性理性发展的抑制。 这是个愚蠢的说法,因为这些条件并没有阻止像居里夫人这样的女性成为大科学家,或是像简·奥斯汀这样的人成为大作家。


  一种还不算太蠢的解释来自詹姆斯·沃森,他认为女性的平均智商要高于男性,但浮动率较低。 也就是说,女性平均都是聪明的,男性中则既有更多的天才,同时也有更多自闭和精神分裂者。 这些极端个体中往往就能诞生伟大的数学家、国际象棋手和作曲家。


  Etica道德


  把自己的信念建立在蠢话上,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比如《卡拉马佐夫兄弟》(1879)中的伊万,就秉持着以诡辩为基础的伦理观: “如果没有上帝,没有未来,那么一切就都能做,都是合法的。 ”关于这个观点,陀思妥耶夫斯基留下的是一个疑问,而不是定论。 并且这总归是文学作品,不代表个人的真实立场,就像《圣经》将道德建立在神话故事而非客观事实之上。


  道德跟上帝联系在一起的问题在于,宗教限制了这种道德的普遍适用性,因为无神论者与不表明立场者是被自动排除在外的。 而且宗教的种类繁多,教规各异,也使道德不具备绝对性。 举例来讲,基督教只允许一夫一妻,伊斯兰教却可以一夫多妻。


  但如果归结到天性和它的定律也有问题,因为道德总是跟人类邪恶的本性对抗,要求人们“反抗本性”。 总之,要做一个有道德的人,不是因为上帝或本性的驱使,而是因为我们自发地相信道德,理智地认为这么做是对的,与十字军愚蠢的口号“这是上帝的旨意”恰恰相反。

blob.png


  Flaubert(Gustave)古斯塔夫·福楼拜


  福楼拜从小就被看作“家族里的白痴”,让-保罗·萨特为他撰写的传记(1971—1972)正是以此命名。 很明显,愚蠢与“白痴”有着很紧密的关系。 在希腊语中,“白痴”原本的意思是“个人”,指的是一个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而不是大众的世界的人。


  成年后的福楼拜,把他最后一部未完成的小说《布瓦尔和佩库歇》完全用来展示愚蠢。 按原计划,此书分为两册,一册讲述两名主角的故事,另一册是他们收集的《愚蠢辞典》。 1880年福楼拜去世时,第一册已经基本完工,第二册却只留下一些只言片语。


  福楼拜收集并借布瓦尔和佩库歇之口表述的蠢话,无外乎来自公共场所、流行观点和所有人认同并口口相传的瞎扯。 如此说来,为它们编纂目录全然没有必要,因为那与梯队系统(Echelon)的档案完全重合。 此档案记录了全人类所有对话与通信,其中一部分通过报纸、电台、电视和网络报道了出来。


  Genio天赋


  在《十九世纪通用大辞典》(1865)第二册的“天赋”词条里有这样一句话: “让我感到深深羞愧的是,人类的天赋总有极限,但愚蠢却没有尽头。 ”这句话标注的来源是亚历山大·仲马(Alexandre Dumas),但并没有明确是《三个火枪手》(1844)的作者大仲马(Alexandre Dumas, père),还是《茶花女》(1848)的作者小仲马(Alexandre Dumas, fils)。


  人们并没有发现这件事应该令人惊讶和羞愧。 从根源上来看,人的知识是有限的,无知却是无限的,人有限的头脑不可能装得下无限的知识。 人们应该对此感到高兴,因为这说明即使我们之间存在细微的文化差异,却都是一样无知的。


  现在,文化之于天赋正如无知之于愚蠢。 所有人都习惯于制造无穷无尽的蠢话、蠢事,却极少感受到智慧的闪现。 天才不是总能冒出伟大的想法,而是偶尔灵光一现。 如果有人为自己有限的天赋感到极其羞愧,可能不过是做贼心虚罢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么有天赋。


  Junk垃圾


  从很多方面来看,美国都是个野蛮、愚蠢的国家。 其中一种表现形式是他们对食品的品味。 美国人吃得非常随便,用各种垃圾食品和饮料填饱肚子。 如果只是在家这么吃,那也就是他们的事情。 问题是他们还把自己的野蛮、愚蠢传染给整个世界。 现在麦当劳和可口可乐的帝国已经完成了对全世界饮食的殖民统治,分别在120个和200个国家设立了分公司。


  食品只是美式垃圾侵略战里的其中一条战线。 而垃圾服装是另一条战线,从合成纤维T恤到棒球帽,还要愚蠢地把帽檐戴在后面。 但最为阴险的战役是“思维垃圾”的入侵。 无论是好莱坞电影、没营养的电视节目、超市里的背景音乐还是一次性畅销图书,更不要说无处不在的英式习语。 它们的传播据说是从“烂事总会发生”(shit happens)这句习语开始的,确实,烂事正在发生。


  Monogamia一夫一妻


  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曾这样说: “一夫一妻是人类所有婚姻关系中最难的一种,也是最少见的关系之一。 ”这一观点直指人类最普遍的缺点。 自存在起,人类就在愚蠢地宣扬忠诚,却不断狡猾地出轨。 这个现象不仅仅存在于文学的虚拟世界,现实生活中更为常见。


  在自然界动物中,一夫一妻非常罕见。 共约4000种哺乳动物中,只有5%会构成持久的伴侣关系。 物种内部对于一夫一妻的倾向性与其两性异性之间的数量差别有关,也就是说,对于一夫多妻的哺乳动物,伴侣的数量与该物种雄性与雌性之间的数量关系相关。


  两性数量相当的长臂猿实行一夫一妻制。 雌性大猩猩总量是雄性的两倍,故雄性大猩猩一般有3~6个雌性伴侣。 而在澳大利亚,海象的雌性总量是雄性的10倍之多,所以,一只雄性海象最多可以有50多个伴侣。 因此,既然人类男性比女性多10%~20%,虽然我们反感出轨和离婚,但在理论上来看,却应该实行一定比例的一夫多妻制。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