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女性在出版行业的情况越来越差了吗?

2017/05/16 14:47:46 来源:界面新闻  
伊迪(Edie)和埃迪(Eddie)刚工作时在同一家图书出版社做编辑工作,她俩有很多共同点:都是牛津或剑桥大学的优秀毕业生,都有远大的职业理想,都怀揣着对图书出版的满腔热血。

blob.png
  女性在出版行业中很难获得成功。图片:Alamy Stock Photo


  伊迪(Edie)和埃迪(Eddie)刚工作时在同一家图书出版社做编辑工作,她俩有很多共同点:都是牛津或剑桥大学的优秀毕业生,都有远大的职业理想,都怀揣着对图书出版的满腔热血。


  当伊迪目睹自己眼中如行业榜样般的总经理的职位被一个男人所占据时,她还和埃迪还在打趣——得付出什么代价才能爬上去呢。


  但是这种情况在一个又一个出版社上演时,就不那么好笑了。晋升机会的稀缺让埃迪失望至极,想法也发生了变化。“他(指晋升的人)西装革履,言行举止仿佛自己是个业务人士,然后突然间机会就来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于她而言,好像升职加薪“只需要摇身一变成一个西装革履、仿佛手持MBA学位在手的男人。那些人让我想起了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中产阶级白人,相貌端正,”伊迪顿了顿说,“当然,他们的男性身份,是我绝对无法企及的。”(埃迪和伊迪均为化名,和本篇中很多采访对象一样,伊迪不希望自己身份曝光)


  作为一个曾以性别多样性自居的行业,英国出版行业面临着“性别鸿沟”的严重拷问。2016年,英国出版业性别区隔调查显示,行业内78%的人都是女性(迄今为止并无全国范围内的行业性别调查完成),但被访对象中做到总经理或董事会级别的40%都是男性。像伊迪这样因缺少晋升空间而焦虑的女性比比皆是,普通员工中的焦虑正在与日俱增。


  “你会觉得已经做到高级管理岗的女人,职业发展好像已经走到头了,”某大型出版社编辑说。


  我们并不是说女性已经完全被排除出管理层外,一位资深女编辑谈及,大到兰登出版社的盖尔·雷布克(Gail Rebuck)、企鹅出版社的海伦·弗雷泽(Helen Fraser)、麦克米伦出版社的安妮特·托马斯(Annette Thomas),小到布朗出版社的乌苏拉·麦肯齐(Ursula Mackenzie),这些出版女王们都曾身居高位,以身示范了女性职业发展未打破天花板的理想状态。但近五年来,她们相继离职,被男性取代。“你会觉得已经做到高级管理岗的女人,职业发展好像已经走到头了,到头来,出版业还是那些衣冠楚楚、四十来岁的男人的天下。”


blob.png

  出版业内军心动摇,不仅是因为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掌舵了高层,还因为管理圈子越来越狭隘排外:女性、非白人(黑人、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都不被接纳。作为创意领域,出版业的繁荣建立在管理人员和富有远见卓识者的带领之下。“出版业本应是充满新点子、多元、创新的领域,但这些男人只热衷于技术,”在三大出版社中担任中层的女性出版人说道,“而他们当初之所以被选中,好像只是因为在公司宣传册上看起来体面而已,别无他因。即使出版界巨擘(Victor Gollanczes、艾伦·莱茵斯(Allen Lanes)、安德烈·德意志(Andre Deutsches))在世,他们也难以融入这个圈子。”


  尽管女性占据了大型出版社内的半数席位,但她们工作岗位都较为传统,多为出版、传播、人力、或教育部门。而集团首席行政官、运营官、财政官这些真正权力所在的职位形成了一个魔幻的男性圈,不见女性人影。


  出版社将以上现象归因为女性退休后的正常职位更迭,以及出版社兼并潮导致集团管理岗的缩减。“在大型出版集团中执掌出版决策的部门经理,很多都由女性担任,”阿歇特出版集团内担任霍德教育出版社总经理职务的丽斯·特赖布(Lis Tribe)说,“阿歇特集团中有五名部门总经理和首席执行官为女性,企鹅兰登书屋中有六个部门由女性掌舵。”


  特赖布不久前上任成为英国出版协会会长,他认为女性出版人在竞聘高层岗位时不存在问题。然而其他人并不这么觉得。“是啊!对极了!”一匿名采访对象大笑,她从出版公司辞职后创业,“管理岗通常倾向于照着自己的形象招聘员工,于是一群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招了另一群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出版业的性别鸿沟也招致了收入差距,据Bookcareers.com调查,英国出版业性别收入差高达16%。这也从侧面证实,较女性而言,男性霸占了出版业内大部分高收入岗位。Bookcareers.com的苏姗娜·科利尔(Suzanne Collier)说:“这么多年来情况没有丝毫改善,我们至今还在讨论行业收入差和性别多元化,让我觉得挺压抑的。”


  单靠性别歧视并不能解释这个现象。此外,企业合并使得英国大部分出版社由三大全球媒体集团接手:阿歇特出版集团、贝塔斯曼出版集团(PRH为其旗下公司)和默多克传媒帝国版图中的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集团兼并不仅导致面向女性的好职位更少,也让一些人为了获得晋升的机会,变得不择手段。凯特·威尔森(Kate Wilson)七年前从霍德出版社离职后,成立了“Nosy Crow”儿童出版社。她总结道:“在我三十年的出版生涯中,我见证了出版业的集团化,而集团化对女出版人而言并无裨益。”


  性别歧视的确存在。威尔森说:“怀孕是女性事业中一个关键点,一旦有了孩子,她们就靠边站了。”出版业中的管理人员日趋年轻化,在高层职位空缺、开放竞争的关键时刻,很多女性因为孩子而脱离事业圈,被男性超越。”而回归事业后,她们通常在照顾孩子和工作间忙得团团转,男性就不会存在这种问题。“滑稽的是,同为三四十岁的年纪,男性却不受家庭牵绊,事业如有神助。”威尔森的出版社奉行弹性工作制度,绝大部分员工均为女性。


  女性人才在出版集团的流失,促成了女性独立出版业的繁荣。威尔森是开创独立出版业务的许多女性之一,她们不仅能平衡工作和家庭事务,还能在岗位上充分发挥创造性,这是跨国公司管理岗位中所不允许的。女性的加入也是近期独立出版社频繁出版有趣、创新书籍的原因之一,像是是Oneworld出版社的朱丽叶·梅比(Juliet Mabey)和旗下的布克奖得主马龙·詹姆斯(Marlon James),Meike Ziervogel Peirene出版社选择的科幻小说翻译者保罗·比蒂(Paul Beatty),亦或是Do Books出版公司名单上的米兰达·韦斯特(Miranda West)。


  “这对于我们这样的独立出版社而言是一个有趣的机会,因为我们会考虑到女性从业者希望兼职工作或者要求弹性工作制的诉求。因在出版集团中无一席之地,而蹉跎了岁月的女性人才数量惊人,”威尔森说。


  (翻译:黄文砚)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