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以精神之光探寻逝去的传统——论阿尔丁夫-翼人《沉船》

2018/02/22 09:14:26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刘仁杰
   
诗人阿尔丁夫-翼人是中国当代十大杰出民族诗人之一,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所作的长诗《沉船—献给承负我们的岁月》在文坛上有着重要的影响,作品以大气磅礴的意象勾连古今,以宏阔的境界呈现民族历史,在时间的长河中探索生命的沉船。

1.jpg


  诗人阿尔丁夫-翼人是中国当代十大杰出民族诗人之一,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所作的长诗《沉船—献给承负我们的岁月》在文坛上有着重要的影响,作品以大气磅礴的意象勾连古今,以宏阔的境界呈现民族历史,在时间的长河中探索生命的沉船。在社会经济文化飞速发展的今天,对于传统思想文化的追寻,对于民族历史发展的把握,对于人类生存意义的思考,显得尤为重要。在黑暗的时间长河中如何坚守心灵的纯真,在日益汹涌的时代大潮中如何让古老的民族焕发出新的光彩,《沉船》为我们提供了一束精神之光。


  诗歌再现了时间长河中的民族苦难,在漫长人生的曲折历程中,思考人在历史长河中的意义,审视人类的历史,忧思民族的兴衰。《沉船》将多种相反的力量融会在一起,在看似矛盾的对比中呈现天地万物辩证一体的力量,呈现出一种艺术张力,在历史与现实,存在与虚无,永恒与瞬间的相互交叉中展示自己独特的思考。《沉船》中的民族总是在不断追求自由,他们是一往无前的,整个民族为了追求理想而前仆后继,展现出震撼人心的悲壮力量。“他们以血代替无言的泪水,犹如一只不死的鸟挣扎着出笼”在追逐民族未来的历程中 他们将眼泪化作鲜血,用鲜血换取自由,极力挣脱束缚。“一颗头颅替换另一颗头颅,去追赶一只受伤的黑鹰”,尽管在这一过程中损伤惨重,但这个民族以其坚韧的姿态不断追求自己渴望的光明,在经历了漫长的奋斗牺牲之后,终于获得了新生。作品中推崇生命的伟大,“唯有生命的体验创造奇迹?,唯有诞生或死亡,在爱的阴影下,流淌成长长的谣曲”,生命的力量无穷无尽,在时间长河中只有生命是永恒的。尽管民族、个人的生命在前行的过程中有时候是迷茫的,是不清楚时代走向的,“长河啊,当思想的船只沉入深深的河底,属于我的船只得搁浅在何处?”尽管对未来不可明了,但仍然不放弃前行的期望,同时也不因为恐惧而畏缩不前,“凝视很久?却没有逃遁的船只,唯有在空旷的原野 ,在风中,扬起倔强的头颅”。“纵有窸窣的脚步声却听不见回声”,在一个看不到光亮的世界,一个没有归来者的旅程,诗人在时间的长河里驾驶着自己的孤舟执着前行。一个民族历经了千难万苦,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光明。同时全诗分为56个章节,这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中国五十六个民族的象征,诗人为我们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间,古老神秘的国度在经历了近代百年的腥风血雨的革命、改革过程之后,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沉船》将传统的诗歌意象与现代诗性相结合,在古代与现代之间往返,将简单的文字与深刻的意象完美结合,营造出一种崇高悲壮的诗歌境界。诗歌用现代诗歌的语言,表达的是一种古代文人的情怀,是对社会历史,人生宇宙的追问,传递出对古代传统文化、风骨的追寻。如同屈原的《离骚》一样,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样饱含深情的语言中发出自己对于民族前途的关怀和对人生真谛的思考。民族历史的沉船中有着丰富的宝藏蕴藏,每个阅读者都如同探险者,在深入发掘沉船的过程中,寻找到属于自己心灵的真金。“精神寻根表面上看起来是退却性的,是向虚无中的逃遁,但同时也意味着寻找和皈依,是一种面向自我反思的精神形式,其中也包含着一种健全的历史理性和现实批判精神”在现代社会的时代变革中,人们越来越感到不安,从而越想从传统中寻找到灵魂的慰藉。“现代意识融入传统教规,成为膜拜的化石”,在现代社会,传统观念不断受新观念、新思潮的影响而不断变化,但如何保证自己的最根本最优秀部分不变质,这是一个值得重视与思考的问题。诗人对于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对于原始意念的向往是非常强烈的,这是整个人类都所需的养料。在现代化进程飞快的今天,社会物欲横流,保持心灵的宁静,追寻最原始的生活状态显得尤为可贵。《沉船》的语言是精炼含蓄的,传达出无穷尽的含义。好的诗歌应该是“言有尽而意无穷”的,不在于字数的多寡,而在于意义的深浅。《沉船》表达出宽广的视野,在追寻传统的过程中思考人类命运的未来。《沉船》对于传统的生活方式是向往的,希望民族在现代化的大潮中不会失去最原始,最本真的东西。“乔吉娃回来了,玛斯木回来了 ,回来的正是时候,让他们尽情地唱着, 跳吧,让那些在黑暗中站立的人看个够”诗人所极力追寻的原始精神在乔吉娃和玛斯木的身上复苏了,一个穿越黑暗而来的民族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幸福。拥有最纯真的心态与生活,不畏惧时间长河中的风浪。


  《沉船》展现的是一种渴望回到原始纯真的愿望,在追寻传统精神的归来的过程中滋养现实人生。《沉船》以长河为主线,以西风为前进动力,以白昼为追求对象,展示了一幅历史长画。诗歌《沉船》如同民族前行的简史,用精炼的语言展现了民族追寻理想的艰苦历程,同时也展示出一种不畏死亡,不怕牺牲的勇敢和乐观精神。在平凡的事物探索伟大的精神,“在西部诗歌中不乏对草、风、花、石头以及各种动物等自然物像的生命透视,极易到历史古迹文化中去探寻当代人性困惑的答案”,“凭借这真诚的心灵之舟,横渡这永恒的河流”,一个民族拥有真诚的心灵,拥有视死如归的勇气,拥有百折不挠的乐观坚韧,才能真正在时间的长河中执着向前,不至于迷失了方向。传统精神中纯真、勇敢的一面是诗人所极力追求的东西,它能帮助一个民族在时间的长河中穿越黑暗,寻找到自己的光明。将历史长河中罪恶的东西毁灭,建立起充满希望的未来,“毁坏眼前罪恶的长城,重新用鲜血和泪水,筑起坚实的丰碑,选择自我 ,选择黑夜的祷告”。在追寻理想的艰苦跋涉中,《沉船》是悲壮的,无数族人抛头颅洒热血,无所畏惧地沉入时间的长河,“当一轮鲜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成千上万的人以生命为本,以自由为舞,滑向历史最深层的一隅”。同时《沉船》表现出一种乐观与浪漫的情怀,在面对流血乃至牺牲的时候,依然可以用爱情的力量来支撑起不屈的头颅,“风暴袭击着大片沙漠 却有,一对恋人苦苦地相爱,但当夜幕降临时,唯独留下一句话:我死就死在你的怀里……”一边是风暴来临的恐怖,一边是恋人火热的爱情,如同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的伟大民族,在面临着流血牺牲的情况下依然乐观,依然能奋勇向前。即使船最终沉入黑暗的河水中,这种向往光明的精神却能长存于世间。


  《沉船》如同一幅漫长的画卷,勾勒出一个民族在时间长河中追寻理想的历程,同时它也因内容的宏大、境界的高雅、思想的深刻成为民族历史长诗的精品。如何对待“沉船”,如何将沉入河中的大船发挥出更大的价值,如何看待民族的传统文化与心灵土壤的关系,在永恒的时间之中人类的前途又将如何,成为作者留给我们思考的话题。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