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白玉兰奖落幕,电视剧回归传统叙事

2018/06/19 08:18:03 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赫
   
今年的白玉兰奖是对去年产生的一些现象的二次反应。呈现的趋势其实就是回归传统叙事,回归戏剧审美,回归现实主义,虽然这是迟来的信号。

 
  6月15日,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在沪落下帷幕。马伊琍凭借《我的前半生》中罗子君一角,击败袁泉、孙俪等人拿下最佳女主角奖,何冰则战胜之前呼声较高的张嘉译,凭借《情满四合院》中京味十足的小人物“傻柱”一角获得最佳男主角奖。而去年口碑人气双赢的大作《白鹿原》最终在《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我的前半生》《那年花开月正圆》等优秀作品中脱颖而出,入围了今年白玉兰奖的全部九个奖项。最终,该剧拿下本届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摄影三个奖项。


  除《白鹿原》之外,去年的“话题大剧”《我的前半生》也凭借六项提名紧随其后。而该剧最终收获了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编剧三项大奖。


  在往年的基础上,今年的白玉兰奖增添了最佳美术和最佳摄影两个奖项,入围名单也从去年的全当代题材阵容,增添了例如《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那年花开月正圆》等古装剧。记者记者专访剧评人,揭秘白玉兰奖为电视领域释放的新信号。

  
  剧评人说


  《白鹿原》还原度高,很难得


  记者:相较去年入围名单全以当代现实题材为主,今年《军师联盟》《琅琊榜2》等古装剧榜上有名。古装剧如何与现实主义相结合?

  
  李星文(剧评人):严格来说,并没有“现实主义题材”这一说。“现实题材”是对题材的框定,“现实主义”是对创作手法的框定。古装剧也可以用现实主义创作。郑晓龙导演的《甄嬛传》《芈月传》就是用现实主义创作的古装剧。所谓现实主义,就是典型环境下的典型人物,再加上现实的仿真感和细节的真实性。这是不分古装、时装,现实题材还是历史题材的。


  记者:近些年,根据名着改编的电视剧很少,不像上世纪80年代很多经典被改编,成就荧屏经典。能否评价一下《白鹿原》获得本届最佳中国电视剧大奖?


  李星文:不仅是原着非常经典和伟大,总的来说,这部剧是主创人员满怀对陈忠实先生的敬意,认真而谨慎地完成的。在术语迷人眼、资本裹挟所有的今天,投资方、创作者、播出平台肯为这样一部无法成为“爆款”,却可能带来风险和经济损失的作品劳心劳力,投入巨资,是值得钦敬的。这是《白鹿原》第一次拍成电视剧,所谓“首尾全龙第一功”。虽然未能全然专注于自我表达,但符合当下审美潮流所在。这一版还原度很高,实属难得。


  记者:此次最佳编剧的竞争十分激烈,评选结果引来一些疑问,《军师联盟》《白鹿原》等剧均口碑不俗,《我的前半生》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李星文:如果是我投票,也会选择《我的前半生》。首先国内电视剧现在普遍有一个毛病,就是结构失控、长度失控,存在注水稀释的现象,而这部剧是始终保持了情节的高密度和话题的高热度。其次,其他几部剧虽然也不错,但整体来看都有明显的缺陷,不如《我的前半生》均衡。例如《军师联盟》的风格是忽松忽紧,有时候像历史正剧,有时候像家庭剧,也不是不允许,但整体没有那么浑然一体;而《白鹿原》特别忠实原着,也是因为它更多是把原着非线性叙事,甚至有点意识流的写法,扎扎实实地按照先后顺序排列。这个当然也不错,但是毕竟有原着在,《我的前半生》几乎是一个原创。


  记者:今年新设立“最佳摄影”与“最佳美术”两个奖项有怎样的行业意义?


  李星文:简单来说就是因为行业钱多了,制作水平提升最容易体现的就是在摄影、器材地升级,美术、置景的升级上。反倒像编剧、导演的艺术水平,这些东西不是靠钱能立竿见影的。另外,白玉兰奖设这两个奖项也体现了奖项随时代而动的追求。


  记者:今年白玉兰奖的入围和颁布,为接下来电视剧产业发展发布了哪些信号?


  李星文:今年的白玉兰奖是对去年产生的一些现象的二次反应。呈现的趋势其实就是回归传统叙事,回归戏剧审美,回归现实主义,虽然这是迟来的信号。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