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小偷家族》,让你几欲想哭又暗自忍住

2018/08/06 08:14:35 来源:搜狐娱乐  作者:三丁
   
起初,是枝裕和制作《小偷家族》是打算把它拍成“自己的小宝物”。之前在《如父如子》中,是枝裕和探讨了联结亲人的是血缘,还是共同度过的时光。

微信图片_20180806081703.jpg

 
  在《小偷家族》在中国上映之际,导演是枝裕和给中国观众写了一封信,讲述了创作的缘起。


  起初,是枝裕和制作《小偷家族》是打算把它拍成“自己的小宝物”。之前在《如父如子》中,是枝裕和探讨了联结亲人的是血缘,还是共同度过的时光。在这之后,他又对超越血缘的家庭究竟该如何维系进行了自己的思考,于是就有了《小偷家族》。让是枝裕和没想到的是,这个“送给自己的宝物”,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不仅在日本上映之后广受好评,还登陆了中国院线。

QQ截图20180806081741.jpg

  
  “一个家族”的故事:


  维系亲情的是血缘还是时间?


  《小偷家族》的故事依然来自是枝裕和近几年非常熟悉的,家庭剧领域里发生的故事。一家六口人生活在一个狭小的屋子里,靠着“奶奶”(树木希林饰)的养老金度日。


  “父亲”(利利·弗兰克饰)是临时工,“母亲”(安藤樱饰)是洗衣房职员,“姐姐”(松冈茉优饰)则在色情行业,隔着玻璃展示身体。


  一家人收入微薄,为了贴补家用,“父亲”经常出去偷东西,还带着“儿子”(城桧吏饰)一起偷。一次,父子俩偷完东西回家的路上,捡到了小女孩玲(佐佐木美雪饰)。


  原本,“妈妈”主张赶紧把小女孩送回去,以免小女孩父母报警,但后来发现小女孩被亲生父母虐待之后,就留下了她。直到有一天,一个意外事件的发生,让这个原本融洽的家庭四分五裂。


  影片前半段轻松明快,即使不富裕,但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吃玉米和土豆饼,都充满了幸福感。但当家庭成员之间,实际上没有血缘关系的秘密被揭开之后,表面上的和美逐渐被打破。


  与《如父如子》一脉相承的是,《小偷家族》的主旨仍然在探讨,联系父母和孩子之间关系的,到底是血缘,还是时间?所不同的是,《小偷家族》更具有社会性和反思的力量。

QQ截图20180806081815.jpg

  
  克制与留白:


  是枝裕和的风格,不展现强烈的情绪,相信观众的想象力


  如果是很熟悉是枝裕和的观众,会发现《小偷家族》还是他的“老一套”,静静地拍摄演员们吃饭、睡觉、欢笑和争吵,看起来如此平凡,但又恰恰是这种平凡得似曾相识的普通生活,让人感到真实得恍若身处其中。


  利利·弗兰克说,其实他们在拍摄的时候,有很多冲突激烈的戏最终都被拿掉了。比如,父亲去追儿子的车,影片中他跑了一段路,儿子隔了好一会才脱掉帽子,从车窗里回看,默默喊了一声“爸爸”。这段戏是在真相揭露之后,父子关系里温情美好的部分经历了分崩离析到瞬间升华的转变,呈现出超越了血缘的爱。


  实际上,拍摄的时候,利利·弗兰克追了很久的车,边追还把鞋子追掉了,而后嚎啕痛哭。但这些部分,是枝裕和都拿掉了,只剩下利利·弗兰克追着公车跑了一小段。


  利利·弗兰克认为,这就是是枝裕和真正的风格,他不想将强烈的情绪压给观众。


  这也是观众观看《小偷家族》时所能感到的一种微妙体验。影片的节奏平缓,故事的基调非常生活流,几乎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角色身上所带有的过去的伤痕,以微小的细节,亦或小小的触动的一句话,不经意带出,具体他们可能经历的不好的遭遇,留给观众以自身的理解力去补充想象。


  很多时候,演员在表演很多内心很苦的情节,观众在预想着,那些让人鼻子发酸的、感情激烈的部分马上要揭晓了吧,但是没有,是枝裕和把那部分情绪收掉了,这种“似乎快要哭出来”的情绪留白散落在《小偷家族》里细小的种种段落里。


  所以,有很多人评价《小偷家族》乃是枝裕和的集大成之作。自《步履不停》之后10年,是枝裕和作品的核心几乎都在探讨家庭关系,不厌其烦地重复同一个故事框架,讲述“何为家族”。走到《小偷家族》时,他的讲述手法更圆熟,视角也更富有社会性。


  同时,他对于不强迫观众感动的“克制”则更为自觉。《小偷家族》更慢了,稳稳地发酵细节,隐藏了导演的身份和技巧,观众很少接收到极端的情绪,连控诉都是压抑的,比如安藤樱在最后长镜头里的哭戏。


  很少看到演员在演哭戏的时候,是安藤樱这样的呈现方式。没有大颗的泪珠,她哭的时候一直在忍,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时候,就用手捂住眼睛,但却将她压抑着的悲伤情绪完全倾泻到观众的心里。这一场戏,足矣让她的表演被牢牢记住,戛纳评审团主席凯特·布兰切特对她的演技赞不绝口。


  这也是是枝裕和多年来,在作品里对“情绪”一以贯之的处理方式,他对“不展现激烈”有一种执着,并相信观众的想象力能抵达他欲说还休的那个部分。

QQ截图20180806081850.jpg

  
  是枝裕和与他的御用演员:


  演员是与镜头这一侧的导演呼吸频率同步的人


  是枝裕和是如何成为现在的是枝裕和的?


  日本的电影评论家樋口尚文在谈到是枝裕和的时候曾这样分析,他认为导演作为1962年生人,既有被陈旧古老的大和精神和习惯束缚的地方,又有向往像现在年轻人一样潇洒自由的一面,这就像被吊在半空中毫无分身之力,既无法放弃又无法前进。这样的矛盾与困境让是枝裕和的作品中,环绕着那种悄然无声但却非常纠结的嘶喊,因脆弱的心导致手足无措,甚至精神瓦解,所以导演所处的年代和成长环境,注定了无法轻装上阵,是与自由无缘的一代。


  是枝裕和在他的作品里,一步步寻找生活的真谛,由其作品脉络的变化,即能找到他走到今天,形成现在拍摄风格的原因。尤其是他早期的作品,技巧不够圆熟,但却在作品里留下了很多属于是枝裕和本人的情绪和想法。


  《步履不停》就是他电影生涯中这样的作品。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是枝裕和的母亲去世,为了悼念亡母,他将如何接受母亲去世的事实的思考,形成了电影。“这大概是迄今为止我拍过的电影中个人成分最为浓重的一部了,完全抛开了时代、世界等因素。”是枝裕和自己总结。


  也是在此之后,是枝裕和的作品,开始聚焦于家庭生活,创作的作品因生活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女儿诞生之后,是枝裕和因忙于工作,而与女儿有距离感,他由此而像拍摄《如父如子》,探讨联系自己和孩子之间的是血缘还是时间。


  在他的作品里,那种让人心痒的真实性,还仰赖于演员的不漏痕迹的表演。是枝裕和以为,演员应当是与镜头这一侧的导演呼吸频率同步的人,好的演员能在话尾晕染不同的情感。


  是枝裕和对于调教演员,有一套他的方法论,无论是大腕,还是童星,能将个人气质与角色性格结合。其中,柳乐优弥凭借《无人知晓》的表现,在当年的戛纳电影节打败了梁朝伟,成为最年轻的戛纳影帝。


  树木希林在《步履不停》之后,几乎成了是枝裕和作品里的御用“母亲”。频繁合作,树木希林也曾问过导演,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闪光点?是枝裕和觉得,树木希林身上有一种自然的演技,而且跟她合作,会不自觉萌发“想要变成更加出色的导演”的心愿。


  长泽雅美与是枝裕和合作了《奇迹》与《海街日记》。谈到与导演的合作,她觉得导演认可的是,演员在充分熟悉台词和动作之后,忽然卸下负担自然出演的那一瞬间。导演不会将演员本身并不具备的特性强加,而是会充分调动每个人身上不同的个性和优点。


  利利·弗兰克说,他在《小偷家族》的剧组里,演员们(包括女演员)都是素颜上镜,他都觉得大家就像生长在故事里的人。观众的感受也是如此,看《小偷家族》的时候,不会注意到谁是明星,演员们就像本来就在城市里的普通人,演绎着普通人的悲欢离合。是枝裕和则评价利利·弗兰克,是个非常性感的人,是极少数站在那里不讲一句话,就好像有光打在他身上的人,这是后天学不来的一种天赋。


  从1995年的《幻之光》,到2018年的《小偷家族》,是枝裕和一直在述说普通人的命运,浸身电影的长河。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