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在中国,并不是“限韩令”限韩

2018/09/12 08:25:36 来源: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作者:观沧海
所谓的“限韩令”就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当时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渐渐把韩国明星从中国市场剥离。

微信图片_20180912082644.jpg


  所谓的“限韩令”就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当时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渐渐把韩国明星从中国市场剥离。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从当年九月份起,在文化部涉外营业性演出审批信息公示中,没有批示任何一个有关“韩国艺人及团体演出”;宋仲基代言的手机品牌换了新代言人;黄致列也退出了《爸爸去哪儿 4》;热门韩剧《蓝色大海的传说》曾有传言要引进,却没了下文。


  “限韩令”至今实施将近两年,随着中韩关系逐渐破冰,一直有传闻“限韩令”将解除。


  今年,韩国联合馆暌违两年之后再次参加上海电视节,A.C.E举办北京签售会,朴叙俊、灿烈、泰妍相继参加在国内参加品牌活动,以及韩国明星主演的电影在国内院线上映等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韩流明星似乎要“卷土重来”。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限韩令”解禁在即?但到目前,限韩的主因已经不再是“限韩令”。


  为什么“限韩令”


  已不是限韩的主因?


  自2016年7月韩国决定部署萨德系统,导致中韩关系破裂后,关于中方发布采取“限韩令”的消息就悄然传开。


  当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广电总局有意限制韩国艺人在中国的演艺活动。韩国《首尔经济报》则具体罗列了限韩措施:“禁止新成立的韩国文化产业公司参与国产剧投资制作、禁止韩国偶像组合在中国进行一万人以上的公演、禁止新签约的韩国影视剧在国内放映、禁止韩国演员出演中国电视剧。

微信图片_20180912082717.jpg

  
  韩国人评论限韩令时曾声称:“对以娱乐产业、电子产业、旅游业作为主要经济来源的韩国来讲,可谓是暴风雨般的灾难。”


  限韩令的出台,让韩国各大企业纷纷焦头烂额。在韩流明星被内地“全面封杀”之下,有将近53部中韩团队或艺人合拍的影视作品播出计划受到影响。韩娱四大公司在此期间损失了3615亿韩元,估算人民币价值为21.5亿元。


  不过,一直都有限韩令“松绑”的风声传来。


  今年8月,有传闻称韩国TJ Academy公司与央视签订了合作协议,韩国各领域的艺人群体将登陆央视新综艺《我要上央视》,并且双方在电影方面也将通过央6达成合作。针对这一消息,央视电影频道回应称:没有形成任何协议,消息不实。

QQ截图20180912082756.jpg

  
  近两年我国影视产业尤其是真人秀节目有了显著的发展,然而仔细了解就能发现,创意来自韩国的综艺不在少数,如《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蒙面歌王》等。


  除了综艺受到韩流影响,我国的偶像体系也正在飞速发展,而偶像的发展模式也几乎来源于韩国与日本。2018年大火的《创造101》成为“现象级”综艺,该节目当中不少胜出者都是韩国现役组合中的中国籍成员,节目创意也来源于韩国。

QQ截图20180912082820.jpg

  
  NINE PERCENT、坤音四子、乐华七子、火箭少女101等一系列新生代本土偶像的出现,不仅仅满足国内市场对爱豆的渴望,更让影视公司意识到,我们完全有能力打造不输于日韩的偶像,而中国的市场相比日韩来说要广阔的多。


  “养成系”偶像的火爆只是一个开端,粉丝、市场、广告都已经从“哈韩”风向扭转,更多资源在向本土艺人“招手”。待中国爱豆市场格局成型、造星体系愈加完善、影视综艺内容制作越发精进后,中国影视市场的资金和资源更多还是会向“自己人”倾斜。届时,就算“限韩令”解禁,时隔N年再度“回归”中土的韩流明星,也很难“分一杯羹”。


  松绑信号不断释放,


  但仍未有“高调”动作


  暌违两年后,韩国影视作品在今年再次亮相上海电视节。上一届,在“限韩”大环境下,没有任何一家韩国公司能够前来参与,这次回归,被外界视作“限韩”松绑的信号。


  上海电视节一直被韩国影视公司视为打进中国市场最重要的渠道,在最辉煌的时候,前来韩国馆洽谈的人络绎不绝。不过,今年从实际韩方参展反应来看,中韩官方都保持了低调处理的姿态。


  6月7日,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文化部、韩国内容振兴院当日正式宣布由韩国三家主流电视台(KBS、MBC、SBS)、CJ娱乐(CJ E&M)等韩国广电内容制作及发行公司组成的韩国联合馆将亮相12日至14日举行的第24届上海电视节(STVF)。

QQ截图20180912082852.jpg

  
  韩国文化部证实参展一事确实验证了“限韩松绑”,但在上海电视节实际开幕之后,从官方活动安排、展台的实际情况来看,韩国馆在上海的露面更多是象征含义,中韩官方都未高调处理。


  “上海电视节的官方活动中并没有刻意安排与韩国相关的主题活动,且本届电视节开幕3天以来,中国官方媒体对韩国馆时隔两年再度亮相并没有相应的正式独立报道,而韩国方面,韩国馆露脸一直仅停留于韩联社的两次报道、韩联社再无跟踪报道。”


  从现场表现来看,韩国联合馆确实聚集了韩国各大电视台和文化公司,但展台人气相对冷清。虽然韩国馆亮相上海电视节确实有破冰的意义,但过程和结果与韩国产业界预期反差较大。


  这并不是唯一的限韩令“松绑”信号。


  继去年12月中韩两国元首会晤,韩国媒体大肆报道“限韩令”或出现松动的消息之后,一直都有类似消息传来。

QQ截图20180912082926.jpg

  
  有博主此前称,“中国内地地区涉韩音乐会/音乐剧项目已恢复报批,涉韩电视剧陆续恢复播出(《翡翠恋人》10月上线),涉韩非公售活动允许审批,涉韩公售演唱会/见面会项目4季度陆续恢复。”


  被视为又一松绑信号的,是今年6月韩国艺人金起范担任主演的电影《泡菜爱上小龙虾》在国内上映。这也是“限韩令”后,首度有韩国明星主演的电影登陆国内主流院线市场。


  韩国组合A.C.E也于今年7月在北京开展了签售会活动。


  8月,韩剧《金秘书为何那样》的男星朴叙俊率先到广州出席商业活动,现身广州某商场参加代言护肤品牌的宣传活动;此外,人气韩团EXO成员灿烈、少女时代成员泰妍,近期也现身上海参加时尚品牌活动,这也是他们时隔两年首次在中国大陆公开露面。


  看起来,限韩令似乎有所松动。不过,有相关业内人员表示:“涉韩售票演出,目前在高雅艺术领域一直是允许的,至于其他演出是否会陆续恢复,尚未可知。”


  中国偶像市场崛起,


  已具备打造“韩流模式”明星机制


  在韩国节目和艺人被“封杀”的2016-2018年期间,也是国内综艺、造星节目突飞猛进的年份。


  早年韩国明星在国内掀起的“哈韩”热潮和综艺热播潮,早已让嗅觉敏锐的影视公司看到韩式造星机制和综艺节目制作模式背后潜藏的巨大市场前景。国内公司过去也与韩方在综艺和影视制作方面进行了深度的合作,引进韩国综艺版权IP也成为了国内卫视的普遍做法。韩国制作团队的经验和技术,也给国内的节目制作带来了思路与提升。

微信图片_20180912082959.jpg

  
  2017年被看作是网生内容的爆发年,《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节目诞生出一大批自带流量的草根明星,同时热播网剧的造星能力也节节攀升,各大平台也纷纷在内容制作上投入重金。


  今年被视为“偶像元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出现,证明将韩国综艺制作模式和造星机制加以本土化,完全能引爆内地市场。而事实也证明,蔡徐坤、范丞丞、杨超越等偶像明星是完全可以经由内地公司一手打造、“批量生产”的,尽管这批国内“爱豆”、尤其是男爱豆带有很强的“韩流气息”,但不可否认的是,大环境下,中国影视公司在造星体系下已经基本具备“自给自足”的能力。

微信图片_20180912083028.jpg

  
  因此,尽管“限韩令”导致中国部分影视公司项目受到延期、停播、整改等影响,但从整体来看,我们需要一段“阻隔期”来发展本土偶像和自制影视、综艺等节目。当新生代偶像素质越来越高,造星体系越发完善后,中国偶像市场就不必再花重金请“外援”,而是立足本土打造满足内地市场需求的国内偶像,并在未来寻求带有本国特色的文化输出。


  限韩令是否会在未来全面松动仍未可知,但可以预见的是,即使有朝一日韩流重新回归,留给他们的市场也不比往日了。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