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国内快慢综艺的鼻祖正面对刚,节奏速度差很多?

2019/04/29 09:17:07 来源:文娱商业观察   作者:阿木
   
4月26日,两大头部电视综艺《奔跑吧》与《向往的生活》同日回归,正面PK,综艺市场硝烟四起,顶级之战一触即发。


  4月26日,两大头部电视综艺《奔跑吧》与《向往的生活》同日回归,正面PK,综艺市场硝烟四起,顶级之战一触即发。

  作为国内快综艺的鼻祖,《奔跑吧》走进第七个年头,兄弟团大换血了以后,依然穿梭于大小城市间奔跑;作为国内慢综艺的鼻祖,《向往的生活》领略了北方的四季,南方的三时,这一次落地湘西古村。

  表面上,这两个综艺鲜少有关联,但实际上,同一档期,同为“综N代”,同样的国民级综艺品牌,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一起。看似是两个综艺间的较量,其实也是一场快综艺与慢综艺的比拼。


  快综艺有多快,慢综艺有多慢,都是一个难以衡量的数学问题,但是时间紧不紧,速度快不快,观众依然还是可以透过屏幕感受出来。文娱商业观察今日摊开草稿纸,一起来求解,快慢综艺的速度差。

  时间紧不紧,主要看安排

  综艺节目的速度,最先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是在环节设计上的安排,如果节目组想要嘉宾参与的行程过多的话,那么这就直接从根源上决定了节目最终呈现时的速度。

  对于《奔跑吧》来说,节目组提前就预置好主题与结构,只需要嘉宾根据导演组安排参与并完成每一个环节即可。


  在这一季第1期《奔跑吧》中,节目以“垃圾”作为主线,开启了一场环保主题的节目,无论是从开始翻看每一个嘉宾的垃圾桶,到后来闻气味、参观垃圾站等都是紧紧围绕这一主题。

  节目可以清晰地分为三大板块、六个环节。先是在酒店的天台查看每一个人的垃圾桶、然后进入杭州崇文实验学校与学生们共同完成游戏,再到某泳池进行弹射飞椅,接着是分头去了杭州的垃圾处理清运的三个地方,其中王彦霖和郑恺作为当期节目的“垃圾大王”,去了天子岭垃圾清理厂进行处理厨余垃圾,最后是所有人一起回到电视台参加环保主题终极大问答的录制。


  从整体上来看,在《奔跑吧》这种快节奏综艺里,其实是让嘉宾一直处在一种奔波的状态,然后通过不断地更换地点和场景,来完成不一样的事情,从而实现节目的核心,“奔跑”。

  对于《向往的生活》来说,节目组除了参与到嘉宾挑选以外,基本上对于嘉宾一天的安排不做刻意规划,但是蘑菇屋有着它的运行模式,自然而然也会产生一种规则。


  这一次的《向往的生活》依旧和前两季一样,基本上延展的时间线是按照嘉宾到达、分头体验农活、共同做晚饭、然后吃晚饭加上最后的饭后闲谈和睡前游戏组成。

  虽然说在节目中,嘉宾可能需要完成很多细碎的小事情,但是,从嘉宾到达现场之后,基本上活动范围就仅仅锁定在这一个村子里,再到后面农活结束后,这个范围又进一步缩小至“蘑菇屋”里了。不过,这一季节目中新加入了“国情调研”这一个任务,会促使节目嘉宾经常对村子里进行走访,从村里的学校到老教师的家里,其实也是在增加对于嘉宾的活动安排。

  在《向往的生活》中,除了少量像打糍粑这种需要体力的活动,绝大多数的时候嘉宾们都是处于一种闲云野鹤、悠然自得的状态,当然,这也是同样符合慢节奏综艺的核心,仔细地品味平凡生活。


  这两档节目在这一季,都迎来了人员调动的大挑战,在这一问题上,两个节目很显然采用了不一样的处理模式。

  在《奔跑吧》里面,最先开启的是嘉宾逐一登场,然后让新加入的成员经过简单的坐坏椅子、推不开门两个小游戏,并且通过相互选择加强彼此之间的关系。

  在《向往的生活》里面,用很长的篇幅在叙述刘宪华的离开以及对于他的思念,甚至于上升到人生的价值,而且对于张子枫的加入,也是循序渐进,在不知不觉中,提出这一想法。


  如果对于《奔跑吧》和《向往的生活》进行一番比较的话,不难发现,综艺节目的快慢不仅仅取决于活动安排的数量,而且也取决于活动安排的内容。

  速度快不快,主要看节奏

  其实从常规来说,《奔跑吧》和《向往的生活》每一期的录制都是以天为单位进行计算,一般都是一天为一期。

  而在最终成片时,《奔跑吧2019》第一期总时长约为120分钟,分成正片、先导片以及好看中国蓝奔跑吧全员集结三个部分组成,不包含最终演播厅终极问答时长;《向往的生活3》第一期总时长约为148分钟,主要是包含了周四播出第0集和周五播出第1集共同组成。

  从整体上来说,二者的录制时间和播出时间比其实不相上下,但是节目给人快慢的感觉却十分明显,除了环节设计安排上的原因,还有就是剪辑的功劳。


  《奔跑吧》的录制是处于一种目的鲜明式的录制,当嘉宾在参与到导演组安排的游戏时,每一个工种都会提起精神,因为基本上会是大概率应该会采用的内容。

  《向往的生活》的录制则显然不同,也就是所谓24小时不停机式的录制,最终的成片内容都是重新进行过大规模的筛选和二次开发才呈现出来的。

  在这一期《向往的生活》中,节目直接删除了大家共同吃午饭和出门采花的段落。在正片中,直接是回来后大家一起做饭,这直接造成了节目在二十三分钟左右,就已经进入到天黑的状态,意味着剩余的一个多小时时长都是来源自晚间的活动。


  在跑男节目中,除非是进入游戏设置,不然很少会看见一些艺人生活化的内容,比如说,嘉宾们吃饭、睡觉等活动就不会出现。

  在《我和我的经纪人》中,曾经多次拍摄过朱亚文录制跑男后的感受,也因此被网友笑称是跑男的花絮版,朱亚文在这个节目中,与经纪人一娃进行沟通时,从言辞举止都透露出一个字,累!


  而《向往的生活》很显然就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没有了导演组的插手,嘉宾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安排自己的活动。

  当第一季录制时,节目组邀请到了大张伟来做客,向来是综艺节目常客的大张伟,在蘑菇屋坐立难安,原因就是一点任务都没有,让他十分不自在,也就是闲到可怕。

  就像是黄磊老师在这一期《向往的生活》中说到的,“时间可以有一种方式变长,就是去过向往的生活。”


  从2014年起,浙江卫视从韩国SBS电视台引进《奔跑吧兄弟》,在对其进行本土化改造后,大获成功,一举夺得收视冠军。

  并且,跑男的成功直接引发了国内对于快综艺节目的大规模引进和批量式开发,《极限挑战》《极速前进》《全员加速中》一大波类似节目应运而生,都是邀请固定嘉宾,然后让他们周转各地比拼速度,在国内电视市场掀起一阵狂潮,“撕名牌”的游戏也是各地都在模仿。


  三年后,录制了长达半年的《向往的生活》终于落地湖南卫视播出,当时很多媒体都对这样的节目形式持有保留态度,最后要不是在何炅的引荐下,节目都一直被压箱底。

  在此之后,国内又开启了一大波“慢综艺”热浪,《亲爱的客栈》《中餐厅》《青春旅社》《漂亮的房子》《三个院子》等节目相继问世,不同的平台基本上都对这一领域有所试水,2017年也被称之为“慢综艺元年”。


  但是话说回来,对于电视这一大众媒体来说,所有的节目不过都是一种拟态环境式的呈现,正如清华大学的尹鸿教授在对于真人秀节目进行定义时提到,所谓真人秀节目,不过就是在假定情境下的真实展现。

  无论是像《奔跑吧》这种快综艺,还是像《向往的生活》这种慢综艺,都会逃离不开节目的设计,都会经历长时间的录制,所以,最后看节目中所谓的快慢,其实更像是一个作品最终品相上的伪概念。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