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为什么选秀综艺难再造下个“蔡徐坤”?

2019/06/14 10:58:47 来源:娱乐独角兽  作者:林东临
   
继《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强势崛起之后,一批偶像选秀综艺在今年扎堆涌现,尽管资本市场开始对偶像产业陆续布局、八方围剿,却也似乎难以激起圈外人的亢奋。

UNINE  
  

  继《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强势崛起之后,一批偶像选秀综艺在今年扎堆涌现,尽管资本市场开始对偶像产业陆续布局、八方围剿,却也似乎难以激起圈外人的亢奋。《创造营2019》决战之夜,饭圈的狂欢宣告了r1se的成团,断层出道的周震南决赛票数3700万+,与去年“偶练”男团强势出道的蔡徐坤4700万+相差千万级别的票数。


  除了《创造营2019》之外,在今年扎堆涌现的偶像练习生选秀综艺,还有爱奇艺的《青春有你》和优酷的《以团之名》,r1se成团的同一天,“青你”出道组合UNINE正在上海举办见面会,C位选手李汶翰在谢幕离场时对粉丝“嘱咐”:今天隔壁决赛,千万别忘了我们啊!

  无论从人气还是关注度而言,今年的团综都与去年对比惨烈:“青你”总决赛的九位出道位成员票数总数不及蔡徐坤一人;而“以团”出道的新风暴和人气班人气班BlackAce男团,在结束后更是几乎销声匿迹,粉丝戏称:比出道即巅峰更为惨烈的是出道即“失业”, 并表示不解,“节目刚结束那半个月,不知道新风暴在做什么,就像消失了一样。”

新风暴男团

  偶像选秀综艺是否风光不再?

  面对千亿级别的粉丝经济市场,今年300名练习生的出圈之路似乎愈渐艰难,是随着赛道拥堵而逐渐被稀释的人气与关注度,还是如张艺兴在“青你”中所言的“市场浮躁”?

  出道不易,出圈更难?

  去年开辟了偶像元年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同时也制造了多个爆出圈层的话题偶像,如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王菊、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等等,就连并未在节目中成团的坤音四子也因高人气而成功以oner男团的身份出道。节目结束后,无论是团队活动还是个人代言后续都接连不断。十六个月的限定团Nine percent,尽管团队合体机会始终寥寥,但在出道后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作品和发展方向,并即将迎来首个团综《限定的记忆》。

Nine percent

  而《创造101》走出的火箭少女更是资源颇丰,除了出圈神曲《卡路里》与团圆的综艺代言不断之外,火箭少女的跨圈层合作资源也颇为丰富,成为NBA赛场“第一女团”、手游刺激战场的火箭少女套装联动等等,并很快拥有了自己的团综《横冲直撞20岁》。


  相关数据显示:《偶像练习生》收官战高达28亿播放量;腾讯《创造101》总决赛当晚,更有超44.4亿的总播放量。人气和代言刷新了观众对于流量新星的认知,也带动了粉丝经济的崛起。 

  NINE PERCENT的首张专辑《TO THE NINES》目前在QQ音乐的销量已经超过62万张,销售额已经超1250万,火箭少女的首张专辑《撞》销量超过205万张,以10元的售价计算,收益已经超2000万。


  反观今年的偶像类综艺,首先是话题人物相对少了许多,出圈的选手更是寥寥,参赛选手们除了在大众圈层为“不知名”状态的半个素人之外,还有来自国内男团前辈的“回锅肉”小叔叔们,如至上励合成员张远、马雪阳等,而成功出道的成员多为已经具备一定人气基础与饭圈认知度的实力选手,头部效应明显。

  在《创造营2019》出道的11位团员中,有来自5位都来自哇唧唧哇,其中除周震南和翟潇闻分别为《明日之子》第一季、第二季的选手,焉栩嘉、夏之光和赵磊同时也是2015年就出道的“X玖少年团”的成员。

R1SE

  赛道拥堵,市场浮躁,偶像团体之殇?

  在《青春有你》的录制环节中,某组学员的练习时长仅有一个月,并有多组学员准备不足,导师张艺兴叹气道,“这不能怪你们,这是市场浮躁。”


  “现在市场就是这样,他们以为到节目4个月,就可以被所有的人认识,蛮失落的。” 

  早在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播出并引爆圈层后,国内的偶像产业也飞速迎来了“粗放式”增长。除了头部人气偶像带动的饭圈文化的普及之外,国内各大经纪公司、影视公司也迅速瞄准了这一产业。

  自去年开始,已有不少新偶像公司成立,老牌影视公司也纷纷招募练习生进驻偶像产业。AIF、坤音、麦锐等偶像厂牌都获得了千万级别的A轮融资。一些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如华策、慈文、新丽等以往活跃在影视战场的大公司们也纷纷聚焦“练习生”市场。

  一面是资本的一哄而上,想在迅速崛起的偶像产业中找寻自身的定位,另一面,下沉到源头上却不见得是绝对的利好。除了一些速成式练习生之外,更何况背后还有随着节目结束后的“出道即巅峰”魔咒。

  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粉丝经济”相比2017年有新的突破,因偶像推动的粉丝消费规模超过400亿元,其中近一半为购买商品的花费。艺恩网《中国偶像产业迭代研究报告》也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将超1000亿元。

  在千亿级别的背景下,尽管赛道一时略显拥堵,但国内的偶像市场远未饱和,有业内人士分析,“国内粉丝基数巨大,较长时间内国内偶像市场将呈现出供不应求的特点,因此作为偶像提供方的经纪公司在行业中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且从日韩两国成熟的偶像市场来看,头部偶像经纪公司都已上市,形成集经纪、制作、发行于一身的大型娱乐集团,因此偶像经纪这一业态将具有较好的成长空间。”

火箭少女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偶像男团还是偶像乐队,偶像标签的艺人们似乎带有天然的圈层效应,当他们进入到其他圈层,往往给人以“靠脸吃饭”、或者不够专业的印象,但这未必意味着偶像群体的发展路径被收窄。

Vogue5

  在《乐队的夏天》录制中,匠星娱乐推出的偶像乐队BongBong乐团因全员主唱,且被质疑假弹的形式也激起了摇滚老炮的不认可,而另一只“偶像乐队”vogue5因想要追寻乐队的梦想而参加了《青春有你》,但最终也在《乐队的夏天》中遗憾出局。但男团+乐队的形式也让我们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从“偶练”到“乐夏”,或许是赛道拥堵的背景下,偶像出圈的下一种可能?

BongBong乐团

  千亿市场的魅力、出道前辈们的无限风光,为练习生和资本方塑造了一场美丽的梦,越来越多的练习生在待出道的路上拿着待出道的号码牌,而偶像市场的暂时“冷淡”或许是让行业回归理性的信号与提供整理“行囊”再出发的喘歇时间。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