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今年的豆瓣8分剧到底“燃”在哪?

2019/09/30 08:39:51 来源:影艺独舌   作者:毛毛王
   
一年有一年的风向标。很明显,前三部古装剧都不是全民爆款,但如果仔细辨别观众的口味,我们会知道,风从哪里来。

1_副本.png


  迄今为止,2019年豆瓣评分破8的剧集共有6部,分别是《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大宋少年志》《小欢喜》《宸汐缘》和《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其中前三部都是讲“战斗”的古装剧。


  虽然豆瓣评分的权威性在逐渐下降,但我们依然需要信任的能力。电视剧的信念感是观众给的,这些剧集能激起这么多人撸袖下场打高分,至少能证明找准了观众们的口味刚需。


  一年有一年的风向标。很明显,前三部古装剧都不是全民爆款,但如果仔细辨别观众的口味,我们会知道,风从哪里来。


  年年“燃”相似,岁岁人不同


  相比近年来古装大女主剧盛行,今年讲战斗的热剧,女性角色的存在感弱了许多。


  《长安十二时辰》用复刻的盛唐气象砸晕了观众,张小敬一路大快朵颐,美女相随,全方位展示长安城。观众为千年前的唐朝如痴如醉,为悬疑与速度的气氛激动不已。虽然最终“政治惊悚”的故事没讲好,但它给观众留下了很多人物。在由盛转衰的那个节点上,观众为文化自信而燃。


2_副本.png

  
  《陈情令》将观众带回了魏晋南北朝,世家公子修仙成道,越名教而任自然,以神相交,视清者为高品。在此基础上,魏无羡和蓝忘机成为知己,一起追求虚无缥缈的道义故事,引发了女性观众强烈的共情。闻笛声独惆怅,云深不知处盛放了太多让人血热的狂欢。


  《大宋少年志》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少年报国故事。第七斋这个朝廷组织,将6个不同出身和各有苦衷的成员绑在一起,最终以元仲辛为核心的第七斋树立起了“团魂”。层层反转的人设不断刷新观众的认知,让人感到惊讶迷思的同时,也自然升腾出一份与众不同的信念之燃。


  三部剧,一眼望去几乎全是男性角色,家国、大义、群体构成了男性角色的燃点。

3_副本.png

  
  在这三个虚构的古代故事中,我们能看到年轻观众对宏大叙事的渴望,对亲密关系的追求,但最明显的是对群体安全感的向往。


  要知道这三部剧为何能深入人心,首先需要了解观众究竟是一群怎样的“生物”。


  这一代年轻观众大部分是独生子女,汇聚到大城市读书生活。物理距离影响心灵距离,跟上一代观众相比,他们很少会在熟悉的圈子里体会粘稠的人情。他们重视个人世界的完整,同时需要面对孤独。

4_副本.jpg

  
  《大宋少年志》就刻画了这种孤独。“元仲辛,这些年你一直都很寂寞。”这句并不煽情的台词相当地戳剧迷。元仲辛的日常言行,宛如一个市井泼皮,但独立懂事的背后是孤独。


  《陈情令》中,同样用了很多笔墨描写被收养者魏无羡和江厌离、江澄的日常撒娇,以及对温情和温宁的守护。尽管这一代年轻人在网络世界多留下了特立独行爱自由的背影,但对群体归属感的渴求,却能从他们偏爱的剧作中解读出来。毕竟,在原子化社会,集体最能让一群人理所当然地待在一起,有欢笑,有矛盾,也有了难得的安全感。


  比起谈恋爱,观众更愿意改造世界


  《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大宋少年志》,均不是大女主剧。


  大女主剧中,主角可以通过爱情的力量开挂。剧里总会有一众男性角色出于爱慕,愿意为孤身一人闯天下的女主铺路,女主往往不具备直接实现梦想的能力。


  大女主剧的“燃”点,在于用“绕指柔”和“周旋术”让众多优秀的男性角色成为其裙下之臣。

5_副本.png

  
  以男性为主角的电视剧,则往往不走“大”路。这三部剧虽然都以男性为主角,但并非大男主,他们都有知己或者组织。因为难,所以更燃,因为有同行者,更突显信仰,他们可以直接实现个人价值,他们的世界也更宏大。


  或许比起谈恋爱,观众更愿意改造世界。


  在社会上升期生长起来的这代观众,心态普遍轻松自信,对生存问题没有太多概念。但成长起来之后又发现,好像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大事交给他们做了。


  或许现代社会已经不存在宏大叙事,或者观众觉得它不具有真理性的意义和价值。

6_副本.png

  
  每一种情绪都有它的力量与反作用力。于是,在现实生活中越是缺失的东西,在精神娱乐层面的补偿心理就越是强烈。高浓度的情感,更加纯粹的理想,挥斥方遒的改天换地,电视剧里这些成分越多,就越能吸引观众。


  发生在现代时空的故事与发生在古代时空的故事,都可以和观众走得很近。现代剧在背景和题材上有优势,可以跟观众的现实生活更接近;古装剧则要绕道而行,在价值观和精神诉求等更深的层面跟观众更接近。


  寂寞高手一时俱无踪,传统文化中的侠与义,在很多历史事件中被中断了,现在观众更愿意打破时空,用现代的思维把“侠义”续接起来。


  虽千万人吾往矣,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创世、济世的叙事虽然流于想象,但情感体验却能异常真实。


  亦正亦邪,燃中带萌的浪子是观众心头爱


  跟传统意义上的英雄相比,张小敬、魏无羡和元仲辛对建功立业和江山美人没兴趣,而且是浪子人设。


  元仲辛身为元家庶子,只想独善其身,“世事本就不公,你又待如何。”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还被王宽吐槽“是这世道的黑暗,造就你不懂礼教的浅薄。”报国非本意,只因对大哥情深义重。

7_副本.png

  
  白中有黑,黑中有白。能让观众服气的主角,都是双面人,在他们身上,黑暗与光明共存。一方面,他们有世俗生活手段,会运用暴力,另一方面,他们又有使命感。


  比如《大宋少年志》中的王宽,就从出卖同窗的投机者,变成了耿直刻板的老干部,又变成了有腹黑一面,却通透无比、行正义之事的君子。


  韦衙内是这部剧的搞笑担当,一开始你觉得他只是一个人傻钱多的纨绔子弟。后来,却看到了他平等待人,解民间疾苦,懂人情世故,甚至能朋友两肋插刀,为心中大义忍痛割爱。


  正所谓,“浪子”有情的反差感最为致命。


  有的剧迷朋友为《大宋少年志》总结了三十多对cp,皆有名有姓。四海之内皆cp。那种传统意义上用爱情、友情、亲情来定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太过局限。


  定性的关系是逼仄的,定性的角色是呆板的。“浪子+cp”的灵动和反叛,恰合人心。

8_副本.jpg

  
  魏无羡,剑名叫随便,人也随便,暗自修习鬼道。直到莲花坞的快乐生活被一把火烧成灰,于是鬼笛陈情登场,“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成为人生箴言,踏上寻找真相和守护大义之路。


  张小敬更是被无数次叫做登徒子,热爱长安的吃喝玩乐,对李必的抱负不屑一顾。为解救长安出卖暗桩兄弟,自断手指。可檀棋的立场从李必转向了张小敬,她也向往不管不顾的登徒子生活。


  
  三位主角对生活的难处、规则是谙熟的,但他们仍轻松。年轻观众更喜欢表面上轻松的英雄,这样一来便有了很多萌点。就像太正经的主角显得迂腐一样,三分邪气、两分萌点、五分正义的主角,将个人价值和家国意志结合得刚刚好,观众甘愿共沉沦。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