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谁的影像?谁在收藏?

2015/10/21 08:58:09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林路
谁的影像,是从画廊的角度看其推出的作品。画廊纷杂,有的关注当代摄影,有的关注纯摄影,有的只收经典作品,有的则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

  9月初上海异常热闹的以Photo Shanghai(上海艺术影像展)为代表的摄影活动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关于摄影图片收藏市场的话题,或许还刚刚开始。从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归来,想法的焦点就集中在:谁的影像?谁在收藏?


  谁的影像,是从画廊的角度看其推出的作品。画廊纷杂,有的关注当代摄影,有的关注纯摄影,有的只收经典作品,有的则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有的画廊成熟已久,所以目标就在于卖作品;有的画廊羽翼未丰,花上不菲的展位费,就是为了树立画廊自身形象,或者说试水。尽管有的画廊出手不凡,底气十足,比如amanasalto专注于铂金工艺,旗下代理的艺术家作品大都为大师级别的,像荒木经惟、东松照明、杉本博司、艾略特·厄韦特,最年轻的一位恐怕也是生于1967年的野村佐纪子。但是从展场的楼上往下张望,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服装大卖场,和高端的艺术收藏气质似乎有着不小的距离。甚至于有了去年的一次试水之后,许多画廊给人的感觉是一副老面孔。谁的影像——影像收藏世界好像真的小得很!但仅仅过了一年,几乎相似的作品价格上涨了三分之一——以耳熟能详的法国摄影家卡蒂尔-布列松为例,同样的版式一幅经典之作,从去年的七八万元上升到了十多万元,就是一个明证。当然,四天以后谢幕的余温未散,几乎所有的画廊都声称卖得不错。世界摄影组织CEO Scott Gray说:“观众的知识愈加丰富,收藏群体日益壮大,中国的摄影市场已渐成熟。”而在摄影艺术家Eric Valli看来:“中国摄影市场进步迅猛,尽管西方摄影市场更成熟,但中国市场成长更快。”


  谁在收藏?有评论说:尽管中国摄影市场在运作经验和成熟度上都不及西方,但中国市场所呈现出的热情——也可以说是消费需求却显示出极大的潜力。在场的Alexander说:“过去人们总是说,中国摄影市场由纪实摄影和老照片占主流。但从今年来看,展出的作品中时尚摄影作品和当代摄影作品更多,而这两个主题的摄影作品在这次展会上的市场表现也不错。从某种程度上表示中国市场正在与国际接轨。”


  错了,中国摄影市场时至今日乃至再过去个七八年,还是纪实摄影和老照片占主流。什么观念摄影和当代摄影,在中国市场上有真正意义上的国内藏家吗?


  先来厘清一个概念,这就是观念摄影或者称之为“当代摄影”。观念摄影在英文中为“Conceptual Photography”,又译为“概念摄影”。美国《ICP摄影百科全书》中“观念摄影”的词条是:“这一摄影流派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绘画中的概念论者运动。它研究和探索摄影表现的本质。……鉴于电子和常规成像的相互作用日益增大提供了操作上的潜力,以及人工智能方面的成果对‘含意’的系统表达所起的影响,概念论者的态度将继续影响摄影的努力是必不可免的。”尽管词条的文字翻译比较拗口,但是有两点是很明确的,这就是观念摄影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其主要目的在于研究和探索摄影表现的本质。也许从这样一个角度分析,观念摄影之说,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当代摄影的范畴,如果稍加展开,就是当代摄影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当代摄影就从那一刻起根本上改变了我们所认知的摄影与图像关系——摄影已不再仅仅停留于记录对象,而俨然成为探索世界、讨论问题的媒介。这也是当代艺术中的摄影与传统摄影的区别所在——前者是make photo,艺术家按事先设计的方法和程序拍摄、制作图片,以讨论问题、阐述观点,强调方法和观念的重要性;后者是take photo,拍摄者将主要精力用于发现、等待、记录世界的瞬间。于是在更宽泛的空间,我们看到,艺术家通过作为当代艺术的摄影在视觉与精神中探索时代、人性、媒介本身的密语。准确地说:当代摄影是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呈现的一种摄影形态,它在现代摄影对表现形式多样化和极端化探索的基础上,介入了对当代各种政治和社会议题的讨论,并且在表现手法上更多地从拍摄照片进入制造照片的层面,从而更好地将艺术家的观念通过和社会的对话进入当代生活。


  正因为当代摄影是一种探索性的、并且和当下社会接触紧密的摄影样式,甚至已经和当代艺术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所以,收藏当代摄影作品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或者说,其中具有相当的不确定性。这次参展的Eric Valli认为:“中国和西方的摄影收藏市场相比,至少滞后了30年。摄影艺术毕竟起源于西方,发展得更早更成熟,所以西方世界在这一方面的市场有优势。”上海影像展展会总监Alexander Montague-Sparey同样对记者表示,中国市场落后于西方是因为起步时间造成的,他说:“Paris Photo举办了18届,而Photo Shanghai刚刚第二届。”不言而喻,中国藏家对于当代摄影的收藏,会成熟到怎样的地步?


  根本问题在于,中国的当代摄影由于长时间习惯了在西方当代摄影后面追着跑,跟随西方的规则(因为只有这样才有获取成功、被西方认可的可能),并没有完全确立独立思考与判断的习惯。所以当西方开始宣告后现代主义结束时,中国的当代艺术还是一副目瞪口呆、茫然失措及不敢相信的表情。设想,如果没有人给他们定立规则,没有人再给他们给予指导并指出对错,没有了可以模仿并获取成功和奖励的方式,中国当代摄影家该怎么办?当代摄影的收藏又将走向何方?


  回顾自2006年华辰在北京举行国内首场影像艺术专场拍卖会,今年已是第十个年头。然而不难发现,影像收藏市场尚未形成规模,对老照片和大藏家依赖性依旧过强。只是因为与其他艺术品收藏动辄百万元、千万元的门槛来说,刚刚起步的影像艺术品市场更容易令人充满期待。面对影像艺术领域感兴趣的中国收藏者,大多对当代摄影都是一无所知的话语背景,期待藏家冒巨大的风险孤注一掷,也许只是一厢情愿。因此,不管当下中国的影像市场看上去比以往热闹了多少,Photo Shanghai展位上有多少人头攒动,也只是一种表象——今年的门票上涨了一倍,周末的空间远不如上一届周末的人山人海,就是证明!


  如果你有钱,收藏一些还未过气的大师经典也许不会错,然而升值的空间也会越来越有限。如果你想赌博买下当代摄影的“不确定性”,就看你有多少高明的眼光和多大的胆略。其实我之所以悲观的原因还有,当代摄影在中国当下都没有成什么气候——正如前面所说,当代摄影的重要特征就是“介入了对当代各种政治和社会议题的讨论”——在整个大背景都不允许你自由发挥的状态下,你又能创作多少有收藏价值的影像?或者说,你又期待谁在收藏?


  长路漫漫。回溯2002年揭幕的上海原点画廊,被后来的专家定性为中国第一家专业的摄影画廊。在一年期间,原点画廊举办了近十个很有特色和意义的展览,在商业化的进程中,找到了逐渐接轨的可能。因为投资方的信心不足,画廊在2003年8月底无奈地撤出了黄金地段巨鹿路。原点画廊的资深策展人、复旦大学摄影教授顾铮感到了一丝心寒——摄影商业化的进程在原点画廊的实践已经初露端倪,却又不得不从头开始。然而,我们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这就是一个难以操之过急的市场,需要时间成熟期的孕育。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也许在中国,如此状态还要持续二三十年。反正我等不及了——今年头脑一热,倾己私囊,买下了传统经典却又还未过气的日本摄影家森山大道和荒木经惟的作品,试图保留一点图像收藏的美好记忆。至于当代影像的收藏,我压根就没有想过!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