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王蒙谈《红楼梦》:“冰山”·理想·百科全书

2017/05/19 14:41:06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王蒙
《红楼梦》在情节上非常有特色。有人说曹雪芹在此书中写到他们家里边很多实事,有些丑闻性质的事儿,你是说不出口的。

blob.png


  《红楼梦》在情节上非常有特色。有人说曹雪芹在此书中写到他们家里边很多实事,有些丑闻性质的事儿,你是说不出口的。


  比如说秦可卿。这秦可卿,俞平伯分析得非常明确、有说服力的,说秦可卿实际上跟贾珍有不正常的关系,所谓“爬(扒)灰”的关系,被发现了,所以她才自杀,突然而死。


  但是秦可卿呢,又在这个作品里头起着一个既重要又奇特的作用。一个是她群众关系好,所有的人,贾府上下没有不夸她的。第二,她在临死之前托梦给王熙凤,说是水满则溢,月满则亏,我们家已经赫赫扬扬三代,如果发生一件事儿,树倒猢狲散,就是说如果碰到厄运,完蛋了,应该怎么办?这可不得了,这是中国的哲学,叫做盛极必衰,兴久必亡,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这个托梦情节,你从世俗的逻辑上,从必然性、规律性的角度,是很难解释清楚的。所以鲁迅说到,遇到流言家,就是专门制造流言蜚语的人,专门能够编造八卦的人,会从《红楼梦》中看到宫闱秘辛,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八卦,而且是以宫廷里边发生的事情作背景。所以说《红楼梦》情节上有各种不同的解释,有各种复杂的背景。正如海明威所说,一部作品恰如一座冰山,只有1/8露在外边,还有7/8隐藏在水下。


  我还要说说《红楼梦》美学理想上的丰富性和深刻性。


  在谈到中国小说的时候,有很多专家很重视《金瓶梅》与《红楼梦》的关系,甚至于认为,《金瓶梅》在先,《红楼梦》模仿了《金瓶梅》,学习了《金瓶梅》。但是《金瓶梅》和《红楼梦》有一个很大的差别,《金瓶梅》里头的肮脏就是肮脏,无耻就是无耻,下流就是下流,而《红楼梦》呢,它并没有避讳许多事情,哪怕是在贾府这么一个大户之家里边,出现了各种肮脏的事情,用柳湘莲的话说是“你们这两家(荣国府与宁国府)除了门口儿的石头狮子以外,没有一个是干净的”,说得非常的严重;但是大观园里边毕竟有很多美好。它的美好是什么?青春、爱情、少女、文学、诗词,里边有很多这些年轻人聚集在一块儿的场面,尤其是在作诗、作词的时候,那种美好的场景,令人难忘。我尤其喜欢它的四十九回和五十回。


  四十九回、五十回写那个芦雪庵即景联诗,就是下了大雪了,他们一边吃烤鹿肉,一边抢着联诗,太美好了。那完全是一个烤肉节,是清朝的BBQ。第二它是诗歌节,那么多人在那儿抢着作诗,贾宝玉抢不上,连林黛玉都抢不上,因为史湘云和薛宝琴抢在前边了。这第一句诗是王熙凤起个头儿。王熙凤说我没有文化,但是你们必须拉着我,因为你们得跟我要钱。你们要钱,我必须参加,不参加等于是反叛,写得好,写不好,并不重要。然后她的第一句是:“一夜北风紧”,很大气,很从容,很老道,很通俗的一个话,路子非常宽,大家都说太好了。所以它是大观园青年联欢节,也是文学节,是少女节。就是在痛苦之中,困难之中,压抑之中,生命也有自己的花朵绚丽开放。


  刚才说的是青春,是爱情,是少女,是文学,就好像到了泰戈尔那儿,把很困难的印度写得那么可爱,那么美好,他写的故事要加上儿童,要加上爱情、母爱。他还写大自然的轮回,大自然的变化。就是说,作家可以是、常常是批判性的,是控诉性的,但是即使在控诉性和批判性当中,它总还应该有一个自个儿的美学理想。


  再往下说,是《红楼梦》创作方法上的丰富性和深刻性。它的创作方法,一方面好像是自然主义,零零碎碎、鸡毛蒜皮、吃喝拉撒睡、衣食住行,没有它没写到的。所以有人说它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红楼梦》确证了我们今天爱讲的一句话:“生活是创作的源泉。”


  吃什么,喝什么,地毯是什么样的,都写到了。里边还说到俄罗斯毛毯。这个我略微有点怀疑,他说是俄罗斯孔雀毛毯。这个不太可能,孔雀是热带动物。但是这个不管它了,反正它什么都写到了。


  我也喜欢它里边写的那些吃的东西。但也有疑问。因为咱们这个北京啊,就是中山公园来今雨轩有个红楼宴,红楼宴里头有茄鯗。王熙凤给刘姥姥讲的就是这个茄鯗,做起来十分复杂讲究,她一边说刘姥姥一边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地念佛。可具体地按王熙凤讲的那个方法做出来并不好吃。但是《红楼梦》至少谈到这个了,也算一个菜肴条目。


  另外服装,还有用的灯,就是器具和器物的描写,你找不着写得如此细腻生动的其他小说。中国其他的一些书,都着重于主要情节,比如说《三国演义》,是三国三足鼎立啊,谁胜谁负啊,最后又是什么情境,它是这么写。《水浒传》写的就是怎么造反,怎么逼上梁山,当然,最后又怎么招安。它不写这些具体日常生活的事。


  《红楼梦》还动不动写中医的药方儿。中医药方儿跟现代医学观点也不一样。秦可卿得了病,请的是翰林院的翰林,人家从来不收钱看病,就是说他是业余医生。中国人认为业余的比职业的要高明的多。因为业余的他是从哲学、从伦理学、从阴阳五行、从周易的观点上来给你看病;而那个大街上摇着什么铃铛叫卖看病的,那是挣钱的庸人。一挣钱水平就低了。


  刚才说到《红楼梦》中的写实方面、生活方面,其实,书里面的神话性的故事也有好几层。第一层是女娲纪元,就是从女娲造人、女娲补天开始。第二层写天宫,说贾宝玉原来是神瑛侍者,林黛玉原来是绛珠仙草。绛珠仙草旱了,神瑛侍者每天给这个绛珠仙草浇水,所以到了人间以后,这个绛珠仙草要用自己的眼泪来回报贾宝玉,就是神瑛侍者给它浇的水。哎呀,这个故事太动人了。那么第三层呢,还有一个神仙是谁呀?警幻仙子。专门给你讲男女之情的,讲清楚情天恨海的种种故事。这也非常的动人。


  所有这些方面,它不是现实主义的,它叫魔幻现实主义,它跟莫言先生喜欢的那个拉丁美洲的加西亚·马尔克斯也不一样。它不受任何的拘束,它托梦也写,还有这个马道婆教给赵姨娘做法害人,它也写。它什么都写,各种方法是为我所用,不受限制的。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