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徐明徽:买下快到公开版权期的作家的作品,值不值得

2017/07/17 15:10:3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徐明徽
临近美国著名作家卡森·麦卡勒斯的著作公开版权期,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下简称“99读书人”)买下了她的六本图书独家版权。

  临近美国著名作家卡森·麦卡勒斯的著作公开版权期,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下简称“99读书人”)买下了她的六本图书独家版权。今年8月,由99读书人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合作出版的卡森·麦卡勒斯作品:《心是孤独的猎手》《伤心咖啡馆之歌》《婚礼的成员》《金色眼睛的映像》《没有指针的钟》《抵押出去的心》即将和读者见面。


  值得一提的是,过了今年,卡森·麦卡勒斯所有作品进入公开版权领域。这意味着其他出版社将无需支付版权转让费和版税,即可出版她的作品。


  blob.png
卡森·麦卡勒斯


  卡森·麦卡勒斯被认为是20世纪美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1917年出生于乔治亚州府哥伦布,在哥伦比亚大学夜校开始学习文学创作,22岁完成了《心是孤独的猎手》,轰动美国文坛。然而,卡森·麦卡勒斯一生饱受病痛折磨,孤独、疏离等主题贯穿在她所有的作品中,于1967年9月29日逝世。


  根据《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的规定,作家去世达到一定时间,其作品不再受著作权法保护,出版发行无需授权。我国著作权法将这一时间限定为50年,即作家去世50年后,其作品进入公共版权领域。


  2016年7月,99读书人与麦卡勒斯基金会接洽,决定拿下唯一授权。“2016年年中开始与基金会接触,当场我们就决定买下版权。2017年初签下合同后,立即联系译稿,希望读者会喜欢这六部经典作品,”99读书人总经理黄育海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按照中国对于著作权的权利保护期,等待作品进入公版领域的时间已经近在眼前,但是99读书人和人民文学出版社还是决定向麦卡勒斯基金会支付版权金,希望尽早把这位女作家经过时间检验的经典作品带给中国读者。”


  黄育海说:“从钱锺书到苏童,从21次获诺奖提名的作家格雷厄姆到心理学宗师荣格,从文艺青年到媒体巨星奥普拉,无一不为麦卡勒斯笔下的‘孤独’所深深着迷。她是海明威、福克纳之后,欧美文坛的耀眼之星。正是出于对她的尊重,我们买下了版权,如果憋着等到版权公开期,岂不是太过于算计和商业化。”


  令99读书人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头疼的是,正版书还未上市,侵权图书已经铺天盖地。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于2017年7月出版了《心是孤独的猎手》《伤心咖啡馆之歌》《婚礼的成员》《金色眼睛的映像》共四种卡森·麦卡勒斯作品简体中文版,已经开始在当当、亚马逊、京东、博库、四川文轩、淘宝等网络销售平台进行大规模销售,各省市实体书店也均有侵权图书在架,而上海三联出版社于2014年和2015年出版的麦卡勒斯作品也仍然还在各大网店和实体书店销售。


  “众所周知,从我国加入《伯尔尼公约》后,文学作品及其作者权利就在这个国际通行的规则下受到严格的保护。我们自己是从事出版工作的,就更应该坚守这些规则。保护知识产权、规范中国出版不仅仅是要打击盗版,各正规出版机构也应该严格自律,自觉遵守相关法律法规,遵守国际出版规则。”


  黄育海介绍,根据99读书人与麦卡勒斯基金会签订的版权合同,99读书人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包括台湾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范围内享有专有的、独占性的出版、发行权利,权利期限为五年。遵照国际版权公约及中国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在99读书人与麦卡勒斯基金会签订的版权合同规定的有效期内,99读书人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是出版、发行上述麦卡勒斯六本图书简体中文版的唯一合法主体。


  “只有对世界优秀文化版权抱有极大的尊重、对版权国际保护的极大认同,才能获得国际出版界的认可和赞赏,”黄育海回顾99读书人创立至今,认为正是先呈现出足够的尊重,才能和国际著名出版机构有长期、良性的合作。


  “99读书人成立于2004年,还是一家很年轻的公司,但我们拿到的作家、作品资源堪称一流。比如J.K.罗琳的《偶发空缺》、她化名罗伯特·加尔布雷思的推理小说《布谷鸟的呼唤》《蚕》《罪恶生涯》;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地狱》等作品、帕特里克·莫迪亚诺以《夜的草》为代表的9部作品;还有斯蒂格·拉森、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等文学巨匠……”


  除了卡森·麦卡勒斯,99读书人还买下了另一位快到版权公开期的作家部分作品——美国作家约翰·斯坦贝克。约翰·斯坦贝克196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于1968年12月20日过世,2018年版权即将公开。99读书人买下了《愤怒的葡萄》、《人鼠之间》、《罐头厂》这三部作品的版权。


  blob.png
约翰·斯坦贝克


  “如果等到版权公开期,就可以省下十几万,但我们不想这么做。99读书人以出版外国文学为主,必须要保持良好的声誉与口碑,这会是一个良性循环。”黄育海说。


  好在中国的出版环境也在逐渐向上走。黄育海感叹:“中国是1992年才加入《伯尔尼公约》,时间较晚,在此之前出版外国作家的作品基本没有付版权费用,所以当时在国际上的印象并不大好。从不规范到规范有个变化的过程,而且中国政府也再三强调了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总体的大环境在变好。。正如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所呼吁的‘版权保护始于心、尊重版权践于行’。”


  在接到99读书人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发函敬告后,江苏凤凰出版社和上海三联出版社都表示将尽快安排图书下架,各网络销售平台和书店也开始陆续安排图书下架。


  “保护知识产权、规范中国出版不仅仅是要打击盗版,各正规出版机构也应该严格自律,自觉遵守相关法律法规,遵守国际出版规则,我们对于版权的价值认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期待全社会能够高度重视版权保护工作,以增强全体国民的版权意识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让知识产权在中国得到应有的保护,给中国出版业一个健康发展的契机。”黄育海说。(文/徐明徽)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