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民间收藏展不能说的秘密

2017/03/19 14:16:07 来源:北京商报  
近日,民族文化宫“民藏遗珍”展再次将民间收藏推上舆论的风口,关于展出文物真伪的口水之争也是持续发酵。

  近日,民族文化宫“民藏遗珍”展再次将民间收藏推上舆论的风口,关于展出文物真伪的口水之争也是持续发酵。从冀宝斋到浙师大陶瓷馆、“北师大邱季端捐献”等事件的频发,进一步引发业界对民间收藏的质疑。同时,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此次展览的主办方为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邱季端的名字出现在名誉会长名录中,而且还担任瓷器委员会主任一职。那么,这一展览背后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协会和展览馆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民间收藏展再遭质疑


  近日,“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展,然而展览没开几天,就有参观者对展览中的展品提出了质疑,并认为展览中多件藏品“并非文物,缺少历史逻辑,更像是现代仿品。”


  3月2日,有网友在微博上以展览中的一件名为“龙凤青铜剑”的展品为例,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在展览馆官方给出的介绍中,这对青铜剑铸造于春秋战国时期,长约3米。网友吐槽称“这样大的青铜剑根本没有人能够使用,展出的“文物”太夸张。”


  对于“龙凤青铜剑”的真假,北京商报记者求证了中国文物协会青铜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王中信,他表示,“据文物发掘记载,在冷兵器时代,人们的作战方式是非常原始的,最长的剑也仅1米左右,因此在展览上出现长达3米的“青铜剑”是不符合常识的。”


  而对于展品“三星堆立体玉兵阵”,三星堆博物馆也在其官方微博发布的文章中称其为“虽然挺萌但还是假的”。除“龙凤青铜剑”、“三星堆立体玉兵阵”外,展览中还出现了标明为“史前水晶骷髅头系列”等展品。


  面对社会和公众的质疑,该展览随后更名为“民藏遗珍——民间收藏品主题展”,还对部分展品进行了更换,同时撤下了展品的介绍牌。主办方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发布声明称:“凡认为本展中有新仿品者,欢迎再敬请您做一件。如能提供仿出的实物、图样和制作过程视频者,每件重赏100万元人民币。如嫌少还可面谈(可公证,公告之日起,有效时间100天)。”


  然而,民间收藏展引发质疑并非个案,河北衡水的冀宝斋事件、北师大捐瓷事件都透露出了民间收藏的乱象。对此,王中信认为,无论是捐献文物还是举办展览,假货频生的现象早已不足为奇,因为目前国家还未成立权威的机构对展品进行评定和保护,只能靠行业的共识和认可。虽然市场上不乏一些被经济利益驱使而举办展览的现象,随后那些“开门假”的文物当做真的来售卖,这是应该被制止的。但从另一角度来讲,一些没有经济利益驱使的高仿展览也是在传播中国文化,应该区别对待。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表示,“展览应该传播正确的文化,展览的名称以及展品的介绍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一件仿品未在介绍中标明朝代尚可理解,但一旦标明了朝代就应该为此负责,这样才能更好地传播文化。在展览中,如果一件展品的真假只有专家能够辨别,那也就失去了文化传播的意义,对于主办方来说,至少应该对展品标明“质疑”或“不确定”的备注。”


  “国宝帮”缘何青睐国有文化单位


  民间收藏的参与者可谓是人数众多,但赝品丛生的展览所造成的不良影响将挫伤观众对民间收藏的信心和认可,那么,这场展览背后的主办方是何许人也?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此次展览的主办方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正是“北师大捐瓷”事件的主办方,而向北师大捐赠6000件藏品的邱季端正是该协会的名誉会长。除了此次“民藏遗珍”事件以及“北师大捐瓷”事件外,邱季端还曾在今年1月为台湾四所高校捐赠了瓷器。


  对此,季涛表示并不看好这一协会,他表示:“从该协会的名称上来看,多种元素交织,容易让公众对此协会的认识不清不楚。”


  那么,“国宝帮”为什么热衷于在国有文化单位办展呢?


  随着全国“文物热”的兴起,在民间收藏大量的需求之下,造假的赝品填补了这一空缺,甚至文物造假产业链早已形成规模。由于目前国家文物部门不允许拍卖企业上拍源于内地的元代之前的文物,因为当今几乎不会有元代以前文物传世的可能,只会判断其为出土文物。显然,政府不允许拍卖行拍卖出土文物,更不会允许民间进行元代之前文物的交易。“国宝帮”往往声称,不能以“没见过”来证明是假的。


  面对这一类人群,季涛表示,“国宝帮”希望能够借助国有文化单位的影响力争取一定的话语权,他们通常会以“没见过不代表是假的”为由蒙混过关,通过举办展览和捐赠的形式为这些“文物”办一张“准生证”,以此来获得国家和公众的认可。随后他们会诱导消费者购买,以此来获利。


  民藏展览规范需多方配合


  面对“以假乱真”的民间收藏展,即便遭受质疑但却从未有业内专家发声指正。在王中信看来,“专家的发言权目前没有被法律保护,没有认定某些人的观点是绝对权威、不能够被反对的。尤其对古代文物,每个人的专业领域不同,对同一件文物会产生不同的看法,谁也无法有100%的把握肯定某一结论。因此一旦专家发声势必会引起一些官司和麻烦,而“国宝帮”会借此继续扯皮。”


  除了法律的不健全外,在季涛看来一些称为“专家”的人也并不权威,他表示,在业内,许多专家都是一些文博机构行政部门的退休人员,这个行业要求的是专业而非研究员的名头。除此之外,一些专家与“国宝帮”有着密切的利益瓜葛,会牵扯非常多的人,这样一来,即便一些专家想发声也只是在内部进行发声。


  民间收藏展赝品丛生令人贻笑大方,作为国有文化单位的展览馆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呢?王中信表示,如果这一展览放在故宫博物院或是国家博物馆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因为这些博物馆都有一套严格的展览审查机制,对于民族文化宫来说,只是收取租金,文物的真与假并不在其考虑范围。虽然民族文化宫并非专业性的研究机构,但展出文物展品应该尤其慎重。同时,随着国家对民间收藏的放开和鼓励,可能会产生一些混乱,但随着市场的成熟,这类现象会越来越少。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