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重生、情欲、欢聚:鸡蛋里的美术史

2017/03/24 11:22:3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李梦
记得小时候听过的故事“达·芬奇画蛋”吗?这位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画家,初学画时曾被老师逼着每天画蛋,而且要从横竖左右不同角度仔细观察。

  记得小时候听过的故事“达·芬奇画蛋”吗?这位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画家,初学画时曾被老师逼着每天画蛋,而且要从横竖左右不同角度仔细观察。按照老师的说法,一千只蛋中,没有任何两只是完全相同的;每天重复练习画蛋,观察事物细节的能力才会提高。后来,我们知道了这个励志故事像华盛顿砍樱桃树一样,是大人编出来哄孩子的,但仍不免好奇问一句:长大后的达·芬奇,还会画蛋吗?


1.png

  博斯《蛋中音乐会》


  文艺复兴时期画作中的鸡蛋


  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中,蛋的形象并不少见。荷兰画家博斯(Hieronymus Bosch,1450-1516)曾在一幅名为《蛋中音乐会》(Concert in the Egg)的画里,描绘几位乐师坐在削去一半的蛋壳中演奏,姿态与表情均活泼逗趣,让人想到童话故事中的小人国。西班牙画家委拉斯凯兹(Diego Velázquez,1599-1660)的早期作品中,有一幅名为《煎蛋的妇人》。锅里浮着泛油光的鸡蛋,老妇手中也握着一颗,身旁怀抱一只大南瓜的男孩子眼巴巴望着,整个画面极富俗世情趣。至于长大后的达·芬奇,画蛋技法也未曾生疏。在他1506年创作的作品《丽达与天鹅》(Leda and the Swan )左下角处,有四个破壳而出的婴孩。


1.jpg

  (赛斯托仿)达芬奇《丽达与天鹅》


1.png

  委拉斯凯兹《煎蛋的老妇》


  “丽达与天鹅”是希腊神话中最广为人知的故事之一,不少艺术家都曾以此为题材,创作素描、油画和雕塑作品。据说宙斯爱上埃托利亚国王之女丽达,丽达当时已嫁做人妇,是斯巴达国王的妻子。生性风流的宙斯觊觎丽达的美貌,又害怕惹麻烦,于是化身为一只天鹅,引诱丽达。后来,丽达生下两颗蛋,每颗蛋中各有一对双胞胎。一对男孩后来成为天上的双子星,而那个名叫海伦的女孩因为生得太过美艳,曾引起长达十年的特洛伊战争。除达·芬奇外,米开朗基罗、鲁本斯和柯雷乔等知名画家也曾将此题材入画,有些在画幅角落处画上一颗或数颗鸡蛋,有些只是单纯呈现赤裸的肉体及情欲。不知达·芬奇画中出现的裂为两半的鸡蛋壳,会否因为画家存了私心,想要纪念当初苦学画蛋的日子呢?


  基督教艺术中的鸡蛋


  在基督教语境中,蛋意味着重生。耶稣在死后的第三天复活,一众信徒于是举办复活节,庆祝方式包括装饰彩蛋以及跳鸡蛋舞(egg dancing)等。后者是一种游戏式的舞蹈,曾在十五世纪的英格兰和弗兰德斯(今比利时西部、法国北部以及荷兰沿海部分地区)等欧洲地区十分流行。舞蹈前,人们在地面上摆满鸡蛋,请舞者成对上前舞蹈,哪对舞者踩碎的鸡蛋最少,便是游戏的最终胜出者。还有一种玩法是,舞者以脚举碗,再将碗抛起落地,以罩住不停在地面滚动的鸡蛋。以碗盖蛋的玩法,曾出现在文艺复兴时期弗兰德斯画家如阿尔岑(Pieter Aertsen,1508-1575)和小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Younger,1564-1636)等人的画作中。


  对于小勃鲁盖尔和他的爸爸老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1525-1569),爱画人并不陌生。这对父子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北部(此处的北部并非如今的北欧诸国,而是与文艺复兴起源地意大利所处的欧洲南端相对而论)的重要画家,对乡间生活题材格外偏爱。农民舞蹈、乡间集会以及乡村婚礼等,时常出现在他们的油画作品中。小勃鲁盖尔作画时,大量使用土黄色。土黄色地面、土黄色茅草房,以及农人土黄色的棉衣,种种都是那个年代弗兰德斯乡间的常见景象。


  这幅名为《鸡蛋舞》(The Egg Dance)的画作与画家其他作品构图相仿,用众多人物与高低错落的房舍将画面塞得满满当当。因画家深谙主次分明的道理,故而画中虽人物众多,却不显得杂乱无章。画作采用对角线式构图,两条对角线的交点正好落在画中主角身上。散落在对角线上的配角,如左侧的琴师、琴师身旁提剑的看客、右侧餐桌旁扭头好奇张望的男子,均将目光投注在画面正中舞蹈的女子以及她脚下的鸡蛋上。女子小心翼翼的表情以及奏琴乐师前仰后合的姿态,也使得整件作品看上去颇具律动感。


1.png

  小勃鲁盖尔《鸡蛋舞》


  不过,并非所有看客都像画幅最右侧的女子那样凝神专注。左侧茅草屋中有两对男女,一对正在忘情拥吻,另一对则双双望向右侧屋顶,不知正聊着怎样开心的事情。画中人偶尔的“走神”,是勃鲁盖尔父子作品的特征之一。一场婚礼中,或一次愉快聚餐的场合,身形粗壮的农人及农妇常常三两成群,有时共舞,有时躲在角落偷吻,有时举杯豪饮,经常将画中主角冷在一旁。像这样旁若无人的自娱自乐,被注重礼节与仪式感的城里人见到,可能会撇撇嘴,但日日与泥土和庄稼打交道的乡下人,才不会拘束呢。勃鲁盖尔父子描摹场景的画作之所以传神,正在于他们将农人聚会的纷乱与热闹,透过这些偶尔走神、偶尔忘乎所以的小细节传递出来。


  勃鲁盖尔父子,尤其是老勃鲁盖尔描摹乡村景象的画作,在相当程度上受到另一位弗兰德斯画家阿尔岑的影响。常年定居安特卫普的阿尔岑画过很多静物画,其中尤以食物画为多。他并不单纯画食物,而是通常将肉和蔬菜等安置在特定场景中,以暗示画中人正处在聚会或仪式的情境中。当生肉、牛头和刚刚宰杀的公鸡出现在画幅前景的时候,我们透过远处的场景得知,那是富裕人家正在施舍食物。1567年的画作《卖菜人》中,葡萄、胡萝卜和花椰菜等环绕着卖菜妇人,妇人面色生动,令人想及乡间市集的热闹景象。他创作于1552年的作品《鸡蛋舞》(The Egg Dance),描绘的则是某个小酒馆场景。人物的姿态表情以及空间中物品的摆放,都是乱糟糟的:盘子悬在桌边,眼见就要掉落;妇人专注望向画幅右侧跳起鸡蛋舞的男子,几乎忘记了手中的陶罐和长柄勺;远景处的小男孩对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显然心生好奇,不顾身后父母的劝阻非要探进身子来看看。如果说小勃鲁盖尔的那幅描摹鸡蛋舞的画作尚显得克制且周正,阿尔岑这件作品则完全是不拘束的样子:什么都随意,却随意得并不令人讨厌。


1.png

  阿尔岑《鸡蛋舞》


  欧美人以装饰彩蛋庆祝复活节,实是将耶稣复活与鸡蛋的“重生”意味勾连起来。过往数百年来,蛋的象征意义从未改变。当代艺术家如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装置作品再另类再不循常理,仍无法跳脱“蛋意指重生”这一语义框限。昆斯曾创作“庆祝”系列作品,其中那件以复活节为主题的作品,无可避免地以一颗裂开的紫色金属蛋为载体。


  可千万别小看了那些圆溜溜的蛋。它们曾出现在数百年前的着名画作中,也是不少当代艺术家创作灵感的来源呢。


  (本文摘自李梦《绘画中的日常》一书,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7年1月版)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